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婉莹:“夜探风波”成不良示范 华教殿堂沦粗暴机构

(加影8日讯)经历昨晚董总当权派及改革派“夜探风波”,董总首席执行长孔婉莹感叹,董总号称华文教育的神圣殿堂,为何会沦落为一个泼妇骂街、没教养、没文化及粗暴的机构。

“我们怎样做一个示范给华社的孩子,给华社的父母看?我们到底要教育什么样的孩子?教育华社什么样的价值观呢?

“我们是教育工作者,我们应该要身体力行,做出一个好榜样,带出正面的价值观。”

她说,昨晚15人包括自己、中委及行政人员被人墙阻拦无法离开,因此留守在董总行政部办公室内过夜,大家都通过手机聊天应用程序Whatsapp来与外界行政人员沟通。

她感慨昨晚是非常难熬的一晚,由于凌晨3时30分行政部断电,他们都不敢外出,部分人员连小解都是在行政部内解决。

她称,董总作为我国带动、推动华文教育的最高组织,为何同仁会沦落到如此不堪的地步。

“行政人员明辨是非”

孔婉莹今早在多位华教人士到访董总行政部送上关怀时,这么指出。

她与多位改革派中委及行政部人员从昨晚开始就一直留守行政部,直到今早都未曾离开。

这些中委及多位行政人员都于今天早上陆续换上“薪火相传、华教堡垒”的黑衣。

她强调,董总行政人员都有受过教育的,他们懂得分辨是非黑白,无需被任何人影响,他们心中都一把标尺,用他们的智慧做出判断。

孔婉莹说,今年董总已迈入第61年,而在60年来,董总不曾经历这样的遭遇,行政部也不曾受到华社如此高度关注,但这些不曾发生的遭遇如今已发生了,这都是因为董总领导层的纷争所致,也已严重影响董总行政部的工作。

有信心重新擦亮招牌

“行政部人员担心我们的安全,今天早上6时就到了行政部和我们一起,而这一份关心及担心就是在影响行政部工作,这些其实都是他们无需操心的部分,他们来就是要上班、带动教育、要落实年度工作计划,以及推动华教赋予我们的工作和使命。”

她希望,董总领导层赶快让这起风波落幕,让行政部作业回归正道,让华社对董总重建信心。

“招牌落地了,我们不怕;我想有同事在的时候,我们还是有力量把我们的招牌重新挂上并擦亮。

“请领导,让我们回到我们的专业好吗?”

刘志文:5
07华教羞耻日

前森州华堂主席刘志文建议把5月7日列为华教羞耻日,作为日后华教人士的借镜,并且促相关人士尊重章程。

他也希望误入歧途的人士,勿再破坏华教最高领导机构的地位。

李万千促叶邹下台

前董总执行秘书李万千说,若叶邹有基本的人格尊严、道德操守、民主精神,就应该鞠躬下台谢罪。

“一个人如果这几点都没有,那还凭什么可以做董总主席。所以我的见解是,够了,(你们)应该下台。”

痛心教总职员被禁回家

王超群为董总局面羞耻

“感到羞耻!”

过去与董总“双结合”,过后分道而行的教总主席王超群感慨说,他曾与历届董总主席合作至今,从未发生如今天如此羞耻的情况。

“董总与教总(在董教总行政大楼)毗邻,过去在林晃昇与沈慕羽,到我与郭全强合作年代,都没有今天这个羞耻场面。”

王超群与一群华教人士在董总行政部前发言说,他是在凌晨1时接到通知,教总职员被禁止回家。

“我们职员因为要出席一项会议的准备工作,在准备离开时被不明人士阻挡,说我们搬走董总机密文件,我说可以叫媒体来,拿出文件给他们看,哪件是属于董总?”

