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出神的方式

严莲爱是退休教师,大专时主修职业教育,毕业后在工艺学院教家政学。

旁边有所盲人学校,空闲时,严老师为他们导读文本预备考试,期间也教手工,她发现有些盲学生很喜欢做针织活儿,想服事这群体的心志逐渐萌生。职教合约期满,严老师进修特教课程一年,后被派往热水湖女中教导教育部“视障计划”下的一批盲学生,而这一教就教了34年。

政府于2005年设立一所特殊学校,集中教导特殊学生。校方让严老师教导普通学生,但严老师婉拒,决定迎向另一阶段挑战——向教育部申请教导特殊孩子。教育部停止该校视障计划,派严老师前往另一间小学教导智障孩童,这一次也是教育部首开先例,在印度小学开展特教计划。

在设备、生源等均无着落下,严老师在年终假期开始与校方讲解和协商如何开班。开学第一周,预备好教室教材却没有学生。严老师与老师们沟通看班上是否有学习迟缓、过动、自闭等特殊学生。严老师向福利部申报为特殊儿的学生,家住学校附近的也被派到该班学习。这项计划包括特教幼儿园。开学首月,特殊班与幼儿特殊班各一名学生,严老师和同事各教导一人。三、四个月后,人数陆续增加。

提供融合教育

“要使计划顺利进行,双方要配合好。比如,帮助普通班老师,当自己有急事,他们就会帮助看顾我班上的孩子。校园活动一起筹办,所有学生没有区分,运动会、演唱会、教师节、露营等,休息时段也一样。虽然特殊计划在学校属于独立课程,但特殊学生也是该校学生,因此双方要融合。这也是教导、训练孩子‘融合教育’的机会。当特殊孩子走‘远’了,巡查员会领他回来;有的特殊孩子会打人,但沟通得来时,他们会玩在一起。”

除了教学上被分别出来,特殊班学生获得与普通学生同等的教务待遇和权利。有些学生物质资源缺乏或需要其他帮助,严老师会召集人际网络为他们招募援助,如送新校服、带他们看专科义诊等,且经常与家长沟通孩子情况。严老师诚心地付出帮助孩子成长、不计较种族关系,使她取得家长们高度的配合。

当中,有一名过动症学生,严老师用几个月训练这孩子端坐进食。在平时训练和用餐时间,与他面对而坐,严厉而持续指导他。有一次的印度新年,云顶集团邀请严老师和学生参加庆典。能在酒店吃自助餐时使用叉匙,公关人员见状诧异,赞扬孩子们训练有素呢!

两年后,严老师被调往其他学校任职,协调特教计划和支援该校老师。

引导生命需付出时间

严老师距离退休还有两年多已思考退休计划。曾有同行邀请她到阅读障碍中心服务,但她拒绝了。后来与前学生夫妇合力在2010年开设“Breaktru Enrichment Station”飞跃特教中心。

来到中心的孩子们,先做运动治疗、导读故事,过后分组学习。有的上美国家庭教育课程,不适合学术学习的孩子则做一些职业训练,如手工或烹饪。每学习一项新技能或新概念,孩子们都须花上数月时间才能掌握才会熟练,若父母配合进度就快。好比庆祝佳节,中心通常在两三个月前就开始筹备活动,每组孩子由三、四名老师指导着手制作材料,孩子们非坐着等供应,而是按照能力分配任务。例如处理包菜时,若孩子手部肌肉控制不灵活就用撕的方式,低龄孩子用塑料刀切食材等。待掌握能力提高了,手撕包菜要学习用塑料刀切菜,用塑料刀的改用真刀切菜。

“无论是具体事物或抽象的概念,有的特殊孩子能理解也会表达,有的不会。那么就得慢慢和他们说;教导新事物时,每天重复操练。同是上帝所造,要接受他们如一般孩子,尽可能如常地教导,给他机会学习,只需比平常孩子多付一点时间。若施教者预定他们‘很多事都不会’,他们就会缺乏、失去很多。”

每3个月与父母沟通

孩子的技能和身量一天天在增加,Breaktru的老师们知道中心能给予的毕竟有限,因此每3个月与父母沟通,探讨双方能如何协助孩子走得更远。

“我会问父母,‘你们希望看到孩子有怎样的突破?’父母把孩子送来先稳定他们的状态,同时,观察孩子的兴趣取向,我们再设法帮助他们建立基础,待到他们可以控制自己的行为了,再帮助他们与社会接轨,如到其他地方深造。

“Elaine就是个鲜明的例子。她学习迟缓,课业压力造成情绪障碍,勉强念完小学,后来越发厌恶学术型学习,还形成行为问题。来到中心6个月后,她展露出对美术与手工的喜好,也开始接触烹饪。去年学做蛋糕有很大突破,可做来卖和提供给婚宴与活动等场合。有了基础语文训练和烹饪训练,她的父母计划在两年后,待她17岁时,送往台湾进修烘培。”

严老师对老师们的责任要求严谨,尽全力看顾好特殊孩子。曾有老师在学校教书时失责,导致一孩子被其他小孩咬伤面部,严老师不逊情面地责备该老师。严老师身体力行,实践按信仰的方式工作,“God’s love give in that way”,使属下的老师和家长皆信服。

让父母卸下心头大石

由于看待孩子们的眼光与做法不一样,孩子们的表现就不一样。他们在教育文凭中取得标青成绩、不再破坏书本、胡乱打人、举止端庄、有生活技能与职业技能等,这一切无不教父母卸下心头大石。父母知道孩子是神的创造,有神的眼目看护着,一家人用积极的态度面对挑战。

“有两个砂州视障学生和我们一起生活两年,大学毕业后都回砂州教书,很尽责,也结婚生子了。其实,帮助一人就能帮助一个家庭,也在造就有爱心的新生代。要引导一个生命需要花时间。看到新生命能带来新生命,是值得投资出宝贵时间的。”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