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坛旧事:梁园之死扑朔迷离

梁园,一位痴迷文艺写作的青年作家。在1973年11月13日深夜遭到歹徒硬物袭击,因脑死而在医生的建议下,由家属同意忍痛关掉氧气输送管,于同月16日离世,终年35岁。

他当年在八打灵再也的《新明日报》任编辑,值夜班时总是赶上最后一趟巴士回家。出事当晚,刚巧一位陈姓同事以电单车载送,半途遭持硬物的凶徒往脑后砸,他摔倒,同事逃脱报警求援。

负伤步行回家

闻讯者回到现场,却看不到他的踪迹。后来前往他的住家敲门没有回应,由人翻墙破窗进入,他穿着睡衣躺在床上,已处昏迷状况。

很多人搞不清楚他怎样撑住伤痛回到家,因为他的妻子返北马产后坐月,门是由内上闩。

但知道这位个子矮小、内心力量强大的他,可能自以为是小伤而死撑硬顶,步行约一两里回到住所入寝,其时已脑溢血。

为什么他无缘无故遭受袭击,事隔四十多年之后,有关谜团还停留在当年的揣测而理不出头绪。

出事当晚,他是少有的情况由陈姓同事载他,因此,如果行凶者以他为目标,就会跟踪他习惯上搭巴士的路线下手,为此,人们怀疑凶手找错对象。

而梁园逝世之后,陈姓同事也没进一步说明案情来龙去脉,从此脱离与报界的联系。

据悉他吃长斋以表深疚自我救赎,是否如此,也说不清楚。

多方揣测

案情也推测梁园在当年曾以在教育界的服务经验,撰文批判不少校长在买办上收取回佣的贪腐现象,但是否导致杀人灭口的动机,看来几率低微,因为他只是论及学校中的贪贿,并没有指名道姓。

此外,当年报馆的劳资合约在谈判阶段,梁园身为会员坚持争取员工的福利,寸步不让,有人认为他口舌招尤。

在70年代,马共还在大马活跃。据知,梁园曾评论过马共内部派系军政分裂,肃清敌奸、敌特、内奸、叛徒等反革命分子的渗透和破坏。

在那个脑热年代,马共的支持者各为派系效命,容不得任何公开的谴议,到底当年梁园是站在哪一个角度评议马共的分裂,此时已无印象。至于他的死是否与马共有关,至今仅有少数人按照当时的环境,以阴谋论臆测。

最后的结论就是一桩冤死的命案。

提倡本土背景作品

梁园固然有中国情意结,但从他联手创办《海天文艺》月刊的主旨却充满爱国激情,不断向人灌输凡写小说,应以大马本土为背景以彰显马华文学的特色,跳脱来自香港和台湾文艺创作的影响和束缚。

为求精进,他苦修马来文和爪夷文,希望以华裔身分与马来文坛并驾齐驱,他怀抱的意志和取向,至今还找不到有同一个梦想的实践者,他曾出版中篇小说《鬼湖的故事》,一书成名,印象中也有《最后一根火柴》著作,反映乡土风情。

在70年代前后,香港著名作家徐速主掌《当代文艺》月刊,梁园以获得港产文艺刊物采用本身的作品为荣。

其时,梁园的短篇小说和散文受到徐速的赏识,是极少数跨越到香港占有一席之地的大马作家。

由于《当代文艺》的流传有所局限,梁园为马华文学开荒拓土的功绩并没有像今时受到吹捧。但在当年文艺圈内,很多文艺青年都对他的才学赞赏羡煞。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