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你不孤单

我不会让你独行,也不会让你孤独。《大地II》的监制黄巧力,跑遍马来西亚各个角落,最后他决定通过镜头,让人看到大马农业的潜力,不让农民继续独行。

身为《大地II》监制的黄巧力认为,先进国是在工业化、商业化、企业化、电子化、网络化的同时,一样也要关注粮食问题,农业也一样要同步先进。

“我国正迈向先进国发展,人们应该有一个更广阔的视野,先进国并不表示整个国家都是电子化、工业化,这是错的。

“很多人有个理念就是,先进国就是我们不再务农,那你吃什么呢?”

他建议人们参考欧洲国家如英国、德国,这些国家都有许多农民,就连股神巴菲特之子霍华德‧巴菲特,他也是一位农民。

“这个概念是时候要纠正过来,并不是落后的国家才务农,先进国家就放弃务农,这是错误的。反之应是,越先进的国家越应重视农业,而且要以环保、对土地友善、对地球友善的农耕作业方法,生产对得起良知、对得起人的粮食。

“马来西亚应该并驾齐驱,在发展工业、商业等领域的同时,也应该有人发展农业,因为粮食危机是全球的问题。”

他认为,农业对华社来说是一个根基,而农民也是社会的一大部分,我国华裔农民对经济贡献颇大,对农业的发展也有很高的参与度。

深入我国各个角落

在接受《南洋商报》专访,他回应记者提问拍摄《大地》纪录片是否鼓励人们回归农耕社会关于时这么透露。

早在1999年,当黄巧力拍摄英语、马来语的科技发展专题纪录片《Momentum》时,就已发现我国有许多漂亮的农耕地,当时就有了拍摄农业相关纪录片的启发,惟当时他仍未和Astro中文部总监朱志恒合作。

直到10年前,他与朱志恒合作拍摄中文文化人文纪录片《家在马来西亚》时,他带着他的拍摄团队深入我国各个角落,尽管当时他们的拍摄主题是我国文化及历史,但一路上,他看见我国有许多很美丽的地方及非常棒的农民。

他认为,那个时代,我们比较需要的是历史和文化,因为华裔一直在寻找着自己的定位。

“也因为这样的历史渊源,我走遍整个马来西亚,我在拍摄《家在马来西亚》的过程时,看到很多很美的地方、很多很棒的农民。

“所以在拍摄过程里,体会很多,感觉到如果有一天,如果有机会的话,应该好好做一个系列,诉说关于农民的故事。”

聚焦非文化历史领域

黄巧力认为,我国华裔农民是一个被忽略的群体,而随着他与Astro合作的时间越长,作品也越来越受到观众认可,近年来,他也开始聚焦一些非文化、历史的领域。

“一般上,人们既有的印象认为马来人有很多农民,印裔就在油棕园,而华裔则在经商,这是真的吗?这可能是一种错误的(概念)。

“事实上,当你好好的看,其实根本不是这一回事。我国六百多万华人,可能有一半居住在全国四百多个新村。但也有很多居住在城镇,这些人可能在经商等,而那些居住在新村的人,他们就是在务农的啊。其实现在许多华裔年轻人都是农民之子、胶工之子。

“3年前,我向Astro提呈拍摄《大地》的提案,是时候让人去认识及改变这个观点。”

他说,《大地》只涵盖了西马,而《大地II》则概括沙巴及砂拉越。

“我们希望有个完整的马来西亚,有个更明确的版图,它应该把我国的版图分成6块——北马、中马、南马、东海岸、沙巴、砂拉越。这6个区域都有很多很棒的华裔农民,华裔不仅是做生意,也在国家的农业发展上也贡献很多。”

养鱼先养水
种菜先养地

《大地》的定位不仅仅是简单的拍摄农民的故事,而是在探索当下的马来西亚关键的良心食品,因此他们的拍摄对象都是有良心、值得尊重的华裔农民。

“这会是马来西亚史上,第一个有系统地梳理及记录大马华裔农民的奋斗故事及他们的美丽生态世界。而许多《大地》的观众给予我们很多正面的回馈,他们惊讶地发现我国的农民面对镜头怎么那么会说话,且农民也非常有知识,完全不亚于其他国家的受访者。”

黄巧力坦言,当初也不曾想过这些农民是这么棒,所以刚开始制作《大地》时是战战兢兢的,但在拍摄这些农民时他发现,这些农民很有良知、很有想法,而且有一部分曾受过很高深教育的。

