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崇新优越感”

专栏作者廖佩雯提到了“崇新优越感”,指在是“大马人在狮城,不论读书、工作、生活、赚钱,就算是洗大饼的,会说几句蹩脚singlish,也会感到无比自豪,高人一等,异常优越。”

狮城是世界金融中心,拥有世界一流机场海港、花园城市、街道干净整洁、经济发展蓬勃、廉洁、任人唯才。因此“养育”了许多对长堤彼岸政府异常感恩的大马华人,最后病态地衍生出“崇新优越感”,也并非奇怪的事。

这是部分事实,却不能以偏概全。

我认识的“赚新币”大马人,并非一面倒盲目赞扬狮城,比如在交通拥挤、言论自由受限、医药费高涨、精英主义、公积金课题上都有意见;对涂鸦者严厉刑罚,不准嚼口香糖、对垃圾虫劳改等也同样有意见。

大马人还是忧国忧民

2013年5月5大马大选前夕,我刚好参加新山一个婚宴,席上恰好一桌都是宽柔的毕业生!他们际遇不同,有些在新山创业打拼,有些在狮城赚新币,但其实共同的话题并非炫耀谁赚的钱比较大,而是忧心忡忡大马的政治局势,他们还积极通过社交媒体,鼓动人们回国投票,忧国忧民是他们珍贵的品质。

我也认识几位在狮城念博士学位的大马人,他们也都注意时事,关心政治、文化、社会、教育等课题,尽管在闲聊发牢骚时会作出比较:“大马怎样怎样,狮城怎样怎样。”也非一面倒“崇新”,问起毕业后有何打算?留在当地赚新币么?他们倒没铁定要留在狮城发展的意愿。

廖佩雯文章说的那些“崇新者”,恐怕是犯了幼稚病的一群吧?这种人,在任何边区城市都有,香港、深圳,澳门、珠海,泰缅边境,只要汇率一悬殊,盲目崇拜某一区的怪现象就来了,无须太过惊讶吧?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