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加重会员负担 霹多数华团没注册GST

(怡保18日讯)《南洋商报》向霹州华团领袖查询消费税开跑后的财务管理方针,获悉大多数华团都没有注册消费税,他们认为注册消费税后,就需负担会员入会费、晚宴席券、产业租金等项目消费税款,会加重“自己人”的负担。

受访者认为,虽然当局没有将华团礼尚往来的贺仪计算入消费税,然而贺仪毕竟也是社团的一种收入,互送贺仪没有为社团带来实际收入,却会增加财政报告中的总收入,或会使到社团年收入逼向消费税注册规定的50万令吉标准。

免贺仪减“无效”收入

华团注册消费税后虽然可索回举办庆典、活动等所付的消费税,然而活动参与者多为会员及友会成员,注册将使活动席券额外增加税金,导致“自己人”负担加重,霹雳华团领袖咸认为不划算。

部分社团早在数年前已探讨互免贺仪方案,以减免“无效”收入,减低社团所得税。消费税落实后,年收入超过50万令吉的社团得注册消费税,令更多华团关注到互免贺仪的重要,尽可能避免让社团卷入消费税注册行列中。

受访者也说,政府目前尚未给予华团明确的消费税指南,即便是已注册消费税的霹中总代表亦不详含税或免税项的划分,希望当局尽快给予阐明,让华团尽早策划应对和改革,同时让注册社团避免税务出错。

捐款收入定位模糊

然而,社团多为非营利组织,收入除产业租金和投资,偶尔也办筹募活动,所筹款项可逾百万元,受访领袖指政府至今对捐款收入在消费税制中的定位模糊。

受访者也提及社团处理消费税报税的难处,不仅得消耗组织财力,更需要寻找懂电脑与记账的专业人员处理。

对发展具有雄心展望的社团,不妨提前做好注册消费税的准备,寻求与新税制接轨的管理和发展新方案。

财务政策不明朗——马来西亚潮联会总会长●吴源盛

霹雳韩江公会多年前已对外商讨互免贺仪的方法,能够免去做账的问题,不过,消费税制落实后,社团许多财务政策尚不明朗,希望当局尽快给予明确指示。

许多华团年收入都远远不达50万令吉,然而为筹建会所、活动经费或基金等,一次性办筹募活动超过50万令吉时,意识到许多疑问,政府都尚未能明确为社团解答。

送贺仪影响所得税——霹雳琼海会馆理事长●何君简

互免贺仪的作用不关乎其是否涉及消费税,而是贺仪属于活动的收入,进而计入社团账目的收入项,最关键影响的是所得税,以及是否令社团年收入达到50万令吉标准。

一旦收入过高,超过消费税注册标准,社团需要注册消费税,然而消费社团活动席券者,即会员就得承担消费税,即便能够索回宴席等开销的已缴税项,但付出的消费税更多,实在不划算。

双方办活动,互送贺仪,实际收入款项为零,此问题需由华团领导互相探讨,以免问题延伸下去,需下一代接手,甚至令晚辈失去参与的意愿。

入会费租金需缴税——霹中总总秘书●陈来顺

为了避免涉及华团的消费税制度日后出现问题,霹中总即便年收入不达消费税规定的50万令吉标准,也注册并提前配合新税制的运作。

社团消费税政策至今仍非常模糊,哪方面的费用涉及消费税并不明确,如霹关税局指贺仪不计消费税,却仍有很多项目不曾听闻当局阐明,目前需缴付消费税的包括会员入会费及产业租金。

消费税是国家税收,个别社团可能对财务和税务管理和规划有不一样的决策,无论有注册无注册,对商会的影响不大,更不会吃大亏。

数年前已互免贺仪——霹雳海南会馆副会长●吴清河

华团的收入不仅仅在贺仪项目,通常母会与属会之间经常有活动,尤其是出国参与乡团世界会议,各属会派代表出席,会给予母会费用津贴,皆纳入社团收入。

霹雳海南会馆过往的年收入接近50万令吉边缘,从数年前就以采用互免贺仪及其他社团间其他津贴的方案,否则社团今年已超过注册消费税的标准。

社团若注册消费税不只是体现在得另外缴税,每年多次报税是相当麻烦的事情,不仅得额外花费聘请专业会计做账报税,还得电子化系统。

社团尚模糊的项目:
1.捐款
2.社团收入是否达消费税规定核算方法
3.报税周期
4.报税系统和方法

已知不需缴付消费税的项目:
1.贺仪

已知需缴付消费税的项目:
1.入会费
2.产业租金
3.晚宴定额席券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