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总行政部遭占领” 叶新田:将与中委商讨确立邝其芳地位

(加影9日讯)董总主席叶新田博士以“香港占中”来形容董总行政部遭“占领”一事,并指将在中委会讨论如何让新任首席行政主任邝其芳上任,确立其地位。

重新受委首席行政主任的邝其芳今日也出现在董总,不过他只是在行政部门外不远的凉亭逗留。

当记者询问是否来办公时,他只回应“是来看看”。

邝其芳拒发言

对于记者询及要如何办公,邝其芳以“问主席”,将回答的责任推给了主席,过后也以主席是对外发言人的机制为由,拒绝再与记者对话。

邝其芳在亭子逗留不到20分钟后就离开董总。

“主席拥人事权”

叶新田挑战任何不服“开除”决定的人士拿出聘约书来看看,上面是谁的签名。

“聘约是我所签,主席就是代表整个中央委员会签给你,今天开除你当然是主席代表整个中委会。”

他也不点名揶揄董总秘书长傅振荃在这起事件上,声明人事权是由秘书长负责的谈话。

“另外一个人说只有他可以,主席不可以,请他可以拿出聘约看看是谁签名。”

指孔婉莹不守法令

叶新田也说,根据工业协调法令,孔婉莹若对此决定感到不服气可以带上工业关系协调庭。

“但是她带着一大批人抗争,甚至认为中央委员会非法,她有遵守基本的雇员法令吗,她都不遵守,怎能要求其他人遵守,这是严重问题。

叶新田认为,孔婉莹是故意抹杀中委会的决定。

坚决委邝其芳任首席行政主任

当媒体再追问叶新田,如何看待邝其芳“办公”一事,他指中央委员会授权请了新的主任后,以为能够在5月8日就开始筹备工作。

“现在连办公室都被人占领了,好像香港被占中了。那现在要怎样办公?我觉得这是当前我们所要关注的问题。

“如果一个委员会开会,请了人,都没有办法来开,后果是怎样?这个会也不能够下去了,这个也是我们所要考虑,所面对的问题。”

他说,当权派的中委立场非常坚决,就是要落实委任邝其芳为新任首席行政主任一事。

近期将召开中委会

“但是占领能够持续多少天,我们也不方便在这里说。但是我在这里要坚决告诉大家,我们是坚决要落实。”

他说,如果中委连这个事情都没办法落实,那“不倒台,也要倒台了”。

他说,请了人但进不到去,又有人能够抗拒,那这批中委也是没有用,属名存实亡。

询及在目前的情况是否会要求邝其芳每日都到董总来上班,叶新田说照理上,邝其芳有合法地位,理当每天都要来上班。

“至于我们怎样去处理,以免被人说是一言堂,还是近期召开中委会来决定。”

开特大需中委决定

叶新田说,特大事宜需要通过中央委员会来决定。

“(州)的确有来信要召开,但是也必须要根据章程,我已经把这个议程列入中央委员会里去谈,看这样的要求合不合理。”

叶新田指出,如果中委会认为合理,就会召开特大,反之就不会,也会跟社会人士交代。

未能出示受委信改革派曾促离开

叶新田再添新保安

叶新田再添新保安,不过由于这几名身穿黑色印有“保安”字眼T恤的印裔大汉,未能第一时间出示受委信,改革派中委一度要求他们离开董总范围。

今早9点30分左右,有5名印裔大汉进入董总范围,走到行政办公室大楼外观望。

改革派中委锺伟贤和吴茂明在10时25分左右,向他们了解情况,对方声称是主席所委任,也说,“你要问问你的主席啊,主席在哪里?”

虽然也们声称是由主席委任,但是未能出示受委信,只能通过Whatsapp信息,证明来自一家叫做CCSB(Cheras Corp Security Berhad)的公司。

秘书长傅振荃出面向他们讲解情况,也要求对方列出名单和提供大马卡作为记录,他们也很合作。

穿黑衣保安临时雇员

保安人员拉古虽然一开始说话时稍显生气,也声称主管指示他们不能离开董总范围,但在改革派领导说明隐忧也允许他们留下之后,说话才显得比较客气。

询及为何新加入的保安人员不是身穿蓝色的正式服装,而是黑色便衣T恤,拉古指蓝衣是正式职员,而黑色便衣属于临时职员。

拉古也说,叶新田方面申请要求有8名保安人员前来,但今早只有7人来。

锺伟贤后来也说,只是通过短信的方式出示委任内容,其实不能够被接受。

“傅振荃无权列5
07为公假”

另外针对傅振荃日前发函宣布5月7日为董总行政部“公假”,叶新田炮轰,除非董总是“傅振荃有限公司”否则对方无权如此做。

“如果7号当天,已经到社团注册局(把董总)改为傅振荃有限公司,他就有权宣布。如果还是董总,就由不得秘书长说了算,因为秘书长没有这样的权力。”

对于傅振荃为首的改革派和行政部人士以撤换孔婉莹是叶邹的个人决定,叶新田重申这属于“中央委员会的集体决定”。

指傅振荃霸道

“他(傅振荃)说,只有我能够决定,要开除她(孔婉莹),要她留就留。所以一个人像这样的霸霸道道,不把会放在眼中的秘书长,到底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他也询问支持改革派的社团,若该社团的秘书长或总务宣布“你们都不能决定,只有我总务能够决定,总务权力最大”,华社是否能够接受?

他说,华社有至少1万个注册社团,若所有雇员不把领导层看在眼里,只遵守一两个人的决定,这样是什么团体。

“这样来说,国家也无需雇佣法令,他要什么就什么,主席只需负责签名就好了,什么都没有用。”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