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协视窗:佐科的印尼大国计(7):太多过失有待补救

亚非会议是佐科当印尼总统半年来最大的外交演出舞台。他先后把握时机,展现他的外交存在威势,目的是在国内给自己人看到他敢跟外国硬碰的英雄模样,再是对外国先采取强硬态度,增加他过后的对外筹码,有所得罪又或者造成不良后果,他另外不张扬的暗中低头做补救工作。

接下来,还有一场20国集团(G20)首脑聚会,他不可能有太多出风头机会。不过,印尼是东协10国唯一有资格参与的国家,至少他还有条件以东盟领航者的这份威风,在世界主要20国场面上作适度的露面。

用半年时间张大自己的存在,佐科带出一大堆今后必须向印尼人也得对大世界交代的手尾。交代与负责,要凭真实能力也得有大智大慧才得令人信服,一旦做不来或达不到三几成,他个人失信于印尼也失信于世界,他的印尼大国宏愿就大打折扣了。

南海问题刺伤中国

跟中国的交往,佐科或许对中国认识不深,也可能外交经验过浅,他留下可能引发不良后遗症的手尾。

3月下旬,他启程访问日本与中国,这是他当总统以来首次出访东盟以外的国家。他选择日本为第一个访问国,外交上已经明显表示他最重视日本,跟着去中国,也意味着印尼的未来不能没有中国的参与。

问题是他在同一时间发表他对南中国海岛屿领海主权争执的见解。他说中国自称拥有南海主权的说法,缺乏国际法上的基础。他这么说,根本没有确实的顾及接下去跟中国紧密的关系。

在即将访问中国的时刻,说出那么刺伤中国的话,不管他的论点多有事实根据,作为一个外交初哥,而印尼又得向中国要钱的情况下,佐科都不宜将内心本意说出来。

后来,访华行程无风无浪,并不表示他的说话没有不良后遗症。

就是不肯说“新年好”

佐科过后继续有相似的失策,是主持亚非会议之前,又正逢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很给面子到访印尼,他下重话讥讽联合国是个虚有其表的无能巨大组织。其实,接下来,印尼在医疗卫生、教育、社会建设及金融各领域都靠联合国出力扶持,他开口得罪联合国,是十分不智的过失。

华人农历新年,他没向印尼华人拜年。之前几任总统都会给华人说几句新年贺喜说话。尽管这是官样动作,但是说句新年贺词不用本又不费力。到媒体及身边重臣一再提醒,佐科就是一句“新年好”也不说。他忘了,他能坐上总统权位,印尼华人在财力人力方面出了最大一分力。

很可能,他亲口答应过要为当年排华事件追查真相的承诺,也无意兑现了。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