江梦蕾 义无反顾去唱

因为耳鸣,拿督江梦蕾淡出乐坛七年;如今,也因为耳鸣,她希望自己可以趁“听不到声音”前,要再次站上舞台唱歌!

为圆此梦,她还得承担耳鸣加剧的风险,但却义无反顾。那这场出道35周年的《江梦蕾LIVE大马演唱会》会否是她的最后一场?

她说自己也无法回答,“无论是不是最后一场,我都会非常认真和专业的态度去对待每一场的演唱会。”

Q阔别7年,能谈谈重新站上舞台的心情?会否有不适应的地方?

我真的很热爱舞台和唱歌,所以不会不适应。如果说压力,肯定会有,不管有多少的经验,每一场演唱会都是挑战。这次除了演唱自己的歌,还会唱我喜欢和大家熟悉的歌,包括马来文、华文和英文歌曲。其实,我的心情很复杂,因为我有我的压力和期待,因为很多好朋友、跟我一起成长的歌迷都来捧场,所以这次开唱的感觉会像在处理婚事。

Q耳鸣日渐严重,是担心以后无法听到声音,所以才赶紧开唱?医生又怎么说?

是,这是很大的一个原因。这个病差不多有10年了,我怕,当我听不到后,我想连唱就没机会了。医生告诉我,幸运的话会自动痊愈,否则耳鸣将会一直陪着你。我现在学着跟它做好朋友。当我很大压力时,耳鸣声音就会很大,我就会很辛苦和晕眩,脾气也会跟着暴躁。不过你不会在表面上看到我的辛苦,我也不想把自己的压力加注到别人身上。这个病没有药方,只能靠自己的意志力。

患病初期我还无法适应,真的很辛苦,甚至会想去撞墙,幸好意志力坚强。我告诉自己不能被打倒,所以慢慢接触回最爱的唱歌。我后来在一个耳鸣患者的网上交流区,发现大家面对相同的状况,彼此理解,也互相鼓励,得到力量。

Q那开唱会否加重病情?而这是否你的最后一场办演唱会?

当我陶醉在唱歌时,我不会听到它(笑)。也有时候音乐虽然很大声,它却可以更大声。我也不管病情会不会加重,还是要面对的,因为是我自己要唱的,我自己就要负责。我有问过我的医生,他说,你很坚强,而你也知道自己的问题,如果你想唱,就一了自己的心愿,一切自己小心处理情绪。我不敢说是否是最后一场,也有可能是,因为我也不知将来会发生什么事,自己也会害怕,是否有一天会听不到声音。

Q出道多年,有什么遗憾或还没有做到的事吗?

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多点时间陪家人,尤其是90年代的活跃期,几乎将时间都给了工作,觉得很对不起家人。如今,会拨更多的时间陪妈妈和家人,起码新年可以回家吃团圆饭。我和爸爸的感情很好,但他走得太突然,来不及道别,真的很遗憾。

Q2008年云顶慈善演唱会上,你邀请了昔日绯闻男友康乔担任嘉宾,当时还感触落泪。可谈谈你和康乔的关系吗?

他是一位很特殊的朋友。一直以来很多人都以为我们是情侣,刚出道时,我还很小,什么都不会,就只知道唱歌。康乔有很多舞台经验,他教了我很多。虽然他已经完全退出乐坛,但他跟我说过,“梦蕾,如果你需要我出现,我一定会答应你。”这让我很感动。所以,当时演唱《星夜的离别》时,两人都唱不下去,因为我们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有机会在舞台上重逢。

Q这次演唱会康乔会出现吗?还有什么特别想邀请出席的人?

康乔可能会,也可能不会。而巫启贤在微博有留言说,“梦蕾,我23号会尽量安排时间来看你。”我知道他很忙,我只跟他说,如果你来,我会很感动和惊喜。

小字典耳鸣,是指在没有相应外部声源的情况下,所产生的一种主观的听觉感觉。此种声音并不是由声波产生,而是神经讯号异常或受损所致。严重的耳鸣可以妨碍正常的听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