拟申请限制令 余澎杉禁父亲接近

(新加坡13日讯)获保释回家的余澎杉,昨晚当着父亲的面前,指要申请限制令,制止父亲接近他。

当着父亲面前说出

16岁余澎杉(洋名Amos Yee)因为在今年3月27日和28日通过电子媒介散布猥亵图样,以及蓄意伤害基督教徒感受的两项罪名成立。

余澎杉昨晚被父亲保释后,与父母离开国家法院,但是三人并没有一起回家。

他的父亲在昨晚9时50分左右,出现在顺福路组屋住家的楼下,见到记者,反而问记者说:“他们(余澎杉与母亲)不是在楼上吗?如果不在,可能是已经出去了。”

就在他说完不久,余澎杉与母亲出现,余父显得惊讶。余澎杉告诉记者,他离开国家法院后与母亲共进晚餐,在一家素餐馆用餐。

父亲淡定不感惊讶

当记者问余澎杉为何父亲没随行时,他却在父亲的面前声称要申请限制令,不让父亲接近他,因此没有和父亲一同吃晚餐。

余父听到儿子的这番话时显得淡定,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或不满。

父子俩没有任何交流。当记者问他为何要向父亲申请禁止令时,他却说:“你们拭目以待,我会在部落格上做出宣布。”

邀记者爆料指控前保释人非礼

昨天获保释的16岁狮城少年博客余澎杉,今天出新招,邀约记者要向他们爆料,并在面子书上对前保释人刘作明做出非礼的指控;刘作明否认这项指控。

刘作明在回复《亚洲新闻台》的询问时表示:“我断然否认这个非常严重和错误的指控。”

刘作明在4月21日以2万元(约5万4054令吉)保释余澎杉,不过余澎杉之后在网上上传帖文,违反保释条件。

约地铁站会面没踪影

余澎杉今天下午在面子书贴文说,昨晚及今天上午11点多,有大批记者聚集他的住家外,要求同他进行独家访问和拍摄照片。他当时拒绝了,但事后想想认为,这并不是同大众媒体交涉的最佳方式,于是邀请媒体记者下午3到4点左右,在巴西班让地铁站会面。

余澎杉表示,他将答复记者所有的问题,包括关于他狱中的生活以及日后的计划。

不过,记者一直等到下午5点,都还没有看到他的踪影。

余澎杉涉嫌自制视频诋毁基督教,以及在网络上传猥亵图片,这两项控状罪名成立,以1万元(约2万7026令吉)保释在外;他须遵守保释条件,将有关具冒犯性言论的视频和图像取下。他案件将展延到下个月2日。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