禁没准证搜车

他指出,这些人不可在没有警方准证下随便阻挡一辆车,或者要检查一部车子,到今天教总不允许任何人检查那辆车。他对董总今天的局面感到痛心。

教总职员加班筹备会议

王超群解释,教总职员张承慧当天是留下来加班,以准备第二天早上召开的吉隆坡华校教育会福利小组会议。

他披露,有关会议讨论事项,包括奖贷赏金事项。

他强调,车上的文件其实都是内部会议资料。

基于车子被阻止离开,张承慧被阻取消会议,导致今早的福利小组会议被迫临时取消,对教总的行政作业造成严重影响。王超群解释,教总职员张承慧当天是留下来加班,以准备第二天早上召开的吉隆坡华校教育会福利小组会议。

被董总“当贼办”

张承慧遭羞辱将报案

昨晚遭到围堵,无法离开董教总行政大楼的教总职员张承慧透露,她将就昨晚事件报案,并感到董总当权派视她为贼,是莫大的羞辱。

她说,她在教总任职5年多来,从没被教总“当贼办”,但是却遭董总的人指她为贼。

“他们是很恶劣,一直说我作贼心虚,说我那么夜不回家,是否回来做贼,我在教总5年没有人当我是贼,但是董总的人却当我是贼,我觉得这是很大的羞辱。”

她在教总主席王超群的陪同下,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他们从来没有发生职员迟归需检查车子的情况。

她解释,她基于今天要连续开两场会议,需要很多的资料,因此才加班至晚上,当中有出外用晚餐。

她透露,当她要离开时却看到一群不知名的董总人士在外聚集,过后,两个出口也遭封锁大门。她只好查问人在现场的邹寿汉,而对方了解她是教总职员后,也答应让她离开。

载隐私文件拒被查

她说,到了出口栏杆处,却另有一堆人拦着她的车,表明要查车。基于对方无法说明是否是警察,是否持有有效证件查车,是否是保安人员,再加上从来都没有看过对方,所以就拒绝让他查看。

她质问对方:“对方最后回复他是华人,但这是否意味着一个人进来(董总),你说你是华人你就可以在这里查车?”

她强调,她当然不能随便让陌生人查她的车子,毕竟那是私人的东西,同时,也担忧不知名人士会否在车上随意乱放物品。

她说,在她质问邹寿汉为何允许又禁止她离开时,她的母亲(董总财务组主任潘棠蓮)把车子驾上来。结果,遭到一堆她认识及不认识的董总人士围绕。

她指出,车上载着的资料会员个人资料,属于隐私文件,是不能公开的,因此才会阻止被查车。

“爱护华教及隐私是两回事”

张承慧透露,围堵她的人甚至说她作贼心虚,指她若是爱护华教就应给对方查看车子。但是,爱护华教及隐私是两回事。

针对邹寿汉指教总在媒体陪同下却没有打开车箱,而据闻里头藏有一箱文件,除非对方打开车箱查无文件,他将会道歉。

王超群回应说,教总无权去拿不适合教总的东西,他们刚才在媒体陪同下,也是索回开会需要的资料。“他们可以等警方,我的车子也没拿走,我们只是拿走开会要用的东西。”

张承慧形容:“你不能说你要检查我家,就打开我家让人家来检查,这是不对的啊!”

叶新田:关注车尾厢文件

“董总物件须留下”

董总主席叶新田博士说,董总财政组主任潘棠莲车内如果是董总的物件就必须留下来,若非车子就可以驾走。

他说,车内放了什么样的文件,警员一来,大家打开一睹就可以说明一切。

他今天大约在下午3时45分抵达董总,这么说。

他质问,刚才潘棠莲的女儿张承慧证明车后的一些文件是教总的,但车尾箱还未搬走的又是什么文件?

“我们就等警方来,摆在地上让大家看。”

杨应俊:监控镜头关闭前

“电眼拍到邹姓父子”

称自己是董总中委保安主任的杨应俊说,电房铁链锁头被剪断,电流开关被关闭,有闭路电视最后拍到的画面,是一对“邹姓父子”。

他说,昨晚约凌晨3时突然电流中断,根据细查发现有监控镜头遭提早关闭,关闭前的最后一个镜头是一对父子。

“那对父子姓邹的……我要学他的口气说:我并没说是谁啊各位!你们不要误会!”

