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经济转型中系列177: 全球化 城市化 数码海啸 大马是游泳或溺水

弗朗西斯培根(1561年至1626年),英国哲学家和科学革命之父声称三项发明改变了世界。

首先是印刷,他认为这是“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奖学金”,改革了写作。

二是枪械资源,它结束了骑士精神,改变了战争,并由此发展国家的新管理形式。

三是指南针,它使世界各地的地理探索变得更广阔也发掘了如哥伦布和瓦斯科达伽马般的伟人。

当然,这些欧洲探险随后也导致了所谓的“新世界”殖民化,当然包括当年的马来亚。

也许,在未来,哆啦A梦的“任意门”(日语为Dokodemo门)发明将极大地改变物流体系,减少交通拥堵,随后影响社会经济。

现在,三个现象已经改变了世界,特别是如大马般的发展中国家。

他们是经济全球化,数码化(以资讯、技术与通信位代表)和城市化。

全球化加剧商品服务以及资本的流动,这导致生产方式的变化。

数码技术的飞速发展(通常指的是信息和通信技术即ICT)使信息流动也促进发展。

市场营销大改变

也许,ICT最大的影响是对市场营销和在线业务造成如雨后春笋般的改变。

城市化则造成将人口从农村到城市或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通常是从相对较小的发展到较发达)转移的变化。

这导致人口在城市中心的稠密,从而增高生活成本,也导致公益性不足,购买力和劳工人数之类的问题。

国际移民则导致人才流失,以及所有类型的社会和政治问题。

不管你喜欢与否,大马一直面临着这种“三重影响海啸”。

这海啸不仅会发生而且会越来越严重。

因此,重要的问题是,我国是否能继续“优雅地游泳”,或在全球化、城市化、数码海啸“尴尬地淹没”。

经济全球化3年快增

阿克塞尔德雷尔(Axel Dreher)创建了“全球化指数”,而其分类指数包括经济、社会和全球化政治。

随后,这些指标都不断通过他在瑞士苏黎世的瑞士联邦理工学院更新,也被用来作为全球化水平的指标。

根据图1,大马的经济全球化在2009年,2010年到2011年这三年内迅速增长。

城市化是一个缓而有序过程,而信息通信技术则迅速地发展。

然而,重要的是大马的发展速度与其他国家比较时又如何呢?

城市化进度落后

出人意料的是,在全球化经济方面,我国的水平比某些先进国家和金砖国家高。

信息通信电信(ICT)的发展为数字化的代理相对来说是我国的弱势。

韩国在ICT发展方面属于世界第二个好的,其指数远远领先于大马。

然而,高排名并不一定是好的;例如,在英国,其公民大肆批评他们的政府采取过度自由化的ICT部门,并允许外国企业控制主要ICT公司和技术。

另一方面,中国在网上业务上强劲挑战美国;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阿里巴巴或淘宝网。

也许,这是源由于中国的高人口和生产成本低。

其他国家,包括我国并没有享受到这种独特性,因而更需要充分利用这些因素的益处。

在本土化方面,持续的城市化将为我国经济社会带来好处,也可能造成威胁。

大马至今已适度城市化。

虽然相较于先进国家,我国仍然落后,但比中国、印度和南非好。

这意味着大马可以进一步城市化。

如今,大马发展得较好的城市都集中在巴生谷(繁华都市如吉隆坡和八打灵再也),以及如新山、怡保、槟城市中心和古晋的某些州首府。

我国领先东盟国

把“其他国家”分为三组(一)东盟国家、(二)发达国家、以及(三)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统称为金砖国家BRICS)。

