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经济转型中系列178:攫取全球化 城市化 数码海啸商机

数码科技的飞速发展,尤其是在信息和通信技术(ICT)方面的扩展,促进了信息的流动和沟通;而被信息和通信技术影响最大的,或是市场营销和在线业务。

然而,最大的论点在于网上业务或销售(也是全球化的受益者)到底是一个增强,还是替代传统营销的新商业活动?

更重要的是我国企业,特别是中小型企业能否避开与国外网络巨头的比拼和它们所带来的威胁,更同时利用ICT来粉刷增强本身的业务?

这里有两个独特的成功故事是值得分析的。

首先是阿里巴巴/淘宝网,在亚洲它是第一个强大的网上业务,而它的诞生对美国巨头亚马逊和eBay造成很大的威胁(甚至可能取代它们)。

第二便是最近在大马也红火的小米,他们的商业模式可说是革命性的,而最近它的传售似乎被苹果模仿了。

《世界上最伟大的集市》—这标题是《经济学人》杂志在2013年5月23日的其中一篇文章中给阿里巴巴的。

阿里巴巴集团与亚马逊和eBay的财务比较(见表1),将证明阿里巴巴的确是拥有“最宏伟”的销售与交易量。

对于2012年的比较(阿里巴巴未上市时期),通过阿里巴巴成交的商品量超过亚马逊和eBay,甚至超过它们的合计量。然而,亚马逊仍然维持较高的收入,而eBay的利润则是最高的。(表一)两个在阿里巴巴组内最为突出的企业便是天猫购物和淘宝网。天猫属于“企业对消费者(B2C)”,而淘宝网则是“消费者对消费者(C2C)”的电子商务业务。

《经济学人》报道天猫在2011年内成功捕捉中国B2C市场的51%,而淘宝在中国的C2C市场占有率更是高达90%。

这些资料反射了阿里巴巴将因为其强大的网上业务而改变全球景观,因此这是值得进一步分析的。

标题为《电子商务在中国:淘宝》的网上报告对淘宝做了一项分析;报告注明实力为“更低的入会费”、“准确的市场定位”、“开发即时信息软件(旺旺,QQ)”和“安全支付中介(支付宝)”。

庞大人口大马望“中”莫及

相较于大马,我们也拥有“市场地位”,然而中国拥有的庞大国内人口则是我们望尘莫及的。Zalora(大马在线业务)确实有其相对较快的交货速度(1-3天),并由它们亲自处理金融交易和交付。

然而,Zalora和其它我国电子商务企业似乎仅限于国内市场,相比之下,规模实在太小了,售出的产品也多数专注于服装和电子产品。而阿里巴巴的电子商务企业甚至出售岛屿!有些公司开始在网上出售广传它们的商品以增强补修他们的传统营销业务。

举例来说,宜家(Ikea)、百盛(Parkson)、Bata和特易购(Tesco)的网上业务是给予客户们更多的选择,而不是更换公司原有的商店服务。

一般来说,相信它们的店内销售远远超过了网上销售。

小米商业模式威胁经销商

一个讲座会中,一位中国日报总编辑用了小米的商业模式的故事惊醒了大众。

小米智能手机和旗下品牌的其他通讯相关产品都直接在网上售卖。

假以时日,这种商业模式再也不需要经销商、品牌代表或经销商店。

试想一下,所有的品牌都如此营销的话,有多少大型经销商店将被迫关闭?现在如雨后春笋般遍布大马的小型电话零售商还能生存吗?

因为更低的流通成本,直接在线购买,无论是智能手机还是扩大到所有零售交易,都能给消费者更低的售价。

小米的生意模型可能发生革命性的商业营作变化,但作为一个结果,它可以冲击许多在我国的传统中小型(SME)零售企业。

最近的发展可能促使(或吓唬)国内企业更快的采取行动。苹果手表推出了智能在线销售模式。

尽管它(苹果手表)也将很快在店内面市,然而这款苹果网上销售方法似乎略似小米的销售模式。

如果像苹果般的大品牌开始测试这种商业模式,还有谁愿意错过?

城市化问题或“淹死”青年

2013年9月,经济策划单位总监拿督拉哈马比文博士强调了对城市发展的八项挑战,如社会排斥(城市贫困和弱势群体)、不充分的社会福利设施(教育或卫生)、简陋的房屋(尤其是对中低收入群体)、青年失业、生活成本高、犯罪率高、环境(交通堵塞和污染)和非法外国劳工。

这些挑战大多数都直接或间接地影响我国青年。

国内的迁移也可能导致农村和城市之间的不平等收入差距,也因城市内的不平衡导致城市贫困。

与此同时,国际移民则导致人才外流和各种社会政治问题。

表2显示,城市和农村之间的失业率是差不多的,只有森美兰、槟城及雪兰莪有显著的差异,而沙巴的城镇失业比农村还要高。

所有这些统计数据间接表明城市紧张的生活状况,而在2010-2011年内60%的移民年龄组是“15-24”岁和“25-34”岁的青少年,见表3。

城市化有助于集中在城市的工业化和服务业发展,推动经济增长。

然而,不平等收入分配、不熟练的青年劳动力、生活费用高、城市安全等问题,极可能会“淹死”还未有机会大展拳脚的青年们。

大马需超级城市

解决人才流失

虽然大马城市为人民制造了许多的就业机会,但比起在新加坡的工资水平却可说是望尘莫及。

然而,生活成本虽较高,大学毕业生在大都市吉隆坡、槟州和新山工作的收入,每月只介于2500令吉至3000令吉。

在其他城市(如麻坡、加影,甚至怡保)工作的薪资甚至低于该金额。

相较于新加坡,我国毕业生最有可能月赚至少2000新元(约5400令吉)的工资,而之后的几年里或能轻松地加薪至2500新元(约6750令吉)。

令吉也可能会进一步被汇率波动打击而因此贬值,这将拉大薪酬差距。

吉隆坡市中心一顿午餐至少花费10令吉,而在其他城市则约5令吉。

选择人才应强调绩效

居住在新加坡的中央商务区(如果园、码头和Raffles)的成本是很高的。然而,使用3新元购买在林地,裕廊和义顺(普通马来西亚人的工作场所)的午餐则是有可能的。

大马需要“超级城市”,而不仅仅是大城市。大城市提供了就业机会,但超级城市提供了能与新加坡工资比较的高报酬工作。

这可以通过专注于高附加值的企业,特别是如金融和信息技术般高附加值的服务业来实现。

就业选择应该是专业并强调绩效,而且种族区分、亲友、裙带关系或政治联系都不应该出现在选择人才的决定上。

只有这样,我们可以有最好和最有成效的员工,而也更能说服给予高薪的有关组织。

像吉隆坡般的大城市造就了当地的高租金(因而生活成本高)和交通阻塞。

超级城市应该是宜居的,更应该是拥有居家、工作办事处混合,以及高效的公共交通。

城市发展和城市规划(大马似乎是失败的)应该是长期和可持续的。

总结

全球化、城市化和数码化,无论是个人或集体,既带来威胁,也带来机会。

不管你喜欢与否,大马一直面临着这“三重海啸”的影响,这不仅是不可避免的,而且会带来越来越大的影响。

因此,重点是,我国是否能“优雅地游泳”或在全球化、城市化与数字海啸中惨被“淹没”。

我国应采取快速和适当的行动或政策,以便让大马畅游在这三重冲击海啸的利益中,而不是被其带来的威胁淹死。

有意见,请电邮:editor@malaysiaeconomy.net

或浏览大马经济网:http://www.malaysiaeconomy.net

欢迎经济/社会学者或对研究有热忱者加入团队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