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纠纷的破坏性

如果看坏后市,不是应该把手上的指数股卖掉,到1760点再买回?

同样的,我们也可以说,股市跌不破1800点,下一步就是要挑战1860点,左右逢源,说来何其顺口,何其容易。

另一种说法更有趣,说的是政府怕服务税(GST)推行会引起负面效应,因此把股市推到1850点以上,冲淡GST的打击。

之后呢?曾几何时,市场对GST这么好了?这种传言,听听就好了,不必当真。

我和健城是有点失去方向,股市起起落落,转眼间4个月过去了。我们选中的股票组合看不到很突破性的进展,这和过去四年有很大的分别。

摊开报章,我们看不到很振奋人心的消息;就算是经济转型计划亮丽的报告,也被政经和社会的纠结新闻所淹没。

说到政治,我们觉得两边都是那么令人失望,难道没有更好的人选了?

说到社会,我们华教董总的闹剧更是让我们看傻了眼。双方“杀”红了眼,已经到不死不休的地步。如果董总是一间公司,我们又是小股东,可不知道如何是好。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董总是家公司,那么解决方法就简单得多了。

去年富达(PRTASCO)的股东纠纷,可以借鉴。当时两派已经到了决裂地步,唯一的方法就是罢免对方,甚至闹到一星期开两个特大的情景,结果当权派技高一筹,成功退敌。

势雄者胜不变定律

董总的格局不在上市公司,所以管制上没那么严,不然双方各自指责的弄权、贪污、甚至连开个特大也无法鉴定谁才有理的情形。

如果上市公司闹到这步田地,证监会肯定有个明确的指示。

同样的,股东或董事交锋,我们很少看到涉及行政阶层,或者让行政停摆,可能这是公司最简单的规矩吧:股东纠纷,不宜影响公司操作,毕竟股权斗争很少见到50:50的,总是会有优胜劣败。

今年我们就见到英特格斯的私有化,还以为董事经理阿敏有一拼之力,却还不是一样弃甲投降。在商业竞争里面,势雄者胜,是不变的定律。

股东利益受损

不过,上市公司也会面对无法解决的个案的。我们重点买入的商峰(PUNCAK),就是卷入政治风波,无法顺利脱售资产,闹到尾大不掉的尴尬场面。

一再延迟脱售计划,问题是延迟只是形式上的行动,管理层没有的给予投资者明确的指引,而让市场因为涉及的是政治较劲,也越来越没信心,加上公积金局一直在卖,对公司形象带来极大破坏。

所幸公司将召开股东大会了,投资者应该把握这个机会要求董事局有个交待。

投资者一般不喜欢有股东纠纷的公司,因为万一打起官司,很可能纠缠几年,连公司发展也耽搁下来,更别说股东利益了。

我们上周也没什么大动作,仍然是守株待兔。

我们继续买进商峰2000股(每股2.60令吉);侨丰控股(OSK)2000股(每股2.05令吉)和SONA石油(每股42仙)。

由于CLIQ能源凭单收市稍起,我们可以等多一周再决定要不要买。拜股价波动之故,我们的组合回酬稍跌至4.36%。

免责声明:

除了股票基本面,本文内容纯属虚构,所有提及股项纯属学术上或经验上的建议,读者若有兴趣投资,应该自行深入研究或询问股票经纪才决定,盈亏自负。

我们鼓励通过正确的投资方式创造财富,文中的建议,都有一个完整的买卖纪录。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