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账会查1MDB 暂不传召纳吉刘特佐

(吉隆坡19日讯)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将就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债务问题,传召1MDB的负责部门、1MDB管理层、董事局和稽查公司代表,不过现阶段没有计划传召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富商刘特佐。

公账会今日传召了财政部秘书长丹斯里依万瑟里加及首相署经济策划单位总监拿督斯里拉哈末比薇,进行了长达近3个小时的听证会。

此外,公帐会也将于5月26日传召1MDB总执行长阿鲁甘达及前总执行长拿督沙鲁。

公账会主席拿督鲁嘉兹兰指出,1MDB的董事局,尤其是成立初期的主席和成员;以及所有审计1MDB财务的稽查公司,包括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安永会计楼及德勤会计公司也都在公账会的传召名单内。

至于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富商刘特佐,鲁嘉兹兰说,“现阶段没有这个需要。”

不设完成调查期限

不过他指出,不排除在需要的时候,传召更多人供证,而公账会并不会限制所要调查的范围,也不会设下完成调查的期限。

“由于公账会需要调查许多对于1MDB的揣测及指责,因此我们的调查范围是没有限制的……我们之后会在看有什么课题需要进一步跟进的,今天作出任何建议都太早。”

他也说,公账会今日是第一天开始展开听证,较注重政府对于1MDB在2009年成立初期的管理和投资监管,因此任何结论都言之过早。

鲁嘉兹兰是在听证会结束后,与公账会副主席陈胜尧、成员梁德明及拿督阿都阿兹出席记者会,如是指出。他感谢今日前来供证的两位给予全面的配合及合作,提供了很多详情。

总审计司报告成资料来源

鲁嘉兹兰也说,由于1MDB的争议不断,因此公账会等不及总审计司的调查报告,自行展开调查,不过总审计司较后所提呈的调查报告,将成为公账会的资料来源。

“我们调查范围不同,公账会调查的层面比较广,会涉及政治层面,至于总审计司的调查范围则是1MDB的财务和施政。”

此外,鲁嘉兹兰促请民众,能够耐心等候公账会的调查结果,勿自行为1MDB事件下定论,同时还提醒媒体,不要向其他公账会成员套话,并规定只有他能代表公账会就1MDB的课题发言。

“请你们(媒体)不要去任何公账会成员套话……我会发文告,媒体在引述谁发言的时候要更加谨慎。”

回教发展局娱乐指南
推出第二版前已咨询业者

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贾米尔指出,大马回教发展局所推出的第二版本回教娱乐指南,事前已咨询了相关领域业者,并进行了三次会议商讨。

他是于昨日通过书面回答伊斯兰党波洛先那国会议员马夫兹的提问。后者询问政府,是否在推出第二版本的回教娱乐指南前,曾咨询娱乐业者。

他也说,大马回教发展局(JAKIM)在指定有关指南时,已参考了2007年的回教娱乐指南。

他说,该局也召开了三次会议,邀请通讯及多媒体部、AlHijrah电视台、马来西亚回教流行乐队(MUNSYID)、安卡沙广播影视大奖(Anugerah Seri Angkasa)陪审团、娱乐业者以及宗教发展局媒体组来进行讨论。

联国呈贩运人口罪犯名单
旺姐指政府没行动

新任国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旺阿兹莎今天揭露,尽管联合国难民事务局早在多年前把涉及贩运人口的罪犯名单呈交大马政府,当局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她说,联合国难民事务局今天在国会举行有关缅甸罗兴亚难民船事件时透露,其实人类危机早在几年前发生,该局把涉及贩运人口的不法集团名单及银行户口提供大马政府,当局似乎对有关问题采取妥协态度。

旺阿兹莎甫于昨天受委为国会反对党领袖,今天首次参与辩论2015年反贩卖人口和反贩运移民修正法案时促请政府针对此事展开调查,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政府迟迟没有采取行动。

贩运人口回酬最高
每年可赚1406亿

内政部副部长拿督旺朱乃迪说指出,继贩运毒品,贩运人口是赚取最高回酬的不法活动,预计每年的回酬介于320亿至380亿美元(1184亿至1406亿令吉)。

250万人被贩运旺朱乃迪说,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事处于2014年的调查显示,有时候,被贩运的人口高达250万人。

有关受害人当中,53%是性奴,40%是奴隶、0.3%被割除身体器官,其他受害人则占7%。

他今天在下议院提呈2015年反贩卖人口和反贩运移民修正法案时说,国际劳工组织的数据显示,2012年共有2100万人被贩运人口分子当成奴隶,他们主要来自南亚、东亚及太平洋国家。

他说,马来西亚方面,截至今年2月杪,共有627宗涉及贩运人口的案件被控上法庭,其中129宗被判有罪,48宗获无罪释放,300宗则在审讯中。

旺朱乃迪指出,美国劳工局公布的报告,大马的棕油、电子及丝绸产品含有“奴隶”元素,有关行业的劳工受到欺压,他们的护照被雇主没收,劳工的债务高企、中介向外劳收取高费用,住宿及工作环境欠佳。

罗兴亚难民问题棘手
玲珑议员促带上东盟

针对缅甸罗兴亚难民事件,玲珑区国会议员三苏安华认为,缅甸一直以来不承认罗兴亚难民为该国国民,是已存在多年的大问题。

他今日在国会参与2007年反人口贩卖和反走私人口修正法案辩论环节上指出,此问题并不能只由我国身为东盟国主席承担,而是缅甸国本身的责任。

“我国今年又成为东盟国主席,因此在此事件方面面对很大的挑战。在面对这项大挑战,我们该如何处理?”他建议政府,应致力联系各国,共同解决此问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