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启源 离不开音乐

本地著名音乐人管启源(阿管)直言,行销音乐商品(歌手)或音乐作品(歌曲)是大马乐坛较弱的一环。他以台湾唱作才女陈绮贞为例,直指她便是一个成功的行销商品,“唱片公司以反包装的行销手法来包装她,所以‘听陈绮贞的歌会觉得自己跟别人不同’便成了卖点。”

或许此话会引起歌迷的反弹,但阿管也没说错,这为陈绮贞量身打造的行销方案,最终让她创造了属于自己的音乐潮流!

Q:音乐对音乐人的重要性,就好比画家和画画、作者和写作、编剧和电视剧的关系;那对你而言,创作是什么呢?

A:创作就是无中生有。如果你要赋予它更多的意义,也可说成“你有话要说”。我觉得,创作是人的本能,因为抒发情感本来就是本能,而任何除了抒发情感以外的好处或者坏处都是附加的。所以,如果你没有想要说的话或想要抒发的情感,根本没办法开始去创作,这是最基本的因素。首先,你必须保持着一直对人和对这个世界的兴趣,一旦对这个世界完全失去兴趣时,你就没话说了。

Q:音乐和创作对你的影响是……?

A:它最大的影响就是让我把这件事情变成事业,后来就不曾离开。不管我写歌,或担任制作人、评审、经纪人,还是跟音乐有关。除了音乐,我也不知自己可以做什么,我对其他东西没有产生兴趣。

Q:我们都知道情歌起着抚慰人心的作用,你写过无数经典情歌,对情歌有什么看法?

A:我觉得情歌是中文乐坛……或在一个相对较年轻的市场里,是非常受欢迎的部分。每个世代都有每个世代所无法表达的感情,我们当然也会有其他烦恼,可是很多人在遇到感情问题时,偏偏就会深陷其中说不出口,心里憋着更是难受,这个时候情歌就起作用。情歌,就是把一般人说不出口的话说出。(有些人认为情歌不是他们的那杯茶……)那他可以去找别的那一块啊。我觉得这点很奇怪,如果你觉得这辆车不好,可以去买另一辆,不需要一直去批评这辆车不好!这个世界还有很多的选择。老实说,这跟供需有关系,有人想听,就有人供应,这是很简单的一条理论。

Q:你如何区分主流和非主流音乐?

A.对我而言,没有这样的区分。主流,说白了,就是受欢迎程度。如果一首或许在国内乏人问津摇滚歌曲,去到国外,有数百万人在听,那摇滚是主流还是非主流?如果你的歌不被市场所广泛接受,你或许会称自己是非主流,可是,无论主流或非主流,它跟歌曲素质、这首歌是否好听,没有直接的关系。

Q:与老友萧启贤(音乐制作人)以及黎纾廷(经纪人)创办“大茶饭娱乐经纪公司”是为了推动本地乐坛发展?

A:没有那么伟大,我们只是想要做一些想做的东西,顺便让我们赚一些退休金,哈哈!我和这两位伙伴是很久的朋友,大家在各自的范畴已到了一个成熟的阶段,但都是为别人做嫁衣,所以我们希望凭着经验制造自己的内容和歌手。那你说要为乐坛做些什么?其实,我们都没有想过,我们只想试试看,在我们的能力范围内,将目前的歌手(云镁鑫、李欣怡、吴俐璇、吴禹锜、王思涵)的事业推向另一个阶段,我们不敢说大话,要把他们变成红人,只是在用我们有限的能力,把他们拉起来,塑造他们的特质。

Q:你觉得这个行业面对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A:音乐产业长期面对的问题就是Marketing(行销),音乐的行销是一个策略性的计划,因为这个行业没有太多的资金,所以很多时候,音乐人需要自己去行销自己的音乐,但自己“销”自己会有盲点。比如说,我们知道这个歌手是怎样的一个人,然后要找适合的商家去谈配合和赞助,但一个音乐人和一个行销人用相同的卖点去谈,前者或许谈不到,后者却成功谈妥。而我们就是缺乏这方面的行销人才,他们有这种口才去说服商家。

我们不只是推偶像的状态,以陈绮贞为例,她根本不是写流行歌的人,可是公司的包装和行销很厉害,我这么说,陈绮贞的歌迷一定会不爽,可这是个事实,因为我和他们的经纪公司有过这方面的讨论。陈绮贞是一个商品,公司用反包装的手法来包装她,所以听陈绮贞的歌曲时,会觉得自己跟别人不同,这就是他们的卖点,而且卖得很成功。

所以,很多人以为陈绮贞的唱酬会比较便宜,邀请她过来开唱,她会愿意过来帮忙。No,她的演唱会唱酬、制作费,搞不好比梁静茹还要高。所以,有些人就会说,她变质了。对我而言,这并没有错,她花了那么多时间去经营,当然要在作品上有回馈,这,就是Marketing。

即使是没听过阿管名字的圈外人,肯定也听过或唱过他写过的作品,包括《日日夜夜》、《接受》、《少年》、《一半》、《朋友们都结婚去了》等;阿管与萧启贤及黎纾廷在去年创站一家经纪公司,希望培养有潜质的大马歌手。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