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相给出更多指示

一直以来,政府由于诸多机构,处理重大事项有它的一套程序。做为政府最高领导人的首相,日理万机理所当然也责无旁贷。

尊贵的首相,除了希望自己有三头六臂,以更迅速完成手上的工作,更希望手下人才出众,足以与他分忧。

事实似乎并非如此。

上个月我们先看到首相指示公积金局无须在展延会员提款年龄上浪费时间,因为他感应到了“民意”。

问题是,何以公积金诸君触觉迟钝,要首相提醒,然后才尴尬地把民调解释为征询意见,和之前的悲天悯人大相迳庭?

隔了一个月,我们又再看到首相再下另一道指示,劝告朝圣基金局脱售TRX地皮。

不管首相如何慨叹这笔交易如何优渥,意义如何被扭曲,相信其手下重员必须向他学习如何揣摩民意。

不然,动机再怎么良善,违逆民意的决策,还是免不了要首相出来解套。

下属乖离民情

如果官老爷没办法贴近民意,看来首相除了忙国家政策,还要持续出来指示或教导其下属如何办事。

那么,如何上行下效,贯彻始终?

从朝圣基金购地风波,我们发现到除了首相积极灭火,其机要下属的反应其实和民情完全乖离。

如果这种官爷处于高高在上,和人民渐行渐远的情形继续下去,只怕首相要推行国家政策倍加困难,事倍功半。

首先,总警长要援引官方机密法令来调查朝圣基金局购地资料外泄事件,让人民觉得政府本末倒置。

从朝圣基金局急忙脱售的行动,不捍卫立场看来,这次购地疑点重重,绝非顺应民意这么简单。

决策者同时兼任买卖双方董事,如何成功诠释利益冲突不存在?

政府轻易廉价售地

首相应该不厌其烦,指示警方保护吹哨者,而不是不分青红皂白的向告密者施压;同时,再指示警方和反贪局进一步调查一马公司(1MDB)和朝圣基金高层是否涉及白领罪案,不能因为口头上宣布获得500万令吉盈利而敷衍过关。

其次,这次风波的重点在于政府轻易以廉价售地于一马公司,让后者得以用超过40倍的天价售于朝圣基金局,人民心中的疑问是:当初国家的土地廉价让给一马公司,是为了什么?

如果为了转售获利,有鉴于朝圣基金还可迅速转售获利,不如直接把土地公开招标?

这是国家的利益,为何一转折,落入私人界手上?

下次轮到公积金局?

首相是否该指示这项交易取消,而非让一马公司成功卖地牟利,朝圣基金转售土地转移了焦点?

再者,500万的盈利,和1亿8850万的成本,获利不到3%,如果扣除产业盈利税30%和转售佣金,所剩无几,朝圣基金岂非是在为他人作嫁?

写稿时,又再惊闻退休基金局(KWAP)向一马公司公司购地,这次是价值约10-12亿令吉的交易。

一马发展的成功秘笈,难道不是发展政府割让给它的黄金地段,而是将手上的TRX地皮转手一翻,快速的赚入数十倍的差价?

如今找了朝圣基金局、退休基金局,下一个是不是轮到公积金局呢?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