种植良心食品

他们当中不乏到其他地方进修后回来耕作、从别的行业转行务农、子承父业并加以改良。

“我们所挑选的农民,他们的农作物、养殖的鱼类都是种植对土地、环境友善、对人是好的。他们种植的农作物、畜牧、养殖的鱼类是连他们自己敢吃。

“马来西亚原来有这么多这么棒的农民,他们很坚持在各自的领域(务农),他们许多人都没有老师,然而他们在遭遇失败后仍坚持爬起来继续钻研。”

黄巧力说,这群农民保持着养鱼先养水、种菜先养地的概念,尽管有的农民因此而亏本经营,并遭到家人反对,但他们仍坚持有机自然种植等。

“可能他们当中各自使用着不同方法,但他们都是殊途同归,一心想种植出对环境友善的良心食品,让我们挥别黑心食品。”

亲自实地考察

黄巧力说,《大地》第一季结束后,一行十数人的团队便开始筹备第二季,两季节目的制作分别耗时9至10个月,而这并不包括最初的资料收集。

他说,他们在进行农民筛选时必须经过层层把关,除了和农民联系时要确保其耕种模式不含农药外,制作团队也将会亲自前往该耕地实地考察。

“我们会先从网络收集资料,接着以电话联系农民,除了要考量他们有否使用农药外,还要考量农民是否擅于表达,是否有很多机密不愿分享等。”

若在筛选过程中发现农民是谦虚的,并不夸大其词,而且在该领域有一定的专业及经验后,便会实地考察农民的耕地,而后还必须撰写报告确认信息。

他们非常严谨地挑选要拍摄的农民,而被选中的农民尽管不是最大规模的,也是在该领域一门深入、注入最多心思的。

黄巧力说,两季《大地》纪录片的制作下来,他们拍摄了近80起个案,在选角上至少接触300至400户农民。

他感叹,此前并没有人制作过我国华语农业系列纪录片,筛选农民过程艰辛,也必须感谢部分农业领域专家给他们推荐值得拍摄的人选。

真挚感人故事记录

“我总是觉得人生很短,一晃而过,如果我们可以为这个时代、尤其是华族,我们不能等待别人记录我们的故事,所以我们要认认真真地记录我们的故事。”

黄巧力认为,《大地》非常平实很真切,仅老老实实地诉说我们这片土地发生的事、记录着这个时代发生的事。

“很快我们就会老了,可能有一些东西在逐渐消失,如《大地》所记录的故事,则可成为其他或以后一些农民的参考材料。”

此外,许多农民在看了《大地》后,了解原来在耕种或养殖的时候是用哪一种方法,透过该纪录片,也可以促进全国各地农民的交流。

“我非常尊重这些愿意分享、无私的农民,他们愿意在电视上谈他们可能二三十年来的经历,这或多或少都对我国农业产生一定的影响力。”

原汁原味贴近生活

时隔1年制作的《大地II》,让他们发现有些农民在收看了《大地》后而有所启发,改变了一些想法。

“农民确实是一个很孤独的工作,他们必须在山野、森林里独自面对虫害、鱼儿翻塘、亏损等所有问题。”

他说,《大地》没有明星名人及大场面、但却有很真挚的人性、很感人的故事、非常贴近我们的生活,非常原汁原味的马来西亚味道。

而透过《大地》的推出,黄巧立也希望有更多的后来者继承他们的衣钵。“不一定要经商、当专业人士,其实当个农民也可以生活得很好的,许多人告诉我,看了《大地》以后,都开始思考退休后是否应该去当农民。”

黄巧力说:“农民在农业上的专长就犹如学者在医学等领域的研究一样。从今以后,大家应该敬重农民。当你在进食时,你感激农民栽种这些健康的农产品,让你吃了无后顾之忧。”

黄巧力简介:
历任制作人、导演、监制等职,擅长人文与生态纪录片。他是《家在马来西亚》、《扎根》、《我来自新村》、《我来自华小》、《老字号》、《大地》等系列作品的总导演与监制。

曾凭《扎根》系列赢得了2007年马来西亚第6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导演奖。此外,由他担任监制与总导演的《家在马来西亚-沙巴与砂拉越华人故事》也荣获2010年安卡沙广播影视大奖(Anugerah Seri Angkasa)最佳纪录片奖。

播出详情:《大地II》将从本月24日起,每逢星期天晚上9时于Astro AEC(频道301及高清频道306)播出。

《南洋商报》也将在每周财经《农业》刊出共13集的综合报道。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