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德盛坚持不用化肥杀虫剂 有机榴梿健康美味

舍弃100棵红毛丹树,历经7年之苦,为的就是一棵棵肉厚香浓的有机榴梿!

为了让榴梿品质更佳,且为了不让顾客吃到从“药罐子”果树中取得的果实,宝盛园园主郑德盛舍弃化肥和杀虫剂,甚至为了让果树长得更好而砍掉100棵红毛丹树,断了3万多令吉额外收入。

看似亏损,实质他赚到了一个市场,如今他不必到处找市场摆摊卖榴梿,反之坐着等人上门吃榴梿,因为他卖的是味道与健康!

郑德盛表示,若选择有机的方式,榴梿一年只会开花结果一次,结出约7000个榴梿,因此90%的果农选用化肥“催生”,好让果树一年开花两次,以结下1万3000粒左右榴梿。

若一个榴梿要价30令吉,换算过来收益可达39万令吉。

永续经营榴梿园

“但如果你了解大自然生态规则的奥妙,就会知道化肥所带来巨大的破坏力,这样拔苗助长的方式,会导致土壤变质生不出榴梿,活不过百年,传不过下一代,所以我很清楚知道,我要的是细水流长,永续经营的榴梿园。”

他解释,无可否认,化肥里拥有的榴梿树所需的主营养素是氮(Nitrogen)、磷(Potassium)和钾(Calcium)能快速直接的被吸收,但前提是需要足够雨水的配合,因为化肥是不可挥发性肥料,不似有机肥料能随着时间消失,因此若遇上数几天没下雨,滞留的化肥就会“烧根”。

“换言之,滞留的化肥没有雨水溶化,土地变成酸性性质,进而腐蚀树根,若根部一旦受损伤,需十多天才能完全修复,因此在这期间根部无法吸收和传输营养给榴梿,就会发生‘生番薯’,即果肉半生熟的情况。”

此外,他指出,除了主营养素,市场上售卖的化肥一般都还有一种成分——氯(Chlorine),若没有被雨水完全溶化,在果树生产榴梿时期吸收氯,会造成果肉变质,长期滞留在土地里,更会导致土壤变质(酸性化)。

土壤硬化细菌感染

化肥缩短榴梿树寿命

郑德盛补充,果农为了消除害虫,会在收成前100天注射除虫剂,但虫子为了生存也会产生抗体,因此果农会一直增加药剂来与之抗衡,这间接导致树身自疗能力变弱,易受细菌侵害,若被病毒感染,就会走向死亡之路。

“虽然化肥带来许多便利,但在长远性的角度来看,这些因它所衍生出来的问题,如土壤硬化、营养流失和细菌感染,这岂不是得不偿失?一般健康的榴梿树要活过200年也不是问题,但化肥催生缩短了它的寿命,最多不到100年,甚至60年就会步入死亡。”

有趣的是,这也意味着,其实消费者吃的榴梿,很大部分都是长期“浸泡”在化学药品中的果树上结出来的。更堪的是,这些榴梿树都是名副其实的“药罐子”。

砍光红毛丹树赶虫

榴梿树横向发展产量增

郑德盛说,当初在转型有机种植的时候,经历了7年之苦,这期间树身变得很弱、叶子颜色变浅及榴梿失去所有味道,导致滞销,零收成。

7年零收成

“我曾经想过放弃,担心过是不是做错了决定,但是后路已经砍了,既然选择了有机就坚持走完它。”

他透露,当榴梿园适应了有机施肥后,令他最头疼问题也出现了,由于坚持不用除虫剂,园里吸引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昆虫前来“定居”,导致害虫倍增。

“偶然间,我想到,若人会因怕晒伤而躲进屋檐下,那么昆虫是否也如此呢?因此,我就大胆地把榴梿园里所有的红毛丹树都砍光,让这些昆虫失去了庇护所,一旦它们没有了红毛丹树,就没地方遮荫。”

他表示,虽然少了3万令吉收入,但没想到的是,少了红毛丹树的遮挡,榴梿树获得了横向发展的机会,从下到上新增了许多的横枝,带来的入息不仅填补了原本的损失,还增加了许多,真的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

他补充,大多数的果农在栽种榴梿树的当儿,也会同时栽种红毛丹树,为了填补非榴梿季节时的收入,但也因此失去了向横发展的机会,只能向上发展,因此再过20年也好,没有新生横枝,榴梿的产量也一样不变。

网上招揽同好者

顾客长途跋涉来吃榴梿

“当我开始走向有机,还不知前方路怎样,就一头闯下去,可谁知道原来世界各地也有一群有机同好者,在看到我用网络宣传有机榴梿时,不顾路途遥远,费尽心思找上门,就为了吃有机、尝味道。”

新鲜榴梿有5种味道

他说,其实新鲜的榴梿有5种味道,即甜度、香味、酒味、苦味和麻味。

“若要尝到这些味道就必须等,只有在榴梿刚跌下的半个小时内,才会有这5种味道,4小时后只有4味,而在过8小时只有3味,而隔了一天就只剩下1、2种味道,这也是大多数人吃到的味道。

“所以当顾客是为了品尝味道而来,就会愿意花时间等待,在等待的过程与他们分享讨论有机种植,教导他们如何品尝榴梿,就这么口耳相传,越来越多人找上门,有机生意也就这么一步一脚印的建立起来。”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