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死不救是政府失败

有一本小说,叫《黄祸》,作者是王力雄。这是一本有超过20年之久的政治预言小说,相信不少人都读过。

书中有一段是描绘中国经历核打击之后陷入绝境,中国政府决定把数以亿计的国人送出国,送到有能力救济他们的西方国家。而且这是有计划的超大型输送布局,除了陆路往欧洲,就是海路往美国。在船队前往美国途中的各国,包括日本、菲律宾等国家都拒中国难民入境,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提供粮食及饮水,再用船只把他们拖到公海,再前往美国。

难民造成国家负担

书中写道,当第一艘满载中国难民的船抵达美国加利福尼亚时,难民瘦弱的身体和飘洋过海的惨况,经蜂拥而至的几千名记者报道,顿时变成中国难民的义务宣传工具。于是,美国人集会、请愿、募捐、成立救援组织来援助难民;“最可悲的是,对后果有清醒认识的政治家也在民主钳制下缩手缩脚,无所作为”。

在经历数天的救世主狂热后,当中国难民的数目从数百,数千迅速变成十万,百万甚至千万,而且运载难民的船只一批批到达,卸下难民后再回中国运载更多难民,美国人原先的激动,誓言及情感就忘个精光,变成相反立场了。因为大量难民涌入,不但造成政府沉重负担,也令美国付出庞大社会成本,以致人们称之为“黄祸”来临,甚至有人组队来屠杀难民,尽管也有人基于人道精神反对这种做法,但原本同情与救济难民的人当中,很多人选择沉默。

书中也写道,当加州一场飓风打沉了数百艘中国难民船,大片浮尸不只浮满海面,也堆满岸边,但人们没有怜悯,反而举杯畅饮欢庆……

先是救济后来反对

很冷血吗?这段书中的描写,很残酷,但也是现实。从《黄祸》书中这段描写,来看今日引起各方关注的缅甸罗兴亚难民课题,颇有一些发人深思之处。

政府表明拒绝再收容这数千名罗兴亚船民,而且政府的立场是称他们为“移民”,即认为是有集团在背后专门运载及输送他们来到各国。只是,邻国政府能把这些难民拉回大海,并让他们飘流到我国,我们是否也能依样画葫芦这么做呢?

基于人道主义是不能,可是我们是否有能力再收容这些难民?即使有,但罗兴亚难民问题无法解决,未来若还有更多人涌入,最终变成我国的社会问题,国人的态度会否像《黄祸》书中所描写的那些美国人一样,从主张救济到后来是沉默,甚至反对?

另外,一些朋友赞同政府拒收的态度,也指我国已经收容了十多万难民,不应再收容。不知道持这种态度的朋友当中,是否有人是存在种族眼光。

见死不救良心不安

只因为他们是罗兴亚人?但试想一下,如果换成《黄祸》书中所描写的情景,这一船船的难民是同文同种的中国人,这些朋友的态度会否改变?

无论如何,罗兴亚难民课题本身就是一个难解决的课题,但是人道的关怀本来就应该是突破国界,跨越种族,更无关宗教的。

国际的博奕与收容难民的考量,这是政府要去费脑筋的。作为小老百姓,就像孟子说的,见到不懂事的小孩要掉入井里,每个人都会去救,不是为了功利目的去救小孩,而是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本心,如果见死不救,一辈良心岂会安?

做政府的能不吝人命,但若做人民的也是这般铁石心场见死不救,这良心能安吗?若多数人民都是如此,那么其实是这个政府教育与施政的失败。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