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国会通过“战争法案”!

5月12日,联合执政的自民党与公明党正式启动安保法修改程序,决定凭众参两院所占的绝对优势,让它在国会通过。

这意味着什么呢?一言以蔽之,日本将放弃《和平宪法》,以打打杀杀的《战争法》取代之,其“国体”也从弃战的和平国家,逐步摇身变成一个随时随地插手各种战争的好战国家!这巨变简直是天翻地覆,令维护了珍贵的和平达70年之久的国民难以接受。显然,右派主张的“通过武力维持和平”思想,已主导了日本的国防政策!

安倍首相深明修宪(废除第9条)是一大难事,先决条件是需得到众参两院三分之二的议员赞成(他打算改为过半数),但又不易实现,故暂时收兵,只好通过扩大解释等途径一步步蚕食和平宪法,今年蝉联党总裁后才完成大业,然而,巧妙行使“解释改宪”怪招,让战后日本的安全保障政策(安倍军事野心)一举攀登至分水岭。

从此,在“积极的和平主义”、“集体性自卫权”或“”国际和平支援”等美式安保逻辑的幌子下,日军与独霸主义美国的军队将毫无二致,可以到世界任何一个角落联手作战,甚至向老大看齐,只制造借口,便可对任何一国用兵动武,用拳头叫人家心服口服,唯命是从,完全不必对国际舆论有所顾虑。

走投无路才当自卫队

许多日人认为,安倍并非要把和平宪法改正,使之更为高尚神圣,恰恰相反,他是在“改恶(日语,意即使之更坏)”。

关键问题是,作为战争主角的自卫队员是否愿意为安倍这类右派政客的主义卖命,需知道,他们当自卫队的理想是保卫自己国家,如今要他们出国为超级大国美国的世界战略战斗,比如与美军一起到伊拉克攻击IS回教国恶徒,或驾战机轰炸他们所占领之地,根本就与卫国初衷有所冲突,他们愿意吗?妻儿会举手赞成吗?自卫队是自由职业,届时辞职归故里者一定不少,队员告缺,安倍可能又会出绝招,让战前征兵制复活,学东条英机做法,命年轻大学生上战场当炮灰。

在日本,自卫队原非万人争做之职,不少素质差的年轻人走投无路才选择这粗活儿,迫使防卫省经常到一些不爱读书,只顾玩乐的年轻人集中处招兵买马,故他们也未必会反对出征和为新军国主义奉献宝贵性命,正如战前思想单纯的父祖辈盲目地为军国卖命一样。只是,他们真的做好精神准备否?

自公两党狼狈为奸,将向国会提交多达10项的相关法案,包括《武力攻击事态法》、《自卫队法》与《周边事态法》等,总汇而成《和平安全法制宪法完善法案》,此外有准许自卫队随时向应对国际争端的外国军队提供后方支援的永久性法律——《国际和平支援法案》。

安倍也想一揽子付诸表决,在野党则主张应逐条议论,以便找出漏洞加以攻击。此刻不反对,让对方为所欲为,就会重蹈战前默认侵略的覆辙,后果严重。

安倍想设立战争法案

《武力攻击事态法》的修改,规定集体自卫权的行使手续。行使武力的“新三原则”,则将“存亡危机事态”定义为,针对与日本关系密切的他国的武力攻击导致“危及日本的存亡、存在国民的权利被彻底剥夺的明显危机”,便可使用集体自卫权。而设想朝鲜半岛发生突发事态时支援美军的《周边事态法》则更名为《重要影响事态法》,除取消地理限制外,还把支援对象扩大至与美军共同应对的他国军队。可见,日军活动(野心?)变成全球化,可跟任何一国共同作战,军事角色空前扩大!如此日本,与战前的军国日本,有何不同?

整军经武、黩武主义、作战国际化——实乃战后和平日本的惊人变质,终究为了支援美国战争,对日本人来说,幸还是不幸?有待日后分晓,但“只反省,不道歉”的安倍首相,却妄想快速成立“战争法案”!不由得使人想起李光耀的名言:“许多亚洲人不愿日本参加武装的维和部队,若允许参加,就好象给酒精中毒者以含威士忌的巧克力!”。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