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新优越感

十年前,笔者曾经写过人生中第一篇正式评论,题目就是“崇新优越感”,主要是指大马华人崇拜新加坡之余,还莫名其妙地因为自身和新加坡沾上边,而从内心油然升起的一种优越感。

仿佛只要大马人有能力在新加坡,不论读书、工作、生活、赚钱,就算是洗大饼的,会说几句蹩脚singlish,也会感到无比自豪,高人一等,异常优越。然后自我感觉良好似的,仿佛从高处俯瞰一众没有能力、素质低落,尤其选择在新山就业的大马人。

当时是在新币兑马币2.23的时代,笔者已深切感受到,这股大马华人崇拜新加坡的潮流,尤其在样样都比新加坡弱的边城,新山。

新加坡是世界金融中心,拥有世界一流机场海港;世界著名花园城市,街道干净整洁;经济发展蓬勃,尤其蓝领阶级的工人多为大马人;世界著名教育品质优良国家,尤其数学和英文更是东南亚国家中的佼佼者。

数字计算人生价值

也由此“养育”了许多对新加坡政府异常感恩感激的大马华人,不论是洗大饼还是洗厕所,都是新加坡(或李光耀)供给他们异常珍贵的薪水和食物,让他们可以养家活口。

新加坡就是东南亚国家中,在各项指标都拿A的优等生。刚好坐落在精英班隔壁的新山人,就强烈感受到新加坡优秀的气息,从低处仰望这位优等生,除了欣羡还是欣羡,最后病态地衍生出只有大马华人才强烈显现的“崇新优越感”。

从小,我就对身边人表现的优越感深感疑惑。亲戚朋友会因为在新加坡工作赚新币,无形中流露出高人一等的姿态。有些人会问,你在新山拿多少薪水?然后下一句是,读这么多书,赚的钱都不如在新加坡扫地捧咖啡的呢!偶尔说话硬是要掺杂一两句英语,来表现自己和新加坡的关系之亲密。在新山大肆消费,抢购一篮子车的日用品,口中频呼好便宜。

崇新优越感更严重

究竟是怎样的环境,豢养了一群拥有如此心态的人群?当生命的价值只剩下薪水、新币、拼命赚钱、拼命花钱,人生的价值观是否就只以数字来计算?

当时笔者那篇评论刊登后,报馆随即接到读者批评投诉,主任鼓励说,这代表这篇评论有人看,而且有争议未尝不是好事。以前没有面子书,对于某些课题的互动交流仅限于此。

如今,面子书的盛行便利了大众发表言论的方式,不须通过报馆也能和大众中的小众人口互动。十年后,新币兑马币已上升至2.7了。

从近期李光耀逝世,以及新加坡勇敢发言的异议少年余澎杉被控上庭案件,在面子书各小圈子引发的两派争论,我发现在新币持续膨胀的年代,大马华人这股“崇新优越感”也是以2.23到2.7的上升程度,持续膨胀了,他们崇拜新加坡的病态思维,只有比十年前更甚,没有更少的。

十年后,我选择重新再以此题目写专栏,题目完全不用更改。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