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帆行军:躲在网络世界任意妄为

当青少年都可以透过互联网来发表自己的论述时,各类奇形怪状、满脑歪理的小朋友们就开始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态度来博取社会大众的注意。

这些不当少年企图误人子弟,宣扬偏激的思维,绝对不是未来栋梁的范本。小弟在此奉上两个关键人名:陈杰毅及余澎杉先生。这两位的共同点正如我之前说的一样,以哗众取宠来获得他人注意,势必把自己搞得水深火热才肯至死方休。

正在自我毁灭

陈先生之前就以“性爱二人组”从而打响名堂;余先生则以辱骂李光耀而被控上法庭,一时声名远播。

陈先生目前在美国躲藏,想要寻找政治庇护;余先生还深陷对自己不利的法律程序当中,而他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脱序行为绝对是正在自我毁灭。

更荒谬的是,某报章还取得与陈先生访问的机会,咨询了他对于余先生的状况,尝试制造间接性的对话。

第一,为什么要咨询一个连自己都难以明哲保身,潜逃他国的狂妄之徒?

第二,为什么余先生的事件要和陈先生划上等号?这不就有点像是在让两个疯子在对谈的局面吗?而且,这报章还让陈先生以过来人的身分指点余先生,更提及了陈先生认为余先生不该在法律程序还在进行的情况下持续煽动。

这真的让我感到诧异。自打嘴巴自然也就不在话下,这种神志不清的报道,为什么还可以面世呀?而且,整篇报道竟然还可以达到散播陈先生意识形态的作用,单凭这点,就已经让我对撰写这篇报道的记者感到恶心。新闻学好像不是这样教的吧?

带愤世嫉俗特征

其实,这两个人的特点很明显。他们都带有一些愤世嫉俗、不满现状特征。

他们积极的将自己与普罗大众划分开来,势必要成为挑战政治手腕和社会风气的愤怒青年。

他们一味的试图掀起跨越政治以及禁忌的敏感线,达到一种硬是冲击无论是感官还是价值观上的不同。

他们最大的问题是方法用错了。冲击的确是有了,但也引起了很大的反弹及反效果。

真正的栋梁应该会使用比较客观、理智及知性的做法来引起社会共鸣,而不是一再的挑战社会大众的忍耐程度。

所以我说,这两个人其实一点都不懂我们人类的社会是如何运作。他们没有手腕,更是误以为互联网就是他们的武器。躲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就可以任意妄为,大言不惭。到底是哪根经不对呀?

他们不知道互联网在特定国家是被严格控管的吗?而且犯了错不止不去面对,反而以潜逃或是继续煽动来添油加醋,他们到底是胆大包天,还是鼠辈两个呢?

个人认为陈先生如果真的有骨气就回国接受审讯,这才叫敢做敢当;而余先生若是再变本加厉,那就敬请期待铁框内的生活。栋梁该懂得能屈能伸;屈了不代表失败;能伸的时候,也得看看自己的环境还有能力。

一不小心惹来麻烦,又不懂得屈,不就又变成另一个陈氏和余氏咯!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