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会让我快乐吗?

当今公认具创造力的年轻一代藏传佛教导师、佛教畅销书作者以及导演的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将在5月11日到吉隆坡与信众见面,并有场公开讲座《佛法‧金钱‧权力》,本报是合作媒体,欢迎公众前来聍听。

快乐,是形容所有人类共同目标的一个概略名词。虽然我们每个人都想要快乐,然而“快乐”的意义以及如何去达到它,却是众说纷纭。

因此,在开始追求快乐之前,很重要的是必须先定义什么是“快乐”真正的意义。对于那些喜好奢华的火红名流或无所事事的浪荡子,我会说,要想达到你们所认定的快乐,佛法是毫无用处的。然而,如果你“快乐”的概念是要超越世间的喜好与欲望,而不只是名利的追求,那么佛法也许是你在寻觅的东西。

培养“出离心”

如果世俗的快乐并非佛法的目标,那么,是什么东西让人想要投入于修行?一个富裕、开心又有强大个人安全感的人,很可能不会动念要踏入心灵之道。当然,每个人——甚至富有的人——都会经验到短暂的悲伤或无助,也都可能有过冲动想要掉头拒绝这个世界能够提供的东西。然而,这都不是真正“出离心”的经验,它与忧愁、无聊比较有关,就如被宠坏的小孩厌烦了玩具似的,我们只是迫切需要一些改变而已。

当我们思维死亡时,就很容易持守这个见地,因为死亡是绝大部分人类最恐惧的事情。从另一方面而言,“生”却会引起非常不同的反应,毕竟,“生”不就是关于美好未来的希望与允诺吗?然而,像印度学者龙树菩萨这种圣者就不这么想,龙树认为“生”与“死”同样的可怕,因为“生”意即回到轮回,佛法修行者应该恐惧它,恰如恐惧迫在眉睫的死亡一般。。简而言之,轮回是苦的聚集。设若能停止“生”,这一切的苦就不会再生起。

很重要的是要了解,这世俗的一生或即使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也许会看似有正面的品质,然而它终将失败,因为在轮回中绝对没有任何事物会真正的成功。这种心态非常难以培养,但是如果能够至少在知识的层次上去接受,它就会提供我们步入心灵之道必要的诱因(其他的诱因包括:试图去纠正世俗系统而愚弄了自己,或因而纠缠于其中无法脱身。)然而,从根本上而言,只有真正领会到轮回其实是多么的毫无希望且缺乏目的,初学者才会在心中生起追随心灵之道的决心。

四种无可逃避事实

如同释迦牟尼佛以极大的悲心与勇气,对一位独裁的国王解释四种无可逃避的事实,它们终将摧毁一切有情众生:㈠我们都会老去而衰颓;㈡一切事物都随时在改变,这是绝对确定的;㈢一切我们所积聚或成就的事物,终会溃散;㈣我们终究免不了一死。

然而,由于我们强大的情绪与习气,因此,即使真谛就在面前直视着我们,我们也看不见。

除了认知轮回的徒劳无功之外,修持佛法的要点在于它借由促使我们舍离“世间八法”,因而能穿透我们的心,并减少我们对我执与世俗生活的执取。我们的修持也应当能强化自己对真谛的虔敬心,增加自己对世间法的重视,不违犯佛陀教法的重点,并完全地契合佛陀的究竟法教。如果我们所谓的“修持”无法成就上述这些重点,那就不是真正的佛法修持。

任何一种修持,不论它看起来多么有益,或多么“政治正确”,或令人感到振奋,如果它未能抵触你执著于恒常的习气,如果它状似无害,却鼓励你忘却无常的真谛与现象如幻的本质,那么它带领你所走的方向,终将与佛法背道而驰。

【培养面对真谛意愿】

大多数的人在必须面对真相时,总是容易心生怨恨,再从怨恨生出否定,最明显的例子,是在自己不得不承认生命本质如幻或死亡事实的时刻。纵然死亡是无疑而普遍的真谛,但我们不肯去思惟它,却习惯性地假装它不会发生——这也是面对大部分其他令人不安的真谛而难以“下咽”时,我们所采取的态度。

佛法就是真谛

真诚地希望成为佛法修行者,很重要的是要培养拥抱真谛的意愿与开放的态度,而非心生怨恨,因为佛法就是真谛。佛陀直截了当、不加渲染或掩饰地述说了真谛,不论是针对无常真谛的恐怖、烦恼的折磨、世界的如幻本质,以及最重要的、深广的“空性”真谛,他都从未给弟子们玫瑰色的眼镜片来柔化它们。

所有这些真谛都不容易理解,甚至也很难让人愿意去理解,特别是对习惯以情绪的满足与世俗的快乐做为目标的心灵而言,更是如此。因此,若有人得以听闻空性的教法,而且在知识上、实际上、情绪上都能容忍的话,这就是他们与佛法真正有缘的征象了。

【珍惜佛法真正价值】

要学习珍惜佛法真正的价值,第一步就是要真诚地承认并全然接受这两件事实:轮回是无药可救的绝症,而且我们都深受其苦。这个病症虽然让人虚弱、昏沉、失去任何自我控制的能力,但我们仍坚信自己能处理并指使生命的每个面向,我们深信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事实上,我们当然完全无能为力,而且除非理解并承认自己病况严重,否则要真正珍惜佛法是无望的。每天自我提醒上述这两件事实是个好方法。

培养“追寻之心”

