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他主义 弯腰做善事

用行动,重新定义年老的价值。燃烧自己为社会奉献,54岁陈勇錩以“身”作则,用“微”力去“扶”贫,做更大的“梦”。

义不容辞为有需要的年迈者、残障者申请福利金,令他们安然度过难关。决定了,勇敢立大志,弯腰做小事,陈勇錩以“利他主义”激励自己前进。

扶贫之道要做趁现在

年轻时,有着一颗善心,希望让世界更美丽,但进入职场后,穷忙、打拼、没时间,种种压力逼使自己错过很多次扶贫机会。

44岁那一年,因患病经历生死一线,陈勇錩悟出“要做就趁现在,别后悔!”,开始了他的扶贫之路,帮助过大大小小数百个残疾人士,来回穿梭上百次福利局,只为了替他们解除困境,重拾信心。

扶贫原来也可以成为一种职业。他不为“名”。

不为“利”,却喜欢做“利他”工作来激励自己继续前进,用涓滴力量协助弱势朋友展现笑靥,陈勇錩就是这么的一个人。

他事业有成,经营开心花生有限公司,也许正是希望每个人吃到他的花生都可以开开心心的,结合工作与义工信念,陈勇錩默默展出另一种充满感动的人生观。

采访当天,陈勇錩一边整理着桌上厚厚一本写满残疾人士名单的簿子,还有一堆的OKU卡,一边跟身旁的弱势朋友解释如何申请援助金的程序。曾接受过他帮助的游群珍悄悄跟记者说:“他是一个好人,村里的人都知道,一旦他知道村里哪一个老人有需要,他自己有工作也会热心去帮助。”

申请残疾人士识别证

现年57岁的游群珍,8年前被诊出手脚无力,失去工作能力,经济拮据,陈昌錩知道后二话不说帮助她申请残疾人士识别证(Orang Kurang Upaya,即OKU卡),游群珍感激地说:“我不识字,又不会讲马来语,又找不到工作,幸好有他的帮忙申请OKU,每个月领200令吉的援助金。早前手上生了一个瘤,照了X光做了手术,因为有了OKU卡,才可以免费治疗。”

陈勇錩笑指游群珍也是让他头痛的一个援助者。

“她的记性不好,常常忘记东西,有时候带她去看医生忘记拿OKU表格给医生填,有时候带她去福利局又忘记拿身分证……,前前后后来回她的家50次,就是要提醒她这个那个,还真的拿她没办法。”

46岁的周志平在10年前被巴士撞后逃,让他失去一条腿,在医院数个月没人理,某一天,周志平的身分证被人挂在陈勇錩的家门口,似乎要寻求帮忙。

“这种事情经常性发生,我去找村委会问才知道他的状况,之后协助他申请OKU卡和装义肢,因为他还有工作的能力,可以自力更生,所以每个月领取350令吉援助金。”

助人为乐

扶弱济贫,给老者和残障者施以援手,让他们感受人间的关爱和温暖,是陈勇錩毕生的心愿。

2005年,陈勇錩因患上肾病需要一笔庞大医药费用到中国换肾,碍于当时经济状况不允许,他只好自己去申请社会福利援助金,却不得要领,让他非常沮丧,后来经家人和朋友集资筹获医疗费才顺利熬过。

但这个惨痛经历让他有所觉悟,当自己康复后,他也要尽已所能为需要帮助的人伸出双手。

因为比别人更深刻感受人生的无常,也更了解申请社会福利金对老人和残障人士的重要性,2009年开始,陈勇錩除了兼顾自己的事业之余,亦毅然投身义务帮助申请援助金行业,一家挨一家,一个接一个,载他们去医院,带他们上政府部门,就连政府官员每一次看见他,都会说上一句:“怎么又是你!”,但陈勇錩却一点也不喊累,只是希望能借此尽速改善他们的生活。

帮助多一点快乐多一点

一粒麦子,可以变成一整片绵延的麦田。

刚起头的时候,陈勇錩并没有料到会把单纯想助人的行为做得这么多、这么久,算一算,陈勇錩的助人名单里累积了相当多的个案。

“第一老人和残疾人士因为不谙马来语,到了政府部门也形同鸡同鸭讲的局面,往往就错过了可以申请的机会,第二加上他们的行动不便,如果没有人愿意去帮忙他们,也就等同放弃,后来是想,有能力就多做一点,自己也不会吃亏,心里其实是很快乐的。”

曾经,陈勇錩因为来不及帮助一个残障者而自责和伤心,“今年新年期间,有人跟我说在村子里有一个没有双脚的流浪汉在街边躺了一个多月,我到现场了解发现他并没有身分证,也听说他以前干坏事被人打断双腿,我不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只要需要帮助的,我都会尽力去做,之后替他办好证件,年三十晚到福利局去,安排他到家庭护理服务,还没等到援助金的批准信,年初十就接到他去世的消息,心里真的很难过。”

