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历史:二战日军强渡麻河‧郑昭贤

日军占领麻坡时,我在麻坡大马路出世。73岁生日之际,我沿着麻河南岸河畔,从丹绒实拉务(Tg.Selabu)、头条(Jorak)、丹绒乌拉(Tg.Olak),直到班卒,探访麻河南岸各个小村落、小甘榜。

二战时这里有一条24英里长的联军麻河防线,英澳印大军驻守沿河各战略地点,图以麻河作为天险屏障,阻止日军近卫师团渡过麻河,向南挺进,威胁新加坡。

牟田口中将指挥作战

我到此一游的目的是要找寻1942年正月15日日本精锐的近卫师团(The Imperial Guards Division)突破麻河防线,强渡麻河的历史事迹。当年挑起芦沟桥事变的日军好战派军人牟田口中将(Renya Mutaguchi)亲自到麻河北岸指挥作战。

大清早,我们夫妇两人来到日军攻占麻坡关键性一战的战场,强行渡麻河地点——丹绒士实务(Tg.Selabu),进一步了解1万5000日本大军进攻麻坡的事迹。

丹绒士拉务维新华文小学位于麻河旁,景色怡人。我站在学校操场旁,面对麻河,只见麻河之水慢慢流。我又站在麻河南岸实拉务小码头,遥想73年前,日军在此河段登陆,快速向峇吉里路二南挺进的战争事迹。日军渡河后,西转朝麻市挺进,击垮驻守麻坡的印军第45旅锡克来福枪军团。日军当天傍晚攻进麻市,改变了麻坡命运,使麻坡人民落入日军魔掌中,也使联军想以麻河作为天险屏障,扭转战局变成泡影。

80老翁话当年

在丹绒实拉务马来人小茶摊,我会见当地老汉郑计划,谈天说地,回顾1942年1月15日那段血腥历史。80岁的郑老说,日军突然出现实廊街头,猛烈扫射驻守实廊华社领袖李公守家处的印度兵。

印度锡克兵团毫无防备,当时正准备做饭,有名兵士像猴子般爬上椰树采椰子,煮咖哩。日军一到,一轮扫射,印度兵中弹,像椰子般从树上掉下来。驻守实廊的英印军队被杀个措手不及,司令官被打死,兵士惊慌向麻河旁撤退。郑老伯说,日军一路追杀,印度兵逃至实廊麻河渡头旁,后无退路,遭打死麻河旁,弃尸麻河。

过后,我们绕一大圈越过麻河,来到日军强渡麻河的北岸地点——实廊(Serom)和实廊小码头。我们访问实廊老居民李良友,并在实廊麻河畔小码头的马来茶摊与当地马来居民聊天,听他们讲述日军强渡麻河的历史。

78岁的的李良友家在实廊马来学校对面,他家侧面靠近交通灯处,正是日军与印度军剧战的地点。李良友说,日军伏在实廊大街十字路口咖啡店前的沟渠里,朝对面华社领袖李公守家的英印军队猛烈扫射,打死了许多防守实廊的印度兵。事后,日本人命令当地一位马来人处置这批印度兵尸体,用牛车搬运,送往实廊小码头,抛弃麻河中。他说,这名马来人拥有两辆牛车,多次来回搬尸体,抛掷麻河,花了好一段时间,才完成任务。

夜里出现日军幽灵

他的太太在旁说,一批日军在战斗中中弹身亡,陈尸于实廊马来学校旁的沟渠内。在交通灯处经营咖啡店的马来人证实马来学校沟渠处有不少日军尸体。这位马来店主说,学校的校工说,有时在黑夜里,那里会出现日军的幽灵,列队在学校门口操练。

一本麻河战役英文史书说,当时防守麻河的联军司令贝内特少将(General Bennett)把几连印度军调到麻河北岸,驻守实廊,犯上严重错误。结果,这批印军轻易地遭曾在中国战场上身经百战的日本近卫师歼灭,让日军有机会从这一带渡麻河,进攻麻坡市区守军。如果印度兵全驻守麻河南岸,日军要强渡麻河,就不那么容易,麻坡也就不那么容易失陷,新加坡也就不会在2月15日就被日军占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