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税前效应美化作用

尽管国家银行早前预测我国今年经济将增长4.5%至5.5%之间,比财政部去年杪预测的5%至6%为低,今年首季经济却不负众望,取得不俗增长。

不管是以新修订的预测幅度,或以去年原定增长率预测作为准则,都依然达标。

展望未来,纵观当前市况,这“过去式”卓越经济表现恐怕激不起浪花,消费税落实后,这两个月市面情况淡静,肯定还不是庆祝的时候。

预支表现难持久

首季经济表现良好,主要是因为服务业表现出色,这明显是消费税实施前效应。

业者与消费人都恐慌预购囤货,要躲闪次季开始落实的消费税,将4月的需要提前在3月大量买入囤货。

这等于“预支”4月的经济活动,至少有一小部分首季经济增长其实本来应该是属于第二季的,提前到首季执行。

在国行周五公布这首季经济增长数字前,统计局已率先于周三推出服务业领域营运指数。

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都华希在推展这指数时,先透露玄机,首季服务业强劲增长,作为我国最大经济领域,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必然也不孙色。

阿都华希也不否认消费税是促使服务领域营运指数取得卓越增长的重要因素。

只是他避重就轻,提到的是服务领域中金融财务、实业与专业次领域增长4%,再细分至专业服务项目增长高达11.5%,认定这是商家准备消费税时,寻求会计专业服务所致。

消费税前大囤货

如果我们认真探讨服务领域数字,比较重要的经销贸易、食物与饮料及住宿次领域增长8.4%。

这其中经销贸易增长7.1%,再细分至零售贸易项目增长高达11.3%、这重要的经济活动项目双位数锐增,明显反映了市民对于消费税的恐慌,在落实前,一窝蜂采购囤货。

这导致首季服务业表现良好,也同时抵消了外需软弱,出口表现欠佳所带来的负面冲击。

1MDB债务打击深远

首季各月份工业生产数字也证实,首季经济表现,主要是因为3月表现特强。

由于1月与2月是传统佳节月份,按年增长数字会受到这两个月的比较基础交叉而无法准确反映实际情况。

我们转至按月变化,就可看出即时变化的内里乾坤。

开年1月和春节到来的2月,工业生产指数都分别萎缩3.5%和7.4%,一到3月却剧烈锐增逾12%,而制造业生产,1月和2月连续萎缩5.4%和6.5%,3月则大幅好转,增长加速至12.4%。

单靠春节效应,不会带来如此大变化,消费税落实前效应才是主因。

这种消费税落实前带来的短暂”预支式”刺激,却恐怕会带来中长期压力。

最近闹得热烘烘的一马公司(1MDB)债务问题,会令这经济压力更为复杂。

政府须关注财务

早前在国际原油价格下跌情况下,曾经警告大马必须关注联邦政府财务状况的惠誉(FITCH)国际信用评级机构,最近在次季评估前,又提醒大马关注其财务。

由于国际原油价格回弹,政府债券过去3个月表现良好,为亚洲之冠,但惠誉还是看坏大马,原因就是它认为一马公司的债务问题会令联邦政府的应急负债剧升,因此大马的信用评级依然有超过50%机会遭调低。这会对我国未来长期经济带来深远影响。

政府不能再轻忽一马公司对我国经济所可能带来的打击,是时候严正看待急速处理这问题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