旮旯时光:让心灵在旅途飞翔

每年都要回到印尼泗水,以前瑞芬的娘家在那里,她母亲(也是我阿姨)去世后,依然有弟弟妹妹4个家庭在那里。父母的墓在那里,我们要去扫墓。

每个人的旅游目的不一样。我们的旅游究竟为了什么?其实,目的一点儿都不伟大,也不崇高。

不是为了多了解世界,现在了解世界的间接途径越来越多,不需要迈开双脚,花费那么多钞票;不是因为灵感枯谢,为了获取写作灵感,为了写游记,因为走过的寒暑已经几十年,走过不同的土地、岁月和风雨,那已经是写不完的人生大书和文字大书;更不是为了厌倦居住地香港,香港我们的日子过得自由舒适安定。

那究竟为了什么呢?

旅游为度假

简单一句话,其实我们旅游为的是度假,为了奖赏、补偿自己。如此而已。其他都是附带的。每一年我们为事业拼搏和努力,都会很劳累,出游,就成为一种“大休息”的方式。最喜欢到人迹罕至的山中、寂静的海滩、安宁的小城、无声的古街小巷,短暂的日子静好就是最好最美!

一年大忙碌,忙忙碌碌、奔奔波波,总有那么一些日子,心灵在安静的大自然界里度假、漫游,面对高山大海沉思默想、大彻大悟或小彻小悟都很好,于是回港放下、看淡看破的更多,再度大出发。

去过的地方,不讲究名气、大小、远近、去过与否;自己喜欢、觉得好,不妨再去、多次去也不厌。例如印尼本哲的诗路妮、东爪哇的婆罗摩火山、槟城的小街都是令人怀念的、百去不厌的地方。尽管未必入旅游热门或主流。

纯粹放松心情

没有崇高的使命,没有太强的目的,纯粹在外放松心情,瑞芬形容好玩、好看、好吃,那就可以了。

已经好几年,瑞芬把公司的电话飞线到手机上,我们又带了小电脑(后来用iPad、智能手机代替)在途中查看电邮,公司的事可以带到路上随时操控,照旧运转,我们俩才能像孖公仔、龙凤胎那样到处去,似乎很浪漫。我们在外的早晚查看这些,就不需要拖到十几天回港时才处理了。

每年都要回到印尼泗水,以前瑞芬的娘家在那里,她母亲(也是我阿姨)去世后,依然有弟弟妹妹4个家庭在那里。父母的墓在那里,我们要去扫墓。

我们出外旅游也多少带有文化色彩,有时是因为开会,开完会我们多逗留几天到处游览;有时顺便被请去大学演讲,或为文友讲座;到一个地方都有文友接待,也形成了我们旅游的特色。

新加坡女作家尤今每年在外的日子加起来几乎有半年。她在外不写东西。我基本上也不写,只是在酒店早晚不出外的短暂时段、在无聊的时光里才会记下一些要写的文章题目或打打字,写写短文。从不勉强自己。回港,有感受的才会写写。

携手游天涯

旅游多元化也是我们前两年出游的特点,受人家邀请,参加婚礼、企业庆典的就有几次,参加文学会议几次,协助瑞芬带团故乡游、自由行,家庭游、参加旅行团,都有几次。最累、最匆忙的是西欧游,紧张得喘不过气来。

往年行李最重的是到印尼,我总是带半个大皮箱的书,现在精力有限,不敢再逞强,尽量减少身外物,带书送文友逐渐减少,有的话也是提前两个月寄几大包去应急。

当然旅游也是亲自用自己的眼睛看看世界、亲自感受外地的生活、民俗风情的唯一方法。但主要还是休息、度假;没有负担,没有忧虑,不需要操心,让心灵放大假,让心灵在旅途中轻松漫游,奖励一下自己的努力,奖赏、补偿我们对社会一年的劳累和付出,同行者一直是瑞芬,于是美其名为“携手游天涯”。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