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两件事看大马教育

在过去的一个星期,两则报道令我对我们的教育体系感到绝望,确定地说,是我们的整个教育环境。

一则是关于本地一所大学制造一套“抗癔病”用品,价值超过8000令吉。如果外国朋友真的问起,我不知要把脸搁到哪里。一名大学讲师在上司支持下,自豪地揭示他所说的对付各种各样超自然东西的“科学”方法,没有提供丝毫证据,也没解释它甚至如何运作;他指这些东西显然令人的情绪失控,主要发生在寄宿学校。在一个看似严谨的句子里,我们很少见到“科学”和“超自然”这两个词并存。

时间和金钱已浪费在这样的一个荒唐项目,不过,更糟的是对此事的其中一些反应。一些人抨击批评者是违反宗教的小人,指责他们只赞扬(猜想是不信宗教的)西方人的发明,同时嘲笑本地的发明。他们未能明白的是,西方的大学,甚至是东方的许多大学,并不把他们的资源用来研究对付妖魔鬼怪的方法,而是尝试找出办法来治疗疾病,如爱滋病和癌症,或者,像哥伦比亚大学的两位年轻妇女,找出办法来利用以太阳能为电力的发光二极管灯,帮助自然灾害的灾民。

巫术灌输给年轻人

这些评论的内容贫乏,不过更糟的是,推介“抗癔病”的场所是在布城的教育部大楼。这是否意味着教育部确实赞同它?如果是,那么这真正反映出那里的官员对教育的想法,就是教育不过是一个把巫术灌输给年轻人的渠道,与此同时也赚钱。

考虑到这一切癔病只发生在政府寄宿学校,主要是宗教学校,私立的非宗教学校从未发生,或者只发生在政府大学,私立的从未发生,这套用品的发明人可能认为它的市场其实是政府?想像如果教育部为所管理的每一所寄宿学校购买一套,就像救伤药品或者灭火器。一些人肯定会大赚一笔。就跟用这种方式购买其他东西那样,谁关心它是否有效?

另一则令人困惑的报道是,一个原本前途无量的男孩被关进伦敦监狱,因为他下载、制作并分发儿童色情图像。这起事件和马来西亚人的反应,都令我困惑。

宗教领袖无人谴责

一个非常聪明的男孩,如何进入像帝国学院这一所著名的大学,然后就这样完全毁掉自己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家庭背景导致他做出这种不可思议的堕落罪行?如果他跟所有其他马来西亚小孩那样,出自同样的教育体系,一个明显地强调宗教与道德价值的体系,他怎么会走上这条不可思议的病态道路?

似乎很少人注意到,这个男孩不只耽溺于任何色情图像;还下载并分发儿童色情图像。人们到底明白那意味着什么吗?美国的“对儿童犯罪研究中心”给儿童色情图像的定义是:“用图像描绘明确的性行为,如性交、兽奸和自慰,以及猥亵地展示生殖器或阴部。”

伦敦警方说,在他的电脑和其他器具找到3万张图像和录像,部分是他们历来所见的最恶劣者。多数人似乎忽略了一点:他不只是下载受到性虐待的儿童的图像,还制作图像。“对儿童犯罪研究中心”的报告说,“被侵害的儿童多数还没到青春期。一些儿童似乎受到身体与性的暴力对待。”

对于这样的一个人,你认为监禁5年足够吗?在我们的宗教领袖中,有任何一位谴责这项可怕的罪行吗?

男孩须受心理改造

然而,赞同他的人似乎认为,他只被判坐牢9个月,大约4个星期后就会回国。我不知道他们根据什么来质疑英国报章的报道,谁都可以去法庭查看刑罚是什么。他们似乎关注的,就是收回他们的奖学金。不过,当他回国时,如何处置他?噢我知道,送他去那个有“抗癔病”器具的“科学家”那里。当然,(他会认为)那只是恶意的妖魔令他虐待小孩。网上甚至有他的“支持者”坚持说我们绝不能公开羞辱他。然而,正是这些人会迅速羞辱任何人,尤其是妇女,因为她们所选择的生活方式也许不为他们认同。不过,这个男孩对我们的儿童是一个危险,这点已可证明。他需要改造,那种科学的心理改造,而不是巫术。这两则报道是对我们教育体系现状的哀伤的见证。我想都是脱离常轨的事。不过,由于官员和一些民众对两者的同情反应,以及不能够看出两者的错误,我认为它们不是(脱离常轨)。

(葆丛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