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信任政府才反消费税

马华妇女组主席王赛之因为在消费税课题上发表了“政治不正确”的谈话,被敌对党的大大小小领袖,以及那些认为自己“超越种族”的评论抨击。我说的政治不正确的谈话,是她所提到的华裔两大特征:与其他族群相比,华裔收入最高以及孩子最少。

收入高,就要缴所得税。这一点,我常听到看到反对党的领袖及支持者说,说华人缴最多税,很不公平。现在大家要给消费税,更加公平,又投诉经济负担加重。国会反对党领袖及其支持者,突然转身一变,变成了“超越种族”。”乌巴“速度之快,让人咋舌!另外,孩子少,人口少,消费少(如果是高档消费,那是另外一回事),消费税也给得少。这符合逻辑。

华裔能否因为这两个特征,如王赛之所说的“最没有理由反对”,则是话说过头。因为华裔现在反对消费税,需要什么充分的理由?即使没有理由,还是可以找个理由反对。

不懂得讲体面话

所以,王赛之最大的错误,在于不懂得讲些体面话。那些反对消费税的人,在我看来是“为政治而反对”,并不是为了解除“人民疾苦”而反对。

事实就是:华人是平均收入最高的族群,也是孩子最少的族群。你要解释为什么有这样的现象,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往往,政客喜欢画蛇添足,讲什么华人靠努力赚钱之类的题外话。

这也就是我们华裔思考的特色之一。人家没亲口讲的,有些人却可以“自由发挥”。好像鲁迅所说的: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他还加一句“中国人的想像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以“文化中国”的角度来看,这也包括了马来西亚华裔。尤其让我惊叹的,还是火箭及公正党华裔议员发表的文告及新闻发布会,还有其粉丝的讲话“能够如此跃进”。

因此,那些向来不怎么超越种族的人,可在不问这两个特征是否是事实,指控王赛之以种族看问题。说实在的,这些人应该建议选举委员会把选区的种族比例丢到垃圾桶里头,以免大家被迫成为“种族主义者”,以种族的角度来看选举(包括最近举行的两场补选)。

不甘心政府挥霍

至于华裔为什么反对消费税,追根究底,就是那么一句话:对政府没有信心。所以,华裔社会反对消费税所给的理由,是看到政府那么“挥霍”,给得不甘心。什么经济压力,看来废话的成分居多。这理由表面看起来是铿锵有力,但是换个方向来看,却是让人大惊失色。人民对政府有信心,甚至是绝对的信心,那不就等于说即使政府实施了最坏的政策,都没有问题了?我们都可以视而不见了?

在历史上,这不是没有发生过。你记得德国的民众,对希特勒的政府非常有信心吗?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