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坐轮椅游中国 过马路“攸关生死”

(北京7日综合电)英国人詹姆斯‧巴拉迪是一名坐轮椅坐了30多年的行动不便者,惟这并没有束缚了他,在未事先规划路线的情况下,他开启了自己的环球之旅。旅途一直都很顺利,直至他来到中国。

詹姆斯在英国广播公司(BBC)网站发表了一篇文章,讲述他在中国旅行的遭遇,尤其是过马路,简直就是“攸关生死”。

他说:“我和女朋友周游世界11个月了,已经到过巴西、阿根廷、智利、玻利维亚、秘鲁、厄瓜多尔、哥伦比亚、美国、日本、韩国。迄今为止,非常顺利。”

像在《饥饿游戏》里拼命

他指出,在北京、上海、西安、深圳等城市里,一个人坐着轮椅完成最基本的任务,就像在电影《饥饿游戏》里拼命一样艰难。

他在文章开头说,好消息是在开往北京的火车上,望向窗外,发现大多数中国城市都很平坦。

“要知道,在背着一整年旅行供给的情况下,我会尽可能避开一切陡峭的山地。”

司机不与行人接触

他指出,当下了火车后,好消息就戛然而止了,“这里的驾驶文化非常野蛮”,就拿过马路来说,就算是在一条背街小巷过马路也可能意味着生死考验。

詹姆斯说,这些城市的驾驶文化是他所见过最激进的,中国司机开起车来完全不用手势或眼神尝试与行人接触,并且是有意把视线转往别处。

几乎被门槛逼疯

“交通信号灯基本没有存在的意义,看起来也没人使用指示灯。”

“要想找个安全一点的地方过马路通常要多走45分钟,因此要想过马路,我发现最好的方法就是拿出点勇气,和其他人一样冒险。”

针对出行便利方面,詹姆斯直言几乎被“门槛”逼到发飙的地步,因为想过门槛,他得下轮椅、“迈”门槛,搬轮椅、再坐上去。出门旅游,平均每天他要跨三、四十道槛。

中国很迷人但也折磨人

詹姆斯指出,中国人对轮椅持有着一份纯真的好奇,这份好奇绝无恶意,但能叫人筋疲力尽。

“我注意到,无论在哪里,只要看到坐轮椅的他们都喜欢拍照,尤其还是在我尽力爬上山坡或者楼梯的时候。不过我可以公平地说,绝大多数(照相者)是对轮椅更感兴趣,而不是对我。他们的视线完全是盯着轮椅走的。”

对轮椅好奇盯着看

他举例,曾在上海碰到一人,伸出大拇指和食指捏了捏他的膝盖,以为他肯定不介意。

“他的热情既亲切、也费解,给我的感觉是,我好像是三流名人、不是畸形秀中的展品。就好像我去了一个奇特的平行世界,身边所有的人都无所顾虑、无所抑制。”

詹姆斯指出,旅程中也有一些令人惊喜的例外,例如成都有许多坡道,在西安的列车上遇到了热心的车警,以及有一对夫妇在深圳火车站借了零钱给他,让他去自动售货机上买东西。

他说,其实中国人并不缺乏友善的举动,只是你根本无法预测,下一件“反常行为”的事会从哪儿冒出来。这样的中国很迷人,但也折磨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