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收物被偷警方没行动 脑伤青年生计受打击

(新山11日讯)脑部创伤带来后遗症,青年多年以来靠到处捡破烂以赚取微薄的收入,却屡遭窃贼偷窃,多次报警皆不受理,让他深感无助。

华裔青年男子萧国良(33岁,亿城镇)表示,他每天不分昼夜都会在亿城镇、柔佛再也及福林园附近捡破烂,之后再把所捡的物品储存在其二姐夫位于茂奥斯汀花园工业区的工厂后巷,以及小型仓库内,等待收破烂的罗里前来载走,以赚取生活费。

他披露,从2010年就开始从事收破烂,然而,辛苦捡回来的物品多次被窃贼偷窃,让他所有的努力与心血付诸东流。

报警7次没行动

他指出,他已就此多次前往警局报案,单是在今年2月起至今,就报了7次案,但警方都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让他深感无助。

他说,他持有残疾人士证,附近的厂家清楚他现在的情况,常常会将一些不要的破铜烂铁送给他去变卖,甚至把仓库钥匙交给他存放破烂,但仓库门锁同样遭到破坏。

他说,茂奥斯汀花园工业区的治安不靖,连续发生了多家工厂遭到爆窃的案例,多数厂方对警方缺乏信心,不认为警方会展开调查行动,因此都选择不报警。

被殴伤留后遗症
脑部受创常自残

萧国良声称,他曾于1996年出于好心协助一名执法人员维修脚车,却遭到对方殴打至留下长远的后遗症,脑神经积血块导致自我控制能力不足。

他披露,出事以后,他需定时服用药物以稳定病情,否则一旦病情发作时,他会失控自残,不停地殴打自己发泄,之后昏厥不省人事。

他说,每次醒来都发现自己全身都伤痕累累,最近一次则是打伤自己的嘴巴,对此他也无可奈何。

坚持自力更生养自己

他说,病情发作前,他会感到呼吸困难,以及胸口闷热,因此骑电单车出门捡破烂时,只要一发作,他就会停放在路旁,以免危险驾驶。

他表示,在家中排行最小,共有5名姐姐及4名哥哥,父母双亡,家人并没有因为他的病情而放弃他,然而多年以来,他依然选择自力更生养活自己。

病情不时发作
雇主不敢聘用

萧国良表示,捡破烂是他唯一可以养活自己的生计,他曾在脑部受创伤后从事各类不同性质如烧焊等的工作,由于病情不时发作,许多雇主以为他有癫痫症而将他辞退,或不敢聘用他。

他披露,其二姐夫经营修机器行业,曾打算聘请他工作,但医生诊断时指他不适合从事机器业而作罢。

他指出,若非有此遭遇,现在的他早已成家立业,或从事一份稳定的工作,不会落到今日这般下场。

他说,希望警方能体恤残疾人士生活的苦楚,早日采取行动捉拿窃贼,让他无需担忧收入及日常开销。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