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行者:登火焰山看石林

除了我们一路走来的小径,姆禄国家公园第五营寨还有另3条小径,即11公里长的猎头人小径、2公里长的默里瑙峡谷小径,以及全长2.4公里的砂拉越火焰山(Mount Api)小径。

我们5点3刻起床,6点半早餐,7点1刻朝火焰山挺进。我一夜没好睡,精神恍惚,体能远离最佳状态。随小径起落400米后,我们来到山脚下,仰望陡峭山坡,又敬又畏。山脚海拔175米,山巅1175米,落差刚好1公里,而登顶路段仅长2公里,够陡吧!

山径布满尖锐的石头,树根纵横交错,走来异常艰辛。一个女队友快快知难而退,打道回府。陈斌和我一样身体不适,我们走在一起,不久便被3个女队友远远抛在后头。他见我走得吃力,接过我的背包。我不愿拖累他,嘱他先行,自己独个儿往上攀。

路段非常陡峭

紧逼山巅的最后路段非常陡峭,障碍重重,非一般登山客可轻易克服,当局因此在那儿安装了一系列镀锌钢梯。即使如此,登山客还是得花逾整小时,手脚并用,才能顺利登顶。为了避免登山客太迟下山,天黑后尚未走出森林而危及自身安全,当局在第一个钢梯旁竖立了个告诫牌,规劝任何在上午11点之后才来到那儿的人切勿登梯,而应掉头下山。

我硬着头皮往上挣扎,汗如雨下,累得脚步蹒跚。前无先锋,后无来者,孤单寂寞团团围绕着我。也不知走了多久,那期盼又期盼的钢梯就是不出现,令我好生沮丧气馁。坐在大石上歇脚喘气,一时脑海汹涌翻腾,两股意念在交战——已10点半,尚未到钢梯,就此承认失败,下山吧!不,我陈美枫登山多年,从未失败过,岂可轻言放弃?……交战的结果,我还是站了起来,继续往上爬。

10点45分,我终于喜出望外地看到了第一个钢梯,开始手脚并用爬梯子。很快遇到下山的队友。向导嘱咐我不可在山顶久留。我默默往上爬……爬……爬……。一直到中午12点半才站上了顶峰那狭窄的岩石。上天赏识我的坚持和毅力,在那一阵子展现欢颜,山背的石林一览无遗;我只花1分钟拍照,便匆匆下山。

裤子被石头刮破

1小时后我重返告诫牌,向导在那儿等我。然而下山比登山更难,偏偏老天又下起雨来,湿漉漉的石头和树根变得很滑,我得绷紧肌肉,步步为营,结果双脚越来越僵硬,不听使唤;不时停下来喘气喝水,还时时得坐在山径石头上双脚下探下陡坡,以致我在傍晚6点之前回到第五营寨时,我的裤子已被石头刮割成支离破碎矣。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