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中视窗:培训东盟人才当务之急

随着今年东盟经济共同体(ASEAN Economic Community)即将落实,全球的目光再次聚集在东盟十国里。

届时,东盟十国不再是分散的经济体,而是一个综合的投资整体,而且将成为货物、服务、商贸自由流通的市场和生产基地。

虽然东盟十国中除新加坡外,其他9国均停留在发展中国家阶段,但是落实了经济共同体之后,这个区域却可以是6亿人口、总共近2兆美元(约7.13兆令吉)国内生产总值的联合市场。

而根据澳纽银行经济学家的预计,包括缅甸、寮国、柬埔寨等东盟国家将最终取代中国成为新的“世界工厂”。

多元化东南亚

除了经济共同体方面,我们也必须记得,实现经济共同体仅是东盟区域一体化的一部分,其余的还包括政治与安全共同体和东盟社会文化共同体;东盟将会是个越来越重要的区域。

但是,东盟十国本身就具备不同的文化、语言、宗教,从深受儒家思想影响的越南,到以上乘部佛教为主流宗教的柬、寮、泰、缅,至信奉伊斯兰教为主的马来群岛、以及天主教文明不可分割的菲律宾等。

而所说的语言涵盖了南岛、汉藏、南亚、台-卡岱、苗瑶的语系诸多语言,加上各国都有不同的博大精深的多元文化,这个区域可说是极其多元。

面对着这么多元却有非常大潜能的东盟,实在有必要加强对东盟的教育。

研究学者被冷落

在中国,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一直到1970年代初,因为冷战大环境的影响,中国与东南亚的关系可说是错综复杂。

到了70年代中期,中国和大部分东南亚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双方交流也越来越频密,而到了80年代彼此的交际也增加。

自8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后,东盟国家的华商频频在华投资,把中国作为拓展海外投资的主要市场,并把社会文化资本转为经济资本。

而21世纪之后,中国和东盟进一步确立起战略伙伴关系,双方官方、商务、民间的往来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峰。

这些历史、政治、经济因素,都决定了中国的东盟研究方向;在史地、人文、经政方面的中国学者也可谓人才辈出。

尽管如此,很多中国民众对外部世界有选择性的兴趣,比较关注欧美等在国际上的政治、经济影响力的国家,而较缺乏对被视为经济力、军事力或国际影响力方面不大的东南亚各个国家的兴趣。

民众的兴趣,直接或间接影响力学术圈;因此研究美、日的学者比较受到重视,而研究东南亚、非洲、拉丁美洲等国家的学者则较容易被冷落。

从加强语言着手

随着东盟的重要性日益显著,相信这样的格局或多或少会改变,而研究东盟国家的学者也会增加。

在目前来看,中国仍然需要有更多“东盟通”的人才。

在东南亚的知识方面,其中一个最迫切需要加强的是语言。

在东南亚的区域,英语的流通性、重要性只会有增无减,但是想要全面了解东南亚各个国家,只懂得英语,只能二手的讯息是远远不够的。

因此,中国有必要鼓励学习这个区域主要的语言,如越、泰、印尼、缅甸语等,甚至是少数民族的语言如越南的占语、缅甸的克伦语等,以促进对东盟的了解。

实地考察交流合作

语言不但是学术研究所必备的,也具有高度实用性,因此对从事经贸、政治等方面的各界也极为重要。

除了语言,对东南亚各国的历史、文化方面的研究也应该更普遍化。

或许有人认为历史、文化是“形而上”的东西,没有实用价值,不过正是这些人文方面的东西决定了一个国家和人民的思维走向,直接影响政治和经济。

即使从事经贸,也不可忽视历史和文化的重要性。

促进这些研究最好的方法是东盟国家和中国联合建立不同的项目,鼓励和支持双方以实地考察的方式研究对方国家,积极开展交流与合作。

这些项目,需要以官方、学术机构、私人企业乃至于民间非政府组织的推动。

加强研究消除误解

作为东盟成员国之一的马来西亚,对周边邻国的兴趣却不大,以致于有着误解、偏见;不仅民间如此,有时连官方甚至学术界也是如此。

大马所需要加强的,除了语言、历史文化、不同机构合作等,还需要更为多元化。

轮值主席国应积极

或许因为政治、宗教、语言等因素,大马在东南亚方面的研究较为重视印尼,而我们却缺乏在柬埔寨、缅甸、越南等方面有深入了解的人才,这是很令人感到遗憾的。

在大马成为东盟轮值主席国的这一年,我们还未见到国内有积极的行动,推广东南亚研究。

在世界变得越来越小、东盟朝向一体化的21世纪,是加强培养东盟人才的时候了。

安邦是一家马中经济与政策智库,在北京和吉隆坡设有研究中心。欢迎读者提出对本文意见:malaysia@anbound.com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