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界医志:祈祷还有呼吸

我向她解释,她的孩子病得不轻,尽管我们已经竭尽所能帮助他,但我还是不能确定他能否撑下去。她却反过来试着安慰我,让我如鲠在喉:“这不是你的错。不要难过,你已经很努力帮助他了,我知道你是个好医生。谢谢你。”

我搂着她,不再说些什么。在这个国家,失去一个或多个孩子是很普遍的事情。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并且坚持下去。

她住得很远,要走好一段路才能来到医院。阵痛于半夜开始,像这里大多数妇女一样,因为局势不安全,家人在晚上不能冒险赶路。顶着阵痛,她在清晨抵达医院,并生下了一个小男孩,但男孩没有啼哭。他身上覆盖着厚厚的绿色液体,显得毫无生气。漫长的分娩过程所产生的压力,使他在出生前就排出胎便,并把它吸入肺部。

呼吸调整顺畅

我们花了20分钟进行复苏抢救,把他的呼吸由断断续续的喘息调整顺畅,又把他带到新生儿科病房,让他接受输氧,然而他的肺部无法正常运作,呼吸频率是正常婴儿的两倍。如果没有机器辅助呼吸,他早晚会因感到疲倦而停止呼吸。

他确实如此,而且是很多次。

第二天上午,我看到他的呼吸变得愈来愈浅。之后他变得很疲累,不再用力呼吸,氧含量急降。我们马上让他在人工呼吸设备协助下呼吸,几分钟后,他开始自己呼吸。做得好,孩子。不要放弃,坚持住。我们帮他接上氧气管。氧含量还不错──血氧计传来的持续哔哔声让人放下心来,我们继续巡房。

奇迹终于出现

不到10分钟,血氧计的哔哔声强度减弱了,意味着他的氧含量正在下降。我回到他的小床边,果然,他几乎没有呼吸。我们再次为他进行人工呼吸,双眼盯着他小小的胸口,伴随着每一口气上下起伏着。之后,他开始呼吸了。太好了!我们小心地帮他接上氧气管,我默默祈祷着,不再奢求什么。

就这样,他熬过了一天又一天。像奇迹似的,他的呼吸逐渐好转,变得更灵敏了,还会东张西望。到了第四天,我们试着给他喂母乳,尽管只有3毫升,而且要通过喉管进食。终于他的母亲感到自己能为孩子做点什么。没过多久,他就能自己吃奶了。管子一条一条地拿掉,他看起来就像一个强壮的小男婴。

取名萨利姆

他和我们一起3个多星期,终于出院了。他的母亲欣喜万分,我能看出她脸上那兴奋的表情。当她为孩子穿上新买的浅黄色套装,把孩子整洁地里起来时,可以看出她眼中露出一丝笑意。这个小东西是个奇迹。

她让我帮孩子起个名字。我最后一次抱起孩子,在他耳边轻声说:“再见了,亲爱的萨利姆。愿你像你的名字一样,平安健康。”那是我对他最大的愿望。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