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净值还少过巴菲特(下篇)

利率的调升极可能是致使美联储破产的最后一根稻草。自2008年金融海啸以来,美联储不知声明了多少次要将联邦基准利率从超低的0-0.25%调升至较高水平。

今天,十年期国库债券和标普500种股的殖利率是完全一样的1.93%。

扣除所得税和今年3月的1.8%年化的通胀率后,殖利率则为负数。因为,据英国巴克莱银行资本公司测算,美国境外市场每减持360亿美元(约1297亿令吉)美国国债,将推高国债利率0.05%而至2%以上。

因此,作为全球最大的金融经济体的主宰者,美联储已不能再把空铝罐往街尾踢下去了。

然而,一旦加息,它所持有约占资产总额93.46%的国库债券和房屋抵押债券的市值将应声下跌,同时负债的利率也应声上升。

在左右夹攻下,美联储不真实破产也难。加息对它来说,如不是自宫,便是自杀。

为了避免自我毁灭,美联储4月间公布一份报告:“何时中央银行资产负债表需求国库税收支援?”

这显然是它的B计划:实行A计划(升息)后,立即寻求联邦政府解救,安全逃生。

联邦政府能解救美联储吗?

联邦政府将有能力解救美联储吗?它肩负的国债已增加至18.l兆美元(约65.2兆令吉),正过着借新债还旧债利息的日子,另外还在为200多兆美元(约720兆令吉)各种社会福利的负债寻找资金。

据测算,它已是偿债无力,有如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在美联储进入破产倒数时间,联邦政府将不能向美联储出售国库债券以筹集资金。

过去6年来,当美联储购入国库债券后,立即将之拍卖给最高叫价的银行(国库债券可充作银行第一级普通股本从而提信贷限额),然后将所得的资金转移给国库。

它像变魔术一样,就以这样的变术将数以兆计的资金就变出来。这也就是所谓的量化宽松措施一一把空虚的国库债券转变为美元货币,然后让外国中央银行将之充作外汇储备。

当联邦政府銭不够用时,它主要是向美联储借钱。当美联储不能妙手空空地变出美元时,又有谁可购买国库债券呢?

唯有将之出售给外国政府和投资者,那么它就得将外国所持有的美国国债限额从当下的28%提升至更高的水平,如40至50%。

饥不择食的后果如何?陷入还债无力的政府在国际市场上出售主权债券必须承负多高的利率?

远水难救近火,它会否将8113多吨的黄金家底借给美联储解燃眉之急?届时美国还能称霸世界吗?

请问你也有了B计划吗?

趁着美元加息的预期和美元转强的利好时机,全球中央银行减持美元作为储备货币,那应该是合理的解读之一。

它们需要对可能爆发的全球货币危机作好防备,而且接下来人民币极可能在10月间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加入它的特别提款权的储备货币一篮子。

届时全球有否可能掀起抛售美元而购入人民币的风潮,推高货币危机?有危险便有机会。老子曰: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请问你也准备了B计划吗?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