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沸志:陈团英有个“夕雾花园”

马英小说家陈团英(Tan Twan Eng)是槟城人,1972年生,他在伦敦大学修习法律后,执业于吉隆坡某知名法律事务所,现居南非开普敦专事写作。

第一本长篇小说《雨的礼物》(The Gift of Rain,2007)即以日侵时代为背景,出版后入围当年的曼布克初选名单。

中选多个文学奖

《夕雾花园》(The Garden of Evening Mists,2012)是他的第二部长篇,继续刻划日本侵略战争及其后遗症,书出版后入围2012年曼布克决选名单,赢得2013年的曼亚洲文学奖与华德‧史考特历史小说奖,2014年入围国际IMPAC都柏林文学奖,可见颇获肯定。

过去马新报章提到陈团英时,曾将他的名字译成“陈德黄”。他说天晓得他们从那里得来的灵感。译名还是“名从主人”吧。

《夕雾花园》安排了第一人称叙述者张云林讲述一个战争悻存者的创伤与记忆的故事。1986年,63岁的法官张云林提前退休,前往金马仑高原一座“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的“夕雾”(Yugiri)花园,追忆一段四、五十年代的往日时光。

趁仍有记忆了心愿

暮年的云林意识到自己日后可能失智,想趁仍有记忆能力完成未了心愿。她开始写回忆录,并同意与日本历史学者吉川达治教授会面。达治对“夕雾”花园主人中村有朋的浮世绘作品颇感兴趣,专程来马,想说服云林助他一臂之力,完成一本研究有朋的艺术专书。

云林生长在马来亚槟城的一个华人富裕家庭,从小接受西式教育。在一次赴日本的家庭旅游中,云林的姐姐云红对日本庭园一见倾心。1941年底,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侵占马来亚,云红沦为从军慰安妇,云林被迫替日军做通译等事,想要建造一座日本庭园的欲望成为支撑她们活下去的力量。日本战败前夕,云红跟其他战俘一块牺牲,只有云林逃出生天。

1951年,云林28岁,已历尽沧桑,她决定履行对姐姐的承诺,为她造一座日本庭园作为纪念。她前往金马仑高原探视父亲的老友荷兰人麦格纳斯,一名从南非自我流放到马来亚的茶园园主。他引介云林前往邻近的夕雾花园拜访有朋,请他帮助建造花园。有朋拒绝了,但同意收云林为徒,让她日后自己造园。

“金百合”机密计划

云林在夕雾花园师从有朋期间,渐渐知晓有朋的多种身分。他曾是日本天皇的御用园林师、版画家、浮世绘艺术、文身艺术家,后来两人成为情人。某日,有朋独自走入山林,从此失去踪影。失踪之前,有朋在云林背上刺上了一大片文身。

之后云林回到吉隆坡,在司法界工作,成为马来西亚第二位女法官。在与达治会面之后,云林决定让他一睹有朋的文身作品,达治也揭露有朋参与日本政府在战争期间的“金百合”机密计划,藏匿在占领地所掠夺的珍宝。据达治分析,云林背上文身可能就是宝藏位置图,那其实也是她姐姐埋骨之处……。

(待续)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