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政府主义,人类学碎片?

今天如果你向身边人宣称自己是“无政府主义者”,大概会被人认为是疯子吧。什么是无政府主义,怎么可能?没有政府天下不会大乱吗?

是的,大家都这么认为,社会契约论者不也是这么说:为了结束“自然状态”(战乱),人们交托出自己部分的权益给一个机制,换来这个机制保障每个人的权益,这个机制就是“国家”。

然而,对于无政府主义者而言,情况却不必然必须如此,因为要天下太平,不一定要有国家。这样的想法,对许多人言是妙想天开的。无论如何,大卫格雷伯(David Graeber)的《无政府主义人类学碎片》,能够帮助我们进一步了解这一群被视为“天真”、“”不切实际”的无政府主义者。

大卫格雷伯是今天相当火红的人类学家,他也是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的主要参与者之一。在《无政府主义人类学碎片》这本书中,格雷伯最主要回答的几个问题是,无政府主义是什么?人类学与无政府主义有何关联?

提倡自我组织、自愿结社与互助

大卫格雷伯在书中强调,无政府主义的基本主张是,提倡人们的自我组织、自愿结社与互助等价值,因此人们根本不需要一个由上而下施压下来的管制。这种主张,在我看来,不多不少可以跟“人性善恶”的论争挂钩。

因为相信人性本善,所以才可以推导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可以维持在一个互助而无害的链接。

至于相信人性本恶者则认为,只要是在多人共处的地方,就会有政治斗争,明枪暗箭互相攻击,最终天下大乱,所以才要托付权力给高高在上的国家,才有办法维持和平。

无论如何,作者并无意花时间去辩论这个问题,而是直接直接跳入“历史”,尝试在实际案例中寻找其可能性。

书中指出,无政府主义,或许在此我们也许可称之为“无支配政治”,在历史上是有迹可寻的,并举出了好些无支配政治的组织与社会,例如在远古时期的部族社会,而这些资料全都收藏在人类学家的知识库里。也正是基于这个缘故,格雷伯认为无政府主义与人类学两者之间有着非常密切的关联。

【建立权力制衡理论】

在本书里,格雷伯借助了两位人类学家的研究成果,建立“权力制衡理论”。第一位是莫斯(Marcel Maus)。在过去人们都假设原初的经济模式是以物易物,也就是透过最少的付出来换取最好的物品或服务,这显然是一种“斤斤计较”的经济行为。

不应从中谋取利益

但是,莫斯却认为,原初的经济模式不是以物易物,而是扎根于伦理系统的“礼物经济”,这种经济行为的特点在于“拒绝计算”,当时的人们甚至会认为,在交易中如果对方是相识的,尝试从中谋取利益的做法是不可接受的。

另一位则是皮埃尔克拉斯特(Pierre Clastres)。这位人类学家认为,亚马孙人并非完全对国家模式的存在一无所知,而是他们本身认为,让一小部分人去支配其他人的武力统治是不正确的,因此他们反对成立国家。

显然的,莫斯的“礼物经济”驳斥了我们今日所熟悉的“商业/市场经济”,指出交易本身不必要谋利,它其实也可以是一种互助精神的体现。而皮埃尔拉斯特的论述,则驳斥了“国家”的必要性,提供了另一条无支配政治的可能性。

抑制国家与资本社会

鉴于此,格雷伯在人类学的研究中探索出一种反对资本主义与国家的思想资源,从而初步地规划了他的“权力制衡理论”。这种权力制衡理论的革命意义在于,过去我们抵抗国家与资本的社会机制的目的,在于纠正此二者的运作,解决贫富悬殊、战乱等问题。而格雷伯的权力制衡理论指的,却是抑制国家与资本的社会机制的出现,然后探寻出路、建构一种无政府主义的、无支配的社会形式。

然而,也正因为这些思想资源来自于远古的、乃至远离“文明”的部族社会,因此往往遭人批评:这些“原始”社会早已被“现代”社会淘汰了,这证明“有政府”远比“无政府”来得合情合理。

【认为时代可被分段】

必须再次指出的是,格雷伯的价值观,是相信人与人之间是平等且自由,由此没有任何人可以支配其他人,并且相信人拥有自我组织能力、自愿结社与互助的精神。因此,仅仅提出“历史上无支配社会早已被淘汰”,并不能否决他的追求,因为只要此价值是合理的,那么即便面对再多挫折也没有放弃的理由。

无论如何,面对上述的反驳,格雷伯在书中提出了有说服力的回应。他指出,许多人都有一种线性的时间观念,认为现在必然比过去进步,新必然比旧更好,而这样的想法其实暗含一种认知,即认为时代是可以被分段的:新时代与旧时代断裂了,因此才可以对比;现代不同于古代,因此才能比较。

不应轻蔑原始人文化

然而,对格雷伯而言,这样的时间观念是错误的。因为,时间是连绵不断的(因此并没有断裂;“现代”其实也继承了许多“原始”的内容),进一步地,“现代人”的价值观也不必然就不证自明地比“原始人”高明。既然如此,我们也就不应该轻蔑“原始人”的文化,在很多方面,他们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大卫格雷伯简介

◆大卫格雷伯被视为当代最重要的公共人类学家之一,无政府主义的倡议者,2011年被美国《时代》杂志评选百代风云人物。

◆他的名著《债的历史:从文明的初始到全球负债时代》,获美国文化人类学会“最佳专书奖”的殊荣。

商务印务馆每月读书会衣鱼说书会
书本:知识分子系列:萤余杰《火虫的反抗:这个世纪的知识分子》
时间:5月10日(日)3.30pm
地点:吉隆坡商务书局
嘉宾:黄麒达、张康文
主持:黎振雄
联络电话:03-20315318(入场免费,欢迎公众人士前来参与)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