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下台重新选 (上篇)

叶邹二老有没有出卖华教,我能肯定说“没有”,但挑战派有没有出卖华教?我也能肯定说“没有”,但你看网路撒播的是什么?“走狗”、“汗奸”、“卖华”。

这些撒播的心机是什么?为了打倒对方而不断制造问题,最痛心的是为了个人胜利义程而造成华教最基层的分裂。得不到华团的支持,就去创造新的华团,如爱我华教联合会之类的团体,这是分裂还是团结?

叶邹为什么要下台,先不谈外在因素,单看社团组织裡的民主机制,是不是连任了就不能要求下台?当一个领导不能得到多数中委的支持时,组织成员是不是有罢免权,要求更換领导?选举、罢免、创制、复决,不是民主最基本的机制吗?

依照章程达到法定的州属联署要求召开特大提案罢免邹寿汉时,叶新田没有依据民主的精神召开特大,也没有采取团结所有能团结的方式,让內部的不滿达到平衡,这样的主席就已经不能体现民主的精神了,如何团结与领导继续走到2017年?

政府从未承认华教

要罢免邹寿汉,因为他在很多事件发生的处理上和发言都独断独行,造成跟过去长期友好的华教团体反目和分裂。跟友好战友反目和对立,又采取抹黑手段,对董总有什么好处?董总现在在华社是孤立是好现象吗?难道不跟你有一样看法的华团就是出卖华社和华教的人吗?这是我看到整件事最基本的问题根源。

但是,叶邹在内部得不到支持后,就不断向外撒播这群人是卖华、走狗等,把所有事情都混进来,以支持自己在这位子上的领导是合法与合理的。

现在最基本的论述就是一、关中不能考统考?二、挑战派是在反对叶邹反教育大蓝图,三、是马华派来的走狗。

新院坚持采用母语

关中能不能考统考,要把整件事看清楚再来谈,叶邹要求要有一纸批文写明是独中才能考统考,但教育部何时承认了60间独中?统考和独中在教育部里跟本就是非法的,如果要消灭独中和董总,不用制造关中问题来消灭华教,就说你是非法办学和非法考试就把你关了,但不关是存在政治问题的。

关中批文是国文教学媒介语是事实,和新院一样批文是国语和英语为教学媒介语。但新院坚持采母语为主,那新院今天消失了吗?

如果要以批文来看关中,当然不能考统考,但如果关中确实在教学和课程上都用董总课本,比沙巴崇正和宽柔中学采用的董总课本还多,那是真独中还是假独中?

华社在八十年代就在争取突破能有60还要多的独中,现在独中人数8万人,很多学生求学无门,要教育部一纸真正独中批文比登天还难,现在关中开了一个口,为什么不能团结所有能团结的力量让它走,在大马的政治里很多时候是要站久了就是你的,统考当年不也是这样坚持下来的吗?时任教育部长的前首相马哈廸说你是非法办统考,你考我就捉,最后呢?

林晃升当年就是坚持要办,也准备好被捉了,但统考最后还是被政府认定为非法下,走到今年快40年了。

关中批文政治游戏

关中的问题上,华教领导人有没有这样的勇气让关中考统考,让那一纸批文留在政治遊戏里去斗争?再看看为什么当时批文出来全国华社都批马华和方天兴,到最后大多华团转向让关中走下去,其实就是大家都认为那批文是政治遊戏,华教在争取独中上还是要见缝插针,站久了就是你的态度来面对。

林连玉基金会、隆雪华堂等团体就表明了关中是特例,在批文上还是要争取,但在教育上是可以让关中走独中课程,就看关中自己敢不敢走,怕不怕被关吧了。如果硬要说关中非法,那统考也一样非法,华文教育在这块土地上何曾被认为是合法的?

把挑战派说成是支持国阵教育大蓝图的,这无凭无据的论调很符合叶邹的绘声绘影,让人捕风捉影的战斗精神。在教育大蓝图上,董总内部并没有真正在做研究。董总相关研究人员从来没有参与过任何一次有关教育大蓝图的研究会议。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