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统合各源流教育?

柔佛苏丹伊布拉欣日前在柔佛州议会开幕典礼上表示,新加坡教育系统成功促进国民团结,柔佛人民因此应该以开放的胸怀看待此事。

他在州议会上表示,新加坡其中一个值得我国效法的,就是以英文单一源流教育而成功促成国民的团结。他进一步阐述其看法,若我国各族群之儿童从小开始就接受不同语文源流的教育,将导致各族之间出现鸿沟。柔佛苏丹伊布拉欣深信,单一源流教育系统将促进不同族群孩子的融合,进而创造一个和谐和团结的社会,并具备面对未来挑战的竞争力。

柔佛苏丹的建议是充满着前瞻性的看法,但是这个建议是否能落实呢?这要看马来族群是否愿意作出牺牲,尤其是将马来语变成母语,而英文成为所有源流学校的教学媒介语。作为国内的最大族群,若为了教育一统而将本身的语言退居至母语的地位,国内的其他族群,包括华人、印度人等也没有反对的理由。

面临严重师资问题

此问题是知易行难,若要把英文作为主要媒介语,首先涉及到宪法的问题,因为宪法是保障马来语作为我国的国语;另一方面,马来族群内部的保守力量,基本上不会同意马来语的地位被英语所取代的。

在技术面来看,英文若要全面统合各源流教育,师资首先是一个问题,我国目前是否有足够的师资去供应各学校呢?因为英文成为主要媒介语,则代表数学、科学等科目都必须用英文来上课,如果在若干年后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实施,我国教育的训练势必要作出颇大的改变。

要用英文来统合各源流教育,这对我国教育是一项大工程的改革,首先在技术面上如何克服,政府与教育专家就必须拟定一套完整的策略,以便能顺利的推动这项改革。政府最难处理的一点就是族群主义,上述的改革一定会激起族群主义的反对,尤其马来民族的抗议,政府要如何说服这都考验着执政团队的智慧。

公平施政团结民心

柔州苏丹的建议是相当的不错,但是就国内目前的政治、族群与教育生态,在二十年内都无法接受上述的改革。笔者不禁要问,英文统合各源流教育,真的能够促进国民团结?笔者认为这只是一种方法或手段,而根本之道在于用开放与公平的政策对待各族群,方能使各族群心向国家迈向团结。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