在杨应俊发言期间,有名年轻男生突然喊话:“老先生,七老八十了,不要再斗了。”

此话一出,引起现场多人不满,纷纷要求他报上名来把话说清楚,他最后被身边的女性朋友拉走才平息风波。据目击者称,这位男生“发难”前曾与邹寿汉对话。

若车厢无董总文件

邹寿汉愿道歉

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说,若检查后车厢之后,发现确实没有和董总相关的文件,他愿意道歉。

他说,昨晚有人见到对方人员把一盒纸箱放入车内,因此他坚持必须打开后车厢检查。

“我感觉这些东西都在后车厢内,不然何必从昨晚10点多闹到凌晨2点,为什么?难道是要演一场戏今天让我出丑吗?

“这辆车车主的女儿(张承慧)说车内有教总机密文件,我说,若机密文件可以被你带走的话,那不算是机密文件吧?你应该请(教总主席)王超群来亲自接回这些机密文件。”

他今日中午在4、5位保安和其他当权派支持者坚持要有警员到场情况下,才打开董总财务组主任潘棠莲(教总职员张承慧的母亲)的轿车检验车中文件。

由于警员不在场,他们一度拒绝让王超群及张承慧等人接近车辆原本王超群、改革派中委、行政人员及多名华教人士在中午12时35分左右,决定在媒体见证下,打开董总财务组主任潘棠莲(教总职员张承慧的母亲)的轿车,让大家验证车内文件,因邹寿汉及其保安人员阻止,双方一度爆发冲突。

邹寿汉说,他不是要看教总的机密文件,而是要让保安人员检查是否有董总文件。

不理警方劝解两派僵持一夜

董总当权派和改革派立场强硬,在“占领董总行政楼攻防战”上演时,连警方多次劝解都宣告失败,两派僵持一夜,互斗耐力。

当权派支持者周四夜晚在接到改革派出现在董总后,马上通过网上发动召集行动,要同道速赶往支援。

有关征招支援的短讯写着:“十万火急!傅振荃现在带了五车人硬硬要闯入行政部(搬东西?毁灭证据?)主席和寿汉正赶去,有谁可以支援!急!急!”

记者在晚上10时抵达董总大门时,发现大门深锁,只能够通过小门进入,当权派的支持者在一旁协助检查来人的身分。

双方隔着一条马路,各占据点,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不断接到支持者的来电,声称要等主席叶新田博士和警察前来。

也是改革派中委的马六甲州董联会主席杨应俊和马六甲董联会理事杨才国,在晚上11点30分左右发动汽车引擎,似乎是想要离开董总,马上被当权派支持者拦下。

两派上演“攫夺文件”攻防战

自昨夜董总两派爆发“拦阻文件”攻防战后,董总两派今早再上演“攫夺文件”攻防战。

今早7时30分,董总秘书长傅振荃从行政部走出来,手中持着文件夹要走上楼,这时雪隆董联会总务陈德隆从后静悄悄跟上,突然一个箭步趋前,一记弯腰右手往前一探,就由后把文件攫夺在手。

傅振荃原本好整以暇踱步慢走,冷不方背后有人偷袭得手,夺走手中文件。待他回过神,转头一看,只见陈德隆的背影正要快步离开。

于是,双方发生争执,一人要夺回文件夹,一人要夺文件夹就跑,傅振荃更大喊:“抢东西”!

经傅振荃大喊,数位改革派中委闻声冲出行政部来支援。最后,傅振荃夺回文件夹,再返回因电源被切,里头漆黑一片的行政部。

期间,董总学务与师资局主任曾庆方在双方纠缠期间突然介入,指责陈德隆昨晚抓伤他的手部伤,更扬言要报警。

董总两派这一幕,也恰好被闭路电视拍下整个过程,而在网上流传。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