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董总中途重选

现在华社在观念上似乎跌入一个谬误,以为董总现任领导层总辞重选,就能一劳永逸解决所有问题。事实是这样吗?

姑不论今天还有谁有能力领导董总,假设董总现任领导层总辞,谁出来竞选?有些天真的社团大佬说,找中立的呀!好,找中立的,那中立的定义是什么?又由谁来界定他是不是中立?而且中立的一定有能力、魄力、胆力领导董总吗?假定出来竞选的,又是两派的代理人,那是不是又会故态复萌?乱上加乱?

董总纷争闹到今天,一定有一方是对的,有一方是有问题的,不可能两边都对,或两边都错。两边各打50大板,是乡原之见。其实问题并不复杂,只是有心人把它搞复杂吧了。它的症结在于,对某桩事的处理方法,会不会给华教带来伤害。这次的纷争,症结就在于所谓的关中是否能考统考。

纷争乱局已失焦

由于这所关中在法理上并不是真正的华文独中,暂时不允许考统考是正确选择,也是不会对全国60所华文独中造成伤害的选项。这是目前的董总领导层所坚持的。

另一方面,夺权派是主张开放统考给关中的,他们用种种理由合理化他们的主张,包括一封有关方面“我知道了”的信,但这样的做法安全吗?会出现陷华文独中于万劫不复之境的风险吗?假如明知或知而假装不知有风险而硬硬来,那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再问一句,难道关中不考统考,马上就会倒闭?

可惜现在纷争在乱局中已失焦,很少人再去理会症结性问题,有些人甚至刻意将它模糊化。夺权派现阶段用的是泼粪战术,可能是因为他们认为,只有把对方弄得跟自己一样臭,才是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吧。

想方设法搞控制

然而,夺权派半夜三更开货车到董总大楼搬运物件的行径,已使他们在道德上尽失正当性。如果是正当的,为何要使用月黑风高的伎俩?假如搬的是老叶“假公济私”的证据,有这么多吗?要劳动货车来载吗?就常理来说,如果有老叶“假公济私”的“罪证”,只要一个FILE就够了,而且恐怕夺权派早已抖出来,要老叶吃不完兜着走了,又何必三更半夜偷偷摸摸,让人怀疑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只要心水清,就能看出当权派来来去去只是叶邹在撑着,当然后面还有草根阶层支持。而夺权派除了在擂台上蹦蹦跳出拳的主角们外,至少还包含三派人马,其一是董总以前的失意人;其二是商贾;其三是与政党有关的人。还有一些自命正义的胡涂人在跟风鼓嘈。前两种人各有盘算,自有可议之处,最可悲的是最后一种。

本来董总是属于全体华社的,任何政党的人加进来,共同为华教效劳,是很好、也很受欢迎,最不该的是想方设法搞控制,以达致一己的议程,这是华社万万不能也不应容忍的。

几十年来,华教都在风风雨雨中前进,在教育政策越来越收紧的今天,能不中圈套、守住防线,已是难能可贵的建树。反对董总中途重选,除了以上的理由之外,也不想华社开一个这么坏的恶例。

设想,以后一些大小社团,如中华大会堂,如果不满意领导层,就纠结一些不满分子大吵大闹,利用媒体纠缠不清,难道又要中途总辞重选吗?此例不可开,此风更不可长,希望大家不要再轻言总辞重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