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观点:中国是全球债市暴跌的救星?

全球公债殖利率因预期美联储(Fed)缩减宽松措施而急升,让交易员慌了阵脚。

倒是可能冒出一个可降低损害的意外救星:中国。

这是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见解,他们认为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渐渐挤下美国,成为左右全球举债成本的最有影响力量。

中国既是全球最大贸易国,也是最大外汇存底持有国,且早已支配巴西和印尼等大国的经济景气。

最新进展是,中国对全球债市的影响正开始凌驾美联储,市场仍然关切美联储主席叶伦的决策,但中国经济的变化日渐对全球经济更重要。

牛津经济研究院经济学家史雷特(Adam Slater)推演中国经济增长三种状况:经济增长在可控制之下减缓、成长急速下滑的硬著陆、立即回升至8%水平。

第一种是牛津预测的基础,史雷特认为有55%的机率。他的模式推测今年经济增长减为6.6%,2020年再减5.3%。

史雷特认为,这种情况不会严重扰乱全球市场,就算美联储9月升息,中国经济的调整会阻止债市继续崩跌,美国10年期公债殖利率明年底最多由目前的2.2%升到2.9%。

硬着陆几率30%

牛津推测中国硬着陆的第二种状况机率有三成,可能导致明年底的美国10年期公债殖利率降到1.7%。

史雷特假设“房地业严重修正,加上重工业窘迫的问题,导致金融业严重的坏账问题”,“授信供需面均回落,多数中企高杠杆造成需求面的影响”。

中国经济成长意外走强,是第三种状况(史雷特推测的机率为15%)。

中国会因此加速且无阻碍地整顿结构性问题。

史雷特说,中国更加强盛,意味全球贸易和GDP成长,全球公债殖利率也会加速上扬。

美国10年期公债殖利率2020年将升到4.8%,德国10年公债殖利率也会升到2.3%。

密切留意中国经济的不是只是债券交易员,叶伦也关心。

她于2月告诉国会,尽管美联储利率是大家执迷的焦点,但外国局势也可能构成美国经济前景的风险。

她提到中国决策者处理金融防护不足,管理转型以期减低依赖出口和投资做为成长根源,经济增长减缓可能甚于预期。

若能从这谈话嗅出一丝焦虑,并不该意外。

叶伦深知她不像外传那样那么有能耐掌控美国经济的命运,也掌握不了全球债市的命运。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