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排斥Google是商业保护主义

你听说过Gafa这个词吗?它还没有在美国这边流行起来——我猜它不会流行——但在法国,这个词已经变得如此常见,以致于报纸几乎不需要阐明它的含义,每个人都知道Gafa代表什么:谷歌-苹果-Facebook-亚马逊。

在美国,我们通常认为这些公司是四个不同的实体,相互之间竞争激烈。

但是在欧洲,没有规模和地位可以与它们相提并论的互联网公司,所以就像《金融时报》吉迪恩拉赫曼所说的,它们“代表了邪恶的美国互联网帝国”。

欧洲每10个互联网搜索中就有九个使用了谷歌,这个比例比美国本土还更甚,而这只是Gafa在欧盟成员国中占据绝对主导地位的一个例子而已。

毫不奇怪,无论这种取得主导地位的过程有多么公平,它都引起了欧洲人的担心。

忧美国文化入侵

法国一如既往地担心美国文化的入侵。德国人担心一个比本国工业更加高效、利润更高的工业崛起。

行业领导者,特别是出版、电信,甚至汽车行业的领导者,担心美国的互联网公司会颠覆他们的业务,吸走他们的利润。

欧洲大陆有很多政界、商界人士和监管者都觉得有必要开发自己的互联网平台,或者,至少趁现在还有时间,要捆住美国大型互联网公司的手脚。

我提起这些,是因为欧盟新一任(她去年11月上任)的竞争事务专员玛格丽特韦斯塔格尔在五年的调查之后对谷歌提起了反垄断诉讼。

该案的核心在于谷歌是否利用其在搜索领域的霸主地位,让自身的购物服务受益,令竞争对手处于不利境地。

韦斯塔格尔还启动了一个针对谷歌Android移动操作系统的调查,并表示如有需要,欧盟还将调查其他潜在的违规行为。

宣布了针对谷歌的指控后不久,韦斯塔格尔在华盛顿发表讲话。“我们不是嫉妒;我们与谷歌之间没有宿怨.”

她说,“在所有的案子中,我们都不关心所涉及的公司的国籍,我们的责任是确保在欧盟境内运营的所有公司都遵守规则。”

也许吧。这次调查,特别是在后期,其背后的政治推动力已经到达了一种不寻常的程度,这也是事实。

须限制权力

欧洲各地关于谷歌的政治言论极其强烈,以至于如果韦斯塔格尔不提起诉讼,她的政治地位就可能遭到削弱。

“可能会危及她调查其他高调反垄断案件的能力,”桑福德伯恩斯坦公司分析师卡洛斯‧基里纳尔说。

比如,想想去年谷歌快要与韦斯塔格尔的前任华金阿尔穆尼亚就这个案子达成和解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吧。

谷歌当时已经同意进行一些改动,虽然它觉得这些改动既繁琐,又具有侵入性,但它希望了结这个案子,把精力放在别的事上。

结果欧洲的政界人士,尤其是法国和德国,在谷歌的竞争对手的怂恿下,抱怨阿尔穆尼亚太纵容谷歌了。

“谷歌的提议并非一无是处,但这还远远不够,”来自德国的政界人士金特厄廷格对《华尔街日报》说。

当时厄廷格是欧盟能源专员,任何解决办法都必须得到他和其他27名专员的批准。

到了9月,他被提名担任欧盟数字经济与社会专员。

在欧洲议会委员会的一个听证会上,他因阻止了谷歌的和解而得到赞许。

吁分拆谷歌

作为数字经济专员,厄廷格一再倡导德国对谷歌的立场——谷歌的权力必须受到限制。

在两周前的一个演讲中,他表达了这样的意思:从现在开始,欧洲调整互联网平台的方式,应该有助于欧洲本土企业赶超美国的互联网巨头。

欧洲甚至还有人呼吁要分拆谷歌。

欧洲完全有权来监管他们想监管的任何公司、任何部门。只要他们认为合适,也可以提起任何反垄断指控。

但考虑到围绕谷歌和其他美国互联网巨头的论调,欧洲的真实动机还是值得怀疑的。

从这个角度而言,欧洲对谷歌的指控看起来很像是保护主义行径。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