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缘】晋人风雅之入门守则——刘国安

贤情学堂是以推广中华文化为宗旨,学员来自不同阶层,中学生可以和八十岁老人在同一课程上课,学习气氛相当融洽。

我最不愿意听到有人形容贤情学堂为“贵妇学校”,明褒暗贬。

实在情况是,早上前来上课的主要以家庭妇女为主,其中会有一两位潘斯里拿汀,于是就有人对号入座。我也拿他没办法,难道上班族在傍晚来上课,学堂又变成“职业夜校”?其实,学生是跟据自己的兴趣和空余时间自由决定想要参加的课程。

大家从不相识开始,基于对书法绘画的热爱而成为好朋友,也曾有在班上找到红颜知己的个案。

学生多是专业人士

李永和老师今年才29岁,是学堂最年轻的书法导师。星期三傍晚来上他的课程的学生多是专业人士。除了之前提过的导弹专家蔡博士,还有会计师、芭蕾舞导师、化妆师、日本来的工程师,加上一位从墨西哥来的,各行业的精英聚首一堂,用华语、日语、英语和方言讨论功课,好不热闹,学习精神非常浓厚。

这一班同学中,不能不提的是在《吾妻五七》画展,欣赏这幅《阿弥陀佛》的一对夫妇。丈夫刘国安是位银行家,太太从事美容业。犹记得在2010年8月,拿督何国忠博士为贤情学堂及书画展主持开幕仪式,出席者有过百人,将学堂小小的空间挤得水泄不通。当时国安是座上客,我想,一定是何博士的演说太精彩,打动了国安的心,促使他成为最早报名的首批学生之一。部分一同起步的同学早已半途而废,没想到国安能坚持到今天,从不间段,实在难能可贵。

国安平时上班主要以英语交谈,对学习中华文化却非常投入而认真。这份热情感染到完全不懂中文的太太丽娟,将她引进这条五千多年文化“古道”。万事起头难,看着他们俩并排而坐,丈夫凭着懂得一些基本工一面学习,一面兼顾指导从来没有接触过笔墨的太太,一撇一捺,钩勒出多少心思,编织成罗蔓蒂克的动人故事。

培养妻子感情

国安与我闲谈之间提过,有感于自己的不足,加上强烈的求知欲,是他研习书法的推动力。他从汉碑入门,从不急进,隶书已掌握得不错。现在已进入行书的阶段,正在临习天下第一行书——王羲之的《兰亭序》。想当年,我也曾经为了这篇行书下了不少苦功。我跟国安虽是同道中人,但想法却不太一样。我是“激进派分子”,不断鞭策自己,希望有一天成为真正的书法家,能将贤士的情怀传送到每一个角落。国安有别于我,他以书法进行亲子活动,培养与太太孩子之间的感情,又借此减压,希望通过对书法的专注,抛开工作上的烦恼。尤其当喝了一两杯酒后,更能体会晋入忘我的境界,将《兰亭序》挥写得淋漓尽至。

我终于想通了,难怪我当年写这篇书法时总觉欠缺了什么似的,原来只是缺了一杯酒!我看,下星期三要带一瓶酒去上课,不难想像课室会有多热闹!但是,要带哪一国出产的酒?

下期预告:丹斯里刘锦坤伉俪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