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让“会哭孩子有糖吃” 专家:须理性建高铁

(北京19日综合电)近年来,为争夺高铁导致“反目”的事件在中国多个省份发生。高铁线路走向、设站最终该如何敲定,多方博弈无可厚非,可闹得越大就越有筹码,“会哭的孩子有糖吃”真的合理吗?高铁背后利益争夺战是否到了非要靠流血解决的地步?

“事实上,不是所有地区都适合建高铁站,一些人口少、经济弱的地区高铁项目几十年也收不回成本,得不偿失,但地方政府会把争夺到高铁项目作为政绩,一些地方民众也认为‘会叫的孩子有糖吃’,所以争路现象越来越多。”

应尽量靠近经济据点

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研究员董焰表示,由于地方的任意插手,许多站点最终设置并不科学,造成了资源的浪费。

中国铁路内部人士透露,一条高铁的设定要考虑经济性和安全性,从经济性上看,在尽可能走直线的基础上,也要尽量靠近经济据点,靠近资源和人口聚集区;从安全性来讲,要经过严格的勘探和钻探,要考虑地质条件、环境条件等。

在线路方案制定的过程中,专家组也会与铁总、沿线地方政府和地方铁路局反复协商,然后形成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报给国家发改委审核。

他说:“以前可能地方政府的声音相对弱一些,但随着铁路投资向地方和社会资本放开,地方政府作为‘出钱人’的话语权也越来越重,这也是未来铁路建设发展的方向。但无论谁做主,高铁项目都不是想怎么建就能怎么建的,必须考虑经济和安全两个大问题。”

运行时间要在8小时内

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表示,中国高铁网规划有既定原则,即除了乌鲁木齐和拉萨,所有省会到北京的运行时间都要在8小时内。在这个原则之下,就是线路尽可能拉直,但考虑到社会经济效益,在比较大的城市,可以适当弯曲。其他城市尽量是城市发展向高铁靠拢,而不是高铁向城市靠拢。

据人民网报道,中国对高铁的发展规划始于2004年,国务院常务会议在2004年1月通过《中长期铁路网规划》,明确到2020年,全国铁路营运里程达到10万公里,建设客运专线1.2万公里以上。

多个省份爆发保路运动
城市争高铁常反目成仇

早在2009年,郑万高铁规划刚刚提出时,有两对城市就因为高铁线路掐上了架,它们分别是湖北的十堰对襄樊(现襄阳),河南的邓州对新野。

据媒体报道,在当年全国“两会”上,时任十堰市委书记陈天会以全国人大代表身分,为争取当时还叫郑渝铁路的郑万高铁提出专门建议。

襄阳也不甘落后,据观察者网报道,时任市委书记唐良智利用在京参加全国人大会议的间隙,带领各部门及相关县市负责人拜访国家发改委、铁道部,请求将襄阳纳入路经站点建设。

邓州新野掀保卫高铁

两地的斗争持续到2014年10月,国家发改委最终批复,襄阳胜出。

为了争夺高铁,2014年9月,邓州和新野在民间掀起“保卫高铁”运动。

截至2015年3月,沪昆高铁规划制定时,湖南省的邵阳和娄底两市从邻居变成对头。在高铁争夺战中,官员与群众空前团结地为此目标奔走。

最终,沪昆高铁同时在娄底和邵阳设站,但经过邵阳的车站是距离市中心70公里的邵阳北站。

另外,在沪汉蓉高铁的修建中,荆门和荆州也反目成仇。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