第一组(东盟)反映了我们与邻国的比较。

第二组(发达国家)反映了我们的基准,因为我们希望成为其中之一。

第三组(BRICS)则被认为是“超级快速经济发展中国家”一样,这犹如当年被列为“亚洲四小龙”迅速发展的大马。

这三组分别示于图2与图4中。

大马的发展,在经济全球化、城市化和数码化这三个方面中明显地比除了新加坡以外的所有选定的主要东盟国家好。

全球化大势所趋

全球化,通常是指开放的贸易和投资机会。全球化不是一个新事物,但中国最新提议的新丝绸之路可能会改变世界经济,因此备受全球关注。

再加上迅速发展的信息和通讯技术,小米的全球在线业务更显示了人们可以彻底改变做生意的方式。这两种未来可能会影响全球贸易与营业的方案与模型都涉及中国。

事实上,弗朗西斯培根的“三大改变世界之发明”即印刷、枪械和指南针都源于中国。

全球化加剧了商品、服务以及资本的流动,这导致了生产的位置和方法的变化以及增加了国际贸易。

几十年前,中国已经因为其“反全球化”和“反贸易”政策而被美国孤立。然而,当中国放宽他们的经济,出口也因此开始增长时,美国和欧洲开始违反原为他们推崇的自由贸易精神,对中国甚至韩国纳收新的关税等等。

因此,自由贸易只是欧美控制的一个游戏?我们在只有它能给予我们利益时候实行,而当无利时推退?

无论答案如何,全球化是一个不可阻挡的过程,它可以是机会或威胁,它的影响波及任何国家当然也包括大马。

中国新丝绸之路影响大马

在未来的几十年内,中国也许能为世界带来轰动的惊喜。这惊喜莫过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的“道路”。

它(“道路”)不仅包括土地,也包含海上和空中“道路”的发展。“新丝绸之路”的一个简单的谷歌图片将显示经济带并涉及通过中国北方连接至中东,其中路经莫斯科和欧洲(土耳其、鹿特丹和威尼斯)的公路或铁路。

据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库的数据显示,2013年大马的主要出口和进口目的地是新加坡、中国、日本、美国和泰国。除了中国,其他国家都不属于丝绸之路的经济带。

也许,最有可能受影响的欧洲贸易国家是荷兰、德国、法国和意大利,但其交易的数量都没比我们的5大贸易目的地多。

海上丝绸之路可能给予我们最大的影响,这是机遇还是威胁呢?它依赖于一个非凡的大胆举措,即与泰国就像开发“苏伊士运河”般打造“马泰运河”。

比起大马,海上丝绸之路将更有利于新加坡港口。

在“马泰运河”,通过马泰边境穿削显著降低了运输时间和成本。因此,大马与泰国可以更肯定自己能受益于任何成功的中国经济计划,或新丝绸之路。

泰国克拉地峡运河计划启动

一些历史信息对大马来说也许是可怕的。

据认为,早在1677年,泰国Narai国王已经提出开发泰国运河克拉地峡(在泰国南部边境半岛最狭窄的部分)。

这种想法最近重新提出,而泰国更对其境内的各种位置做出可行性研究。

在2015年最新发生的便是中国与泰国的合作建议。

这会对我国经济会造成什么影响呢?

尤其是若泰国单独或与中国合作发展港口和航运业?

缔造双赢泰运河合作似乎非常符合衬托中国新丝绸之路计划。

试想一下,若我们进入与泰国的合作计划(甚至包括中国),那边会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试想我们沿着这条运河发展北边的港口,那么也许有一天大马的港口将会比新加坡港口繁忙,而这是现如今不可能发生的。

那么,我们就可以在全球化的浪潮中愉快地“游泳”。

总结:大马须加快发展脚步

大马比其他先进国家(包括新加坡)在全球化、数码化城市化的过程中稍差,但比起其他东盟国家和大多数金砖国家依然属于较好的。

对于经济全球化,有些人认为它是殖民化的一种新形式,然而有些人则认为它可以作为商业机会的大窗口,制造更多的商机。

现在中国有海上丝绸之路的计划;新加坡如所见般在其转口贸易和服务行业拥有出众的实力;泰国则似乎再次打算并计划建立一个海上运河。

为此,我国需要迅速采取行动,以确保我们至少能在经济全球化的浪潮中继续浮游而非直接淹没。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