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手笔:希腊还债计划自欺欺人

《银河便车指南》作者亚当斯说:“我爱截止期限,喜欢期限倒数计过程发出的声响。”

过去数月来,这种声音在雅典震耳欲聋,对希腊的国际债权机构而言并不悦耳,尽管从该国为履行债务而使用的手段研判,接下来所剩的最后期限也不多了。

希腊必须在12日偿付国际货币基金(IMF)大约7.5亿欧元(约30.6亿令吉)。为避免债务违约,希腊已从IMF紧急帐户中动支6.5亿欧元准备金(约令吉)来支付这笔债务。

这种做法形同开支票给自己,用来偿清自己的银行透支额;这给希腊订定的最后期限,可能演变成最严重的一个期限。

《希腊每日新闻报》说,希腊必须在一个月内回补希腊在IMF紧急帐户裡的准备金。

一直推迟最后期限

希腊的做法只是把最后期限往后推迟罢了,不比用一种违约来交换另一种的方法高明。

政府表示,4月20日下达政府机关须把现金余额交给央行的行政命令后,已筹措到6亿欧元(约24.5亿令吉)。

这笔钱并不多,犹记当时官员还夸口说,财产充公可为国库集资多达20亿欧元(约81.5亿令吉)。

希腊与债主缠斗的现况,跟一周、一个月甚至一季之前相比,其实没什么不同。

希腊财政部长瓦鲁费奇斯虽用“靠拢”、“进展”、“重大让步”等字眼,德国财长萧伯乐却仍表示距协议“遥远”,且希腊面临“突然变得无法偿债”的风险。

萧伯乐于11日说,倘若希腊政府人为应举行公投,就该举行,或许让希腊人民决定是否准备接受必要的做法,是正确的策略。

萧伯乐说的有理,公投是解决希腊精神分裂的好方法。

希腊民众一方面在民调表示愿意留在欧元区,却又选出一个反撙节政府,不愿为保有欧元而做出任何让步。

希腊挖东墙补西墙,自曝走投无路。即使近几个月来一连串最后期限都“关关难过关关过”,尚未引发灾难,但此刻感觉像是午夜前一分钟,眼看希腊就要变回倒债的南瓜。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