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农立业:油棕的挑战

新种或翻种油棕的第一个念头是种那家种植公司生产的DXP种籽或克隆。在大马做出决定并不难,因为各公司出售的种籽都有官方的品质保证。

选用优良的种植材料谁都想,因为它们鲜果串多、榨油率高、树身长高慢、甚至叶子短,树冠小,可以增加种植密度,提高每公顷地产量。

通过遗传研究,估计油棕每年增长1-1.5%,和玉米相同。增产的体现要有理想的环境及管理到位的条件。

增产的重要意义在于世界人口攀升,植物油每年增产3-4%,棕油5-6%,才能解决粮油的世界市场需求,也可舒缓耕地的压力。

油棕经济寿命20年

作物增产出现的问题是肥料的应用和环境的考量。肥料的原料是石油化学产品或不能再生的矿物。明显地,用肥的哲学在于实効,其中的学问包括认识土壤、气候、植物生理、树种和树龄等。

一般上,油棕的经济寿命20年,每年每公顷用肥约850公斤。如果园丘也以老叶、空果串及油厂排放的污水做有机肥,那么矿物肥的用量可减少15%。

大豆每年每公顷用150公斤矿物肥,大豆能固定及利用大气的氮素,减少氮肥的用量。油棕不是豆科植物,没有这种优势。

大豆每年每公顷产油0.6吨,油棕每年每公顷产油4吨。这等于每吨大豆用250公斤肥料,油棕只用213公斤。大面积种植的油菜籽,每吨油则用肥230吨。

善用肥料没环境问题

至于肥料及农药的残余或污染问题,其实善用肥料,不会有环境问题。油棕幼龄期多用刹草剂,成龄期主要用杀虫剂。一本颇具权威性的书2014年在法国出版(60页),谈的是油棕种植引发的争议。书中提到,由于油棕高产,每吨棕油如有残余农药,含量必定比大豆油低。

油棕的三大病害有东南亚的俗称灵芝病、西非的镰刀菌枯萎病及南美洲的芽腐病。灵芝病的“完善”控制方法还在研究中,目前的可行方案之一是利用微生物抑制病原菌。

镰刀菌病害可用农药或抗病品种。至于南美洲芽腐病,50年来无法鉴定病因,一至到最近几年,哥伦比亚一位种植人和一位老研究员坚持病原菌是露菌,我不认同。上述那本书也不认同。在这本书出版前夕,老人家离世,安息吧朋友。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