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兴亚难民该不该救?

最近一艘艘载满缅甸罗兴亚的难民船被发现漂流在马印泰海域边境。

大马执法当局已表明严禁这批难民船进入我国海域,泰国和印尼海军也在给予有限度的人道救援工作,如修理船只引擎,提供燃料、食物、食水后,将船只拖离该国海域,进入公海,让他们自由选择进入澳洲或马来西亚。

看起来似乎已尽了人道主义的救援工作。各国海军将难民船拖离该国海域,任由难民船在公海漂流,已有难民在海上漂流多日而死在船上,难民多为妇女、小孩和老人。

看着这些小孩难民哭喊着希望获得救援的呼声,刚在吉隆坡举办东盟国会议的东盟各国领导,面对这批缅甸难民潮,救援工作就仅止于让难民在公海漂流吗?

受委为回教大会组织缅甸罗兴亚移民特使的丹斯里赛哈密指出,东盟应召开紧急会议,商讨罗兴亚移民问题,就他们安全着陆事项优先着手进行,是值得目前各国当局强烈考虑的。

基于人道立场,让这批数百人、甚至上千名住在难民船上、漂流于公海的难民,在适当地点上岸安顿,是当务之急。

难民在海上度日的生活状态难以想像。难民挤压在窄小的船舱空间,食物食水的分配、空气污浊、大小便的处置,难民患疾传染问题等,都可能在各国袖手旁观,或召集讨论的准备当儿恶化,加剧难民的困境。

各国阻止难民入境

事实上,让难民上岸涉及东盟各国的外交关系和移民、难民政策的复杂性;加上缅甸政府坚拒不参与东盟紧急会议的强硬态度,东盟各国如何处理罗兴亚难民,成了棘手的东盟国外交课题。这也是造成罗兴亚难民持续在海上漂流多日,变成人球被各国踢来踢去的主因。

然而,撇开各国外交策略和难民政策的考量,大马华人看待罗兴亚难民问题,却成了一种难以理解的民间氛围,我暂且形容为“铁石心肠”的群众心理。

看到一批华裔网民在网络新闻留言,指出不要让难民入境我国,难民会带来社会治安、传染病菌、抢夺工作机会等,总之他们进入国内将影响整体社会,威胁人民。

很可笑的是,这种思维就是强力宣传种族主义的巫统在向马来族群宣传的观点一样,只是在马来族群眼中,这批威胁本地人生存的外来者是华人。

如今,被统治阶级妖魔化的华人,这些被讥笑为寄居者,经常被呼唤“回中国”的大马华人,却用相同眼光来妖魔化罗兴亚难民。

塑成种族至上思维

即使出于人道主义希望政府救援的网民,也被这批眼光狭隘、毫无人性华裔网民围剿。一旦有爱心网民希望政府收留难民,这批冷血网民就说“小心他们来抢劫你”、“假慈悲”、“酱好心不如送到你家”等毫无人性的说词。

想对这批铁石心肠的华裔网民说,你们和巫统种族主义霸权的一贯思维没有两样,都是主观性地为自己族群设想,根本就是极端种族主义分子,是华族沙文主义者,更没有资格指责国内其他煽动种族主义分子。

我国无论马来族、华族还是印族,都在种族主义政治的洗脑下,形塑了种族至上的极端思维,完全没有族群平等、天赋人权等人文主义价值观,距离理性思辨、逻辑思考、独立批判的公民社会还远着呢!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