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装置艺术之父李健省艺术作品回顾之七:展现阴阳哲学

李健省当年26岁,在大马艺术界已独当一面。〈扑克牌游戏过程〉原是为准备参加第一届《The Young Contemporaries1974》(当代青年)艺术奖的创作之一,这艺术展是特为年轻杰出的青年才俊而设,只限30岁以下的艺术家参与,且只有受邀者才可参加。

出人意表,李健省竟然没有在受邀名单内。

1975年,《The Young Contemporaries》(当代青年)艺术奖终于向外界开放,李健省迫不及待以〈扑克牌游戏过程〉(Process of Playing Poker,1974)和〈复始与消耗〉(Resumption and Consumption,1975)参赛,结果获得大奖,他的装置艺术成就再次获得肯定。

25年后,国家艺术馆向他买下这件作品。前国家艺术馆馆长拿督赛阿末加玛给予此作品高度评价,指在李健省的作品中,“三次元造型与二次元图案元素在空间的关系里,创造了正负的相互作用。

这种视觉融合精神的结合,在李健省的作品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东方的阴阳哲学,是他许多作品中的基本理念”。

〈扑克牌游戏过程〉并不是李健省的第一件装置艺术作品,他早在1969年就创作了独具个人风格,充满人文关怀的〈团结〉装置艺术,但我国一些有关本地艺术史的文献,似乎有意无意抹杀其开拓装置艺术的史实。

马来西亚创价学会在2003年4月主办,SAL2-Culturium协办的“〈Thinking〉〈Space〉”(〈思想〉〈空间〉)展览画册的“导言”中,指我国装置艺术是由莫哈末毕雅达沙(Mohamad Redza Piyadasa)和苏来曼依沙(Sulaiman Esa)两人1974年的Mystical Reality画展开始(假马来西亚语文出版局Dewan Bahasa dan Pustaka Malaysia举行的神秘现实展),而李健省以同年(1974)创作的〈扑克牌游戏过程〉步其后尘,完全漠视历史。

之前,国家艺术馆出版的官方文献《Masterpieces from the National Art Gallery of Malaysia》,2002由Mohamad Redza Piyadasa书写)竟将李健省原创于1972年的《人类》(Mankind,1972)误写为1992年,不但没有向艺术作品的创作者正式道歉,亦无马上纠误以正视听。结果我国艺术史就这样在所谓的“笔误”与“无心之过”的诡谲理由下,被暧昧地窜改。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