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寿汉:将申请禁令 当权派阻开6·02特大

(加影13日讯)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透露,当权派将向法庭申请禁令,禁止改革派在6月2日召开董总特别会员代表大会。

他指改革派召开特大,不符合董总章程,因为秘书长和副主席是无权主持和召开会议的。

他今日在董总召开记者会上说,改革派所列出的理由是不能被认同的,况且相关的官司还在审讯。

“他们(改革派)也还在针对有关事项上诉。我们会寻求律师的建议,申请法庭禁令,禁止他们召开(特大)。”

“中委无需总辞”

他说,当权派已经针对改革派要召开特大的事宜向律师咨询,而律师则建议他们向法庭申请禁令。

对于许多华团皆认为董总应该重选,邹寿汉则不认为董总中委需要总辞来解决问题。

他表示,章程有清楚列明每一个社团组织成员必须遵守的条规,而“任期”是其中一条。

他认为,大家要深入了解问题的根源,并非因有人争吵,动不动就要总辞重选,这样以后的社团就永远不得安宁了。

“以后社团有3年任期、两年任期、5年任期,就当成无效咯。人现在吵架,闹事你就要重选,以后我们整万个华团天天都要重选。”

邹寿汉强调,大家应该尊重章程,并根据章程及遵循法庭的判决。

愿与中立华团领袖会谈

询及华团领袖有意要再调解董总两派内讧,当权派愿意接受调解吗?

邹寿汉说,只要调解人不选边站,有一定的中立议程,他们都愿意跟任何人见面会谈。

他披露,他们私下曾多次跟很多人调解,只是没有向媒体公布。

“我们私下做了很多交流沟通,想办法寻找答案,但问题是我们找不到答案。”

指百万签名致分歧

他表示,他们找不到答案的是,为何改革派一定要要主席叶新田博士和他下台,而他唯一想到的是,7‧28华团大会反对《2013-2025年教育蓝图》和他们发动百万签名运动要针对教育蓝图不利于华教的条文,上诉到联合国所引起的。

“他们在会议上讲不要再继续签名了,那时到60万时,他们说够了,不要再签了。”

他还指出,有个州属的董联会还写信来叫他们必须放弃向联合国提出申诉,这些都有记录在案。

他补充,在董总举办的34场全国百万签名运动内,没有看到任何一名改革派的成员出席过。

此外,邹寿汉表示,没有叶邹两人不代表整个华教就完了,但问题是,今天他们俩人必须坚持完成百万签名的工作。

他说,2013年6月董总选举时,他的职位还是改革派的成员提名附议的,孰知两个月后就“变脸”了,事件发展就是在7‧28事件以后。

疑改革派被政党限制

邹寿汉认为,改革派是受到某方政党的限制,或背后制造议题,就是要他们放弃百万签名运动,以提呈给联合国、国家元首和首相申诉。

他指出,关中只是导火线和转移华团视线的棋子。

他也以华教斗士林连玉“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两句金句,希望所有华教工作者能够谨记林连玉教诲。

他强调,他们并非反政府而是反对教育蓝图内不利于华教的条文。

魏家祥限7天内道歉

邹:致歉不代表做错事

询及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魏家祥博士要求邹寿汉就“董总秘书长傅振荃口中大人物疑为魏家祥”的指责,在7天内公开道歉,否则将采取法律行动一事,邹寿汉说,魏家祥是“有权有势”的人,对方要写信给“无权无势”的他,他一定会回信。

他说,至于回信的内容,将会与律师斟酌后才回复。

与律师斟酌再回复

至于有无道歉的可能性,他则引述回2012年“3‧25华教救亡运动”,当时魏家祥被人殴打一拳的事件,他当天代表董总的身分向对方表示歉意。

“事实上这是不存在的事实,假如我作为董总主办人,任何受邀嘉宾,觉得受到不尊重、不舒适、不舒畅的情况,我们都会首先第一情况向他表示歉意,但这个歉意并不代表我们做错事情,这是很自然的社交反应。”

赞同莫顺宗决撤离保安员

邹寿汉说,他今日会跟新纪元学院院长莫顺宗博士商谈校园保安的事宜,且打算撤离当权派的保安人员。

他表示,他赞同莫顺宗的看法,即晚上11时半后,所有人必须离开校园范围。

他也将会跟叶新田再商量安置保安的事,因为他们有协议,校园保安是交由新纪元学院来管理,不能够有两三队保安人员。

“我会跟主席商量,可能的话,我们白天的保安都会全部撤离校园,我们必须回归新纪元学院一个安宁的学习环境,给学生一个安全,给学生家长一个心理保障。”

公布被指“假公济私”文件

叶新田向警方报案

邹寿汉今日向媒体公布改革派被指“假公济私”的文件,董总主席叶新田博士已针对相关事件向警方报案。

有关文件被改革派指未经同意就带走,他们要求叶新田交回这三份文件。

邹寿汉向媒体出示有秘书长傅振荃、财政林国才和首席执行长孔婉莹签名的副本文件,指当权派是在无意中发现在改革派中委申报索回的费用表内,有不妥之处。

他说,在秘书处零钱结单内,其中改革派有预付1800多令吉的酒店住宿费,写明11名中委于4月19日入住酒店一日,出席第29届中央委员会的酒店住宿费。

“我们记得很清楚,4月17日中委会是流会,除了去年9月7日有一次成功召开,过后在1月17日是流会啊,20日怎么会有中委会开呢?为何他们可以拿这个名义来索回(费用)?会不会他们写错了,这个我们就不敢质疑。”

官司费不应董总“埋单”

同时,他还指改革派中委索回800令吉的租车费,并质疑对方为何不使用董总的公务车?

他说,这项租车费是1月20日改革派从加影酒店租赁两辆客车载成员往返吉隆坡法庭的租车费。当天是高庭针对董总风波所作出的裁决日。

他指,从这张单据就值得他们怀疑,董总并没在高庭跟他人打官司,为何董总要帮改革派还钱?

他认为,当天是改革派与当权派他们打官司,属于私人的民事诉讼,不该要董总“埋单”。

他还质疑为何1月20日的酒店住宿费要拖到4月17日才要向董总索回费用,而不当月就直接讨回,而是要拖到3个月的时间后才讨回钱。

邹寿汉说,他们已针对此事向警方报案,但没向报章公布详情,但既然改革派自己选择在报章公布,他就跟随对方向报章公布报案的内容。

他质疑改革派的中委要绕过数个部门才讨回上述费用的举动,对方需要解释此事。

魏世勤落发挺叶邹

马来西亚世界恢复华夏运动组织主席魏世勤在现场记者见证下落发抗议。

他说,他是为了爱护华教而表示抗议,同时呼吁董总改革派秘书长傅振荃让董总恢复平静直到2017年叶邹两人任期届满为止。

该组织理事陈灌林也捐出1000令吉给爱护华教组织作为活动基金,并由邹寿汉代收。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