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装置艺术之父李健省艺术作品回顾之六:雄雌结合是活水泉源

发掘各种形态的阴阳关系是我生活里的情趣,过程中也激发了许多绘画上的思考;Santana、Simon and Garfunkel的作品,特别是那几首像《Black Magic Women》、《El Condor Pasa》、《Sound of Silence》等歌曲,百听不厌,随伴我穿越压抑的1970年代。

内涵息息相关

去年,朋友告诉我马来西亚国家艺术馆在《荒谬》(ABSURD(C)ITY)展正展出我一件1973年的平面绘画(102x288cm),《Soul and Form》系列的其中一件作品。这件平面绘画与三维度装置作品《雄与雌》(Male and Female,1973)同年代,虽然媒介不同,但内涵息息相关。

1970年代是马来西亚当代艺术史上的重要期,任何一个理智清醒有良知著述艺术史的人都不会轻易滑过一些标志性作品。

诚如一位马来西亚理科大学(USM)艺术史讲师Safrizal Shahir在2013年一篇文献写道:“马来西亚槟城博物馆州画廊(2009年)曾主办李健省石版画个展(LEEKian Seng-A Collection of Litho),大多数作品是未曾见过,甚至不知道李健省完成超过30件以上的石版画,都是在1970年代创作的。”

马来西亚国家艺术馆收藏我1960~70年代作品共14件。虽然它出版的一些书籍对历史著述有所偏差,但也有一些以往经常被朝野忽略的典藏品是值得学者们去参考的。

1973
雄与雌(Male and Female)
混合媒介130x170x210cm

生命因阴阳结合而延续,阴阳宇宙观对李健省有着无可抗拒的吸引力,它代表一种自由与开放的关系,一种互相满足的宇宙动力。雄雌的结合,是慷慨而高尚,是纵横交错的协调,是生生不息的活水泉源。

欧阳文风:

〈雄与雌〉创作于1973年,翌年在国家艺术馆展出。李健省在一片沙地上置放一个象征大炮的煤气桶,旁边是一个置放在木柱上的贝壳。大炮象征男性阳具,贝壳则象征女性性器官。一个是人为的机械,一个是大自然的产物。他把这些不起眼的东西组合在一起,让它变成一件艺术品,把周遭的生活与大自然引进创作,在当时,这是一种新的艺术创作方法。他的创作给予人一种耳目一新之感,作品意蕴深远,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