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江制造商蠢蠢欲动 中国企业外迁 东盟受益

一项针对制造商展开的调查显示,在中国的出口基地珠江三角洲地区,大约三分之一的制造商计划将生产产能转移至国内劳动力成本更为低廉的地区或者东南亚、孟加拉、印度和斯里兰卡地区。

渣打银行今年2月和3月对珠三角地区290家制造商展开的调查显示,企业转移产能的主要动机是劳动力短缺推动薪资上涨,并使得企业不得不支付更为慷慨的社会福利缴款。

渣打银行对珠三角地区290家制造商展开的调查显示,受访者预计今年农民工薪资将上涨8.4%,高于去年8.1%的涨幅。渣打报告编制人之一刘健恒表示,这意味着在计入1.6%的预期通胀率之后,实际的薪资涨幅将是6.8%。

该报告结论与英国《金融时报》旗下研究服务机构《中国投资参考》今年4月对全国蓝领工人薪资的调查相符,后者显示蓝领工人薪资同比上涨7.8%。

将工厂搬迁出珠三角地区的计划揭示出,不同企业计划搬迁的目的地不同,有的要搬到劳动力成本相对较低的中国内陆地区,而有的则要搬迁到其他亚洲国家。珠三角地区贡献了中国27%的出口,并接收了近20%投向中国的外商直接投资。

约20%的受访者表示,它们将会搬到内陆省份,去年同一调查中这一比例为28%;同时11%的受访者表示,它们将搬到海外,略低于去年调查的13%。

尽管该报告表明制造商进一步大规模撤出珠三角,但大多数公司仍选择留在当地,同时提升自动化水平和加大其他设备投资来抵消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影响。

将增7千万劳动力

该调查发现,东盟10国将会成为珠三角地区竞争力下降的最大受益者。东盟的其他优势强化了这一点:联合国预计,从2010年到2030年该地区将增加7000万劳动力,同时中国可能减少这么多劳动力。

渣打银行的报告显示:“东盟可能在未来20年受益于相对较低的薪资成本和充裕的劳动力供应。随着东盟地区经济高速增长和中产阶层人数日益增加,将生产转移到东盟的制造商也在布局争取在这个日益增长的消费市场分得一杯羹。”

厂商最想迁往越柬

鉴于珠三角地区在全球直接外人投资(FDI)流动中占着较大比重,即使是较小规模的产能迁移也可能对投资接受国产生巨大影响。

例如,2013年,进入珠三角地区的FDI总额达1061亿美元,几乎是进入印度的FDI的四倍,接近印尼的五倍,是越南的12倍。珠三角地区的年出口额(2013年为6070亿美元)也远远超过东盟各国。

渣打银行表示,在计划将制造产能迁往海外的受访企业当中,36%有意迁往越南,25%有意迁到柬埔寨,10%想迁到孟加拉,10%想迁到印尼,5%想迁往印度,5%想迁往斯里兰卡,5%想迁往泰国,3%想迁往菲律宾。

越南电子出口世界12

在电子产业,仅仅10年前,越南还仅是全球电子供应链中一个非常不起眼的环节,但越南在2013年的电子设备和零部件出口总额已超过380亿美元,尽管这一数据同当今代工基地中国5600亿美元的出口总额相较甚远,但越南在这一电子设备和零部件出口榜单中的排名已经快速上升到了如今的第12位。

而且,越南的IT服务行业目前也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韩国电子巨头三星集团已经在越南开设了两家工厂,其中一家将雇用8000名工人,每年可为三星显示器公司生产4800万台设备显示器,投资规模高达10亿美元。与此同时,包括英特尔、LG以及其他一些电子厂商也纷纷跟进。