遭遇困难和批评

一路走来,不是没有遭遇过困难和批评,曾有人嘲笑陈勇錩说:“连有血缘的人都不帮他们,你是一个外人还那么热心?”听到这些话,对陈勇錩而言,难免一种打击,但更多时候,陈勇錩选择对这些负面话充耳不闻,坚持走自己的路。

“但是,我最不能容忍的是官员说我从中牟利,跟援助者收取费用,才会那么积极帮助他们。坦白说,听到这些话,心里又气又闷,只是想让人与社会的关系变得更暖和更近,难道是一种错吗?虽然每天都很忙,但能够帮到别人,我觉得自己过得很有价值。”

人生价值

对的事,持续做,就会看见成果。人生的面向可以很丰富,如同陈勇錩风雨不改拎着弱势朋友走了一趟又一趟的福利局,对同样的人,说一样的话。

“有一些官员很好奇问我:为什么都是你带他们来?我的回答永远只有一个:“我就像他们的家人,他们看见我就会很安心。”等待援助金批准的过程,最快可以是2个月,慢则需要等半年时间,陈勇錩也会因福利局处理效率慢而心急,到福利局投诉一遍又一遍,让官员看见他也是又惊又喜。

“但是,看见批准信寄来的那一刻,我手上的毛发都会站起来,真是太高兴了!”陈勇錩在“利他”中看见自己的人生价值,他认为做义工不仅可以建立自己与人互动的信心,也激励他在职场发展取得更好的成效,更难得的是,感受来自草根间的真情,就是一种千金不易的珍贵感受。

“大家会觉得我做好傻的事,但家人支持我的决定,我帮助他们找到更坚定的方向,就觉得人生充满意义。”

申请程序

小小行动,利己利人,陈勇錩协助弱势朋友申请残疾人士识别证以及援助金的步骤,其实很简单,只要多花时间厘清申请程序,一点也不难。

步骤1申请者必须获得诊疗所的推荐信函,以便可以到政府医院去做检查,因为福利局只接受政府医院的检查报告。

步骤2拿到推荐信后,要预先联系附近的政府医院,安排好医生就诊的时间。接着载申请者到医院去接受检查。如果没有与医生做好预约,医生是不接受申请者的身体检查。

步骤3在医生的检查完毕后,把申请OKU的表格交给医生填写,以便可以提交到福利局。当然,OKU表格并不能马上可以领取,必须等到医生填完,之后在家等待消息。

步骤4向医院跟进是否医生报告已经填写完毕。若已经填写好,去医院领取报告后,载申请者到福利局,协助申请者申请OKU卡和援助金。步骤5福利局在审查完毕所有的资料后,将会作出决定。福利局会把信函寄给申请者,若是批准了,申请者将获得OKU卡和援助金。


知多一点点

社会福利局(Jabatan Kebajikan Masyarakat)援助对象归类7种:

1.儿童(依据2001年儿童法令所释示)

2.残疾人士

3.老人

4.贫困人士(依据1977年穷人法令所释示)

5.家庭(即少女及妇女、单亲、家暴受害者、穷人及拥有家庭问题者)

6.天灾灾民

7.慈善福利团体

各福利金及援助金申请条件

1.贫穷家庭儿童福利金(BKK)

条件:贫穷家庭孩子,或独立抚养孩子的单亲妈妈,或父母患病、失去工作能力、残障、被扣留者,孩子年龄必须18岁以下。援助金:每个小孩每月可获援助100令吉,家庭成员超过4个小孩者,所获援助金顶额为450令吉。

2.老人福利金(BOT)

条件:必须60岁以上,没有工作能力者或退休者,以及家庭成员无能力支助者。

福利金:每月300令吉。

3.残疾人士工作津贴(EPC)

条件:自雇或受雇者,个人每月收入不超过1200令吉,没有住宿在残障之家的残疾人士。

福利金:每月350令吉。

4.没有工作能力残疾人士的援助金(BTB)

条件:个人所得不超过贫穷线收入(PGK),年龄介于18至59岁。

援助金:每月200令吉。

●看护卧病在床残疾人士援助(Penjaga OKU)

条件:24小时照顾卧病在床的残疾亲友,家庭收入每月不超过3000令吉,本身照顾而不是聘请佣人代劳。

援助金:每月300令吉。

●养子援助金(BAP)

条件:不幸儿童、孤儿或无亲无故的孩子可以继续在领养的家庭生活,以减轻领养家庭的负担。18岁以下的无父母的孩子,非通过1952年领养注册法令或领养的孩子。通过福利部”领养孩子计划”领养的孩子。

援助金:每月250令吉,若抚养超过两名以上的孩子,一个家庭每月最高可领取500令吉福利金。

●义肢/辅助器援助

条件:必须是已向福利局注册的残疾人士,必须由政府或医药专家推荐,每月收入少于500令吉,或是没有能力购买自用义肢/辅助器者。

援助:购买义肢、拐杖、轮椅、助听器、特制眼睛、特制鞋及由医生或医药专家建议的器材。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