一旦真心接受自己的虚弱、有病的,就会自然生起寻得疗方的动力。因而引导我们培养出“追寻之心”。积极地寻求疗治方非常重要,特别是在我们展开心灵旅途时,“寻觅”往往比“寻获”更为重要。在整个过程中,我们的老师就是自己依赖来诊断病症的医生,而他的教法就是开立给我们治疗的处方。但在此末法时期,很少人能如此地看待自己的状况;相反的,我们对自己显然健壮的身体,以及得以拥有一切生活所需(甚至更多)而感到骄傲。如果让我们选择一口袋满深奥佛法教法的大箱子,或是一只装了致富闻名必需品的小皮包,多数人会宁愿选择后者。

也许你会以为,一旦完全了知自己病,想要找寻疗法的急迫感,就会让我们没有太多时间做其他的事。但是对某些人而言,他们对佛法的渴望,是一辈子都在心灵之道上“浏览橱窗”所使用的借口。很遗憾的,具有这种心态的人,常都被那些有意避免任何苦修,而且号称具有快速、无痛心灵答案的宣传所欺骗。以修持佛法为名的“心灵橱窗浏览者”对自己所听闻,阅读的教法总是漫不经心、不加分辨。他们从未想过要将所听闻的教法付诸修持。

【克服贫困的心态】

我们许多人都自觉心灵贫困,这是因为我们从不停止对舒适与快乐的欲求之故。除非克服这种贫困心态,否则我们大部分的心力永远会忙于想要确保更多个人的舒适与快乐,如此一来,要放下任何事情都很困难。甚至连那些自认的心灵修持者,都会发现自己无法做到放弃个人舒适与快乐所必要的那种超平常人的尝试。

在此的问题是,从表象、世俗的层面上来看,一切心灵之道的事物——特别是佛法——都似乎毫无用处,而且全然浪费时间。我们是实用主义者,我们喜欢建造能让自己舒适且快乐地居住于其中的房屋。因此,建造一座没有卧室、厕所或任何功能的佛塔,会让我们深得纯属浪费。

要切断世俗习气

但是,若我们仍然对于“世俗的价值与理想可能有点用处”的想法有些微执著的话,我们就很难去从事如心灵修持这种明显看似无用的事,而且要切断与世俗价值捆绑在一起的习气,尤其是与物质财富有关的飞气,基本用的事,而且要切断与世俗价值捆绑在一起的习气,尤其是与物质财富有关的习气,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在此末法时期,人们以追随上师的弟子人数多寡以及寺院对其弟子们的影响力不大,来衡量佛法的兴盛和否。然而,从纯正佛法的观点来看,“财富”有着完全不同的意义。对佛法修行者而言,“财富”不是金子、银子或银行存款,而是“知足”,是你认为自己已经足够、别无所求的那种感觉。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电影的善巧方便强而有力

我早前的两部电影,1999年的《高山上的世界杯》和2003年的《旅行者与魔法师》基本上是在我的后院完成的。我几乎是下了床就已经到了片场。工作人员都是从我非常熟悉的文化背景而来的,我是不丹人,一直被寺院里的人围着。而《瓦拉:祈福》则是完全不同的情况。正如很多人所知道的,我们很难从外在去了解一种文化。除此之外,我选择了一个拍摄和舞蹈都非常难的主题。

每部电影都增加多经验每一部电影都给我增加了许多经验,使我对通过画面讲故事的理解更广泛。我的愿望是这些经验可以引领我到最终的愿望,那就是拍一部关于佛陀的一生的影片。这是个非常大的梦想,如果我们想把它拍好,那将不仅是很大的制作,而且也需要很多技术,因为这个题目超越了概念。无论如何,这个愿望我一直保持着。同时,我也喜欢拍小成本的独立电影。在我看来,每一部影片都是朝向最终愿望的垫脚石。

我希望继续过这种作为上师和电影人双重身分的生活。我的学生们对我非常有耐心。在看到我拍摄这部电影,以及许多我所做的非传统的事情之后,他们似乎已经习惯了。但是最近几年,我作为佛教徒的职责加倍或者说三倍地增长了。大多数时候都非常具有挑战性,但我必须说,我将永远以我的宗教职责为主导。

宗教导师与导演没冲突

我认为身为佛教的传统老师,又同时从事电影事业,这两者不会有什么冲突。人们或许会如此认为,尤其在保守卫道的佛教人士眼中,我早已在黑名单内了;但对我而言,并无冲突。

藏传佛教优美的地方就在于任何善巧方便,任何方式都可以被接受,因此,我认为拒绝如此强而有力的善巧方便(佛教电影)是愚昧懦弱的。佛教这样的宗教,或者说哲学,的确富有非常宽广的开放度,我认为我们应该善加运用此优点。

好的导演给我许多启示,在他们电影中传达了许多精神性的讯息。所以,我想,也许我也应该写故事与拍摄电影。我不想把它写成佛教式的故事,而是让其中蕴含了佛陀的教义。你不必说它是佛教故事,“佛教”这个名词并不重要,而且是最不重要的事。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简介
◆1961年6月18日出生。
◆电影导演,已拍摄3部电影“包括《高山上的世界杯‧The Cup》、《旅行者与魔术师‧Travellers and Magicians》与《瓦拉:祈福‧Vara:A Blessing》◆曾于牛津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北京大学讲学。
◆创立并从事于佛教和人道主义工作的慈善组织。
◆著有多本著作,并被译成中文。近作是《不是为了快乐:前行修持指引》。

宗萨仁波切讲座“佛法‧金钱‧权力”
主办:慈悲杂志
合作伙伴:南洋商报、中国报、Eastern Horizon
时间: 5月11日晚上8时30分
地点:吉隆坡黄岳海大礼堂举行
(英文讲座,配备华语翻译)讲座会免费入场,但需索取门票.
索票网站:http://www.cibeimagazine.blogspot.com
电话:03-77831866、012-3329012(Yee)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