不少跨国电子生产企业由于劳动力年龄增长、薪资成本上升登原因而将目光放在中国之外的地区。

中国的这些趋势对于包括越南、印尼、泰国和菲律宾这些亚洲东南地区的国家来说尤为利好,因为这些国家拥有充足的廉价劳动力来满足中国尚没有来得及吸纳的生产和代加工业务。

中国的经济转型和结构调整不可能马上完成,这意味着中国在未来较长时期仍不能抛弃中低端制造。但来自中国的产业转移和外商在东南亚加大投资显示,中国制造业与东盟国家制造业将在不少的领域内竞争。

东盟国家内部的发展梯度有可能形成更大的区域内部市场。预测称,截至2025年东南亚国家地区内贸易可以提高到1万亿美元。如果东南亚在2015年底之前如期建成东盟经济共同体,实现十个成员国之间货物、服务、资本和劳工的自由流动,将对中国形成一种“整体威胁”。

“海上丝路”遇强敌

在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中,东盟地区是一个重要的节点地区,它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大多数东盟国家拥有地理位置的优势,从水路看,它们位于太平洋和印度洋的交汇处;从陆路看,它们处在全球人口大国中国和印度之间。

从中国的策略来看,未来随着“一带一路”落地,中国对东盟国家将会投入越来越多的资源。然而,正是这片位于“海上丝绸之路”要冲地带的国家,有可能成为中国作为“世界工厂”强有力的竞争者。

安邦咨询(ANBOUND)首席研究员陈功过去曾从资源支撑、海权、地缘政治和出口竞争等角度,分析了中国无法同时支撑“一带一路”两大战略。

“一带一路”巩固中泰

在今年中泰建交40周年、中国“一带一路”倡议转化为实际行动的大背景下,泰国政商界和泰国社会普遍期待在“一带一路”框架下,深入开展与中国的战略合作。近年来,中泰经贸合作发展快速,2014年双边贸易额达726.7亿美元。

目前,中国是泰国第一大贸易伙伴,泰国则是中国在东盟第四大贸易伙伴。

泰国央行行长张旭洲指出,泰国在地缘政治上位于东盟地区的核心地带,是东盟的物流、贸易和金融中心,是东盟市场与中国之间天然的桥梁。而中国也需要通过进入泰国,进而进入东盟乃至大湄公河次区域,来对产品供应链进行重新布局。

以泰国为核心辐射东盟

“中国帮助加强东盟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可以将东盟不同发展水平的国家融入地区产业链中,发挥各自的比较优势。”张旭洲说。中国可以泰国为核心,辐射和连接整个东盟的基础设施建设,中泰有巨大的发展潜力和合作空间。

泰国《泰叻报》4月底连续刊登中国驻泰王国大使宁赋魁题为《传承丝路精神共创亚洲辉煌》的署名文章。

该文章指出,泰国既连接陆上东盟,也连接海上东盟,是有着6亿多人口东盟大市场的天然交汇点,区位优势得天独厚,公路、铁路、航空、港口、通讯、电力等基础设施较为完善,在推动海上丝路建设方面具有巨大潜力。

东盟+南亚
下一个“世界工厂”

随着东南亚以其廉价劳动力和战略位置吸引着全球制造业企业。澳新银行报告中预测称,到2030年,东南亚国家6.5亿总人口之中,半数以上都是30岁以下的年轻人,其中部分是消费水平高的新兴中产阶级。未来10至15年,东南亚国家将夺走中国的“世界工厂”称号。

外国企业会涌入东南亚,利用这里充裕的廉价劳动力。到2025年,东盟内部的贸易额可能增至1兆美元,主要经济体对东盟的直接投资可能增至1060亿美元。

澳新银行提到,多数东盟国有地理位置的优势,从水路看,他们位于太平洋和印度洋的交汇处,从陆路看,他们处在全球人口大国中国和印度之间。凭借优越的地理位置,这些东盟国家可以加入亚洲不断扩大的制造网络。

目前,东盟的经济总量已达2.5兆美元,位居世界第七。去年,中国与东盟双方贸易额超过4800亿美元,累计相互投资高达1200亿美元。中国连续5年是东盟最大的贸易伙伴,东盟